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教训

第三百五十一章 教训

        赵海的身形,在一次出现在了一座城的周围,一个太一宗的弟子,正站在那座城的上空,而那座城里却是一片的混乱,这个太一宗的弟子,已经把五方城留在城里的管理家族的家主给杀了,城里的人一看他上来就动手,也是无比的惊慌,而这个人却并没有在对城里的人动手,不管怎么说,太一宗也是一个正道宗门,让他对城里那些人动手,他还真的是有些下不去手,而且这件事情之后,怕是所有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是太一宗做的,要是他们杀人太多的话,一定会给别人留下话柄,那对太一宗以后的行动,会有很大的影响。

        就在这个时候,赵海出现在了这城的周围,他是通过这个太一宗弟子的身上的术法虫,来定位这个太一宗弟子的,但是他不能让这个太一宗的弟子,知道他是通过术法虫来定位他的,所以他出现的地方,离那个太一宗弟子,有一段距离,但是距离也并不是很远。

        而且赵海这么做,也是为了防止他撞到太一宗的那位称号高手,赵海一直都认为,太一宗的另一位称号高手,随着阴月他们来到了五方城这里,只不过不知道他在什么位置,所以赵海一直很小心他,他不想与那个称号高手交手,同时也不想让那个称号高手怀疑他,所以他出现的地点,尽可能的比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远一点儿,这样就算是那个称号高手发现了他,也不会怀疑他了,所以赵海一直十分的小心。

        赵海在出现之后,他看了四周一眼,随后身形一动,直向那座城那里飞去,他现在所在的位置,离那座城有五十里左右,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到达那座城那里。

        但是就在赵海进入到那座城二十里范围的时候,突然他就感觉到天空中有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势,直向他压了过来,这股气势出现的十分突然,就连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都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有这样的一股气势,他不由得一惊,马上就转头向气势传来的方向望去,这一望去,他就发现了一个人,一看到这个人,他不由得松了口气,因为这个人,正是太一宗的另一位称号高手,人称通微真人的张全一。

        张全一可以说是太一宗里真正的第一高手,他一生经过的战斗无数次,最后一步步的成为了一个称号高手,而他所领悟出来的符文,也十分的神奇,名为反弹。

        这个反弹符文就是可以把敌人的攻击给反弹回去,十分的霸道,一般的称号高手,对上这个符文,都会十分的头痛,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一般的人都不敢去招惹太一宗,因为一个张全一,就已经够让人头痛的了。

        太一宗的那个法则高手,一看到张全一,他马上就冲着张全一行礼,张全一却只是点了点头,而他的眼睛却是看向另一个方向,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顺昨张全王的目光望过去,就发现了一身黑衣,带着面具的赵海就站在那里。

        一看到赵海,那个太一宗的弟子,心里不由得一惊,他可是一个法则高手,竟然被人摸到这么近的位置,而没有发现对方,可见对方的实力有多么的强悍,而且看对方的打扮,一定就是地狱门的人,不过他也并不认为,这会是赵海。

        张全一看着赵海,沉声道:“地狱门的人?报上名来,老夫手下不杀无名之鬼。”

        赵海看着张全一,突然哈哈大笑道:“地狱门阎王,有礼了。”他直接就报出了自己阎王这个名字,而他的名字一报出,张全一和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全都是一愣,两人都有些不相信的看着赵海,他们认为赵海是在说谎,毕竟昨天晚上赵海可还在进攻太一宗呢,今天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所以他们觉得,这可能是地狱门的人,假借了赵海的名字。

        张全一看了一眼赵海,随后沉声道:“你真的是赵海吗?我记得昨天晚上,赵海还偷袭了我太一宗,却没有想到,你今天竟然出现在了这里,你觉得我应不应该相信你的话呢?”

        赵海看了张全一一眼,接着沉声道:“我好像也没有必要说谎吧,你们可以能过传送阵,从太一宗那里,直接就到五方城这里,我难道就不能用传送阵,从太一宗那里,直接就到五方城这里吗?怎么?到现在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吗?”赵海说这话的时候,依然是一脸平静的看着张全一他们两人,而张全一他们两人,却还是不相信赵海的话,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赵海。

        赵海看着他们两人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道:“不相信我的话,那也没什么,不过我给你们看一些东西,你们应该就会相信我的话了。”说完赵海手一动,他的手里突然多出了二十多块玉牌,这些玉牌都不是很大,但是制做的却是十分的精美,上面刻着一些玄奥的花纹,看起来十分的漂亮,而玉牌的一面上,刻着两个篆字,太一!

        一看到这些玉牌,张全一和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的脸色全都是一变,他们太清楚这些玉牌是什么了,这些玉牌是太一宗法则高手的身份玉牌,这些玉牌都是特制的,每一块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且用的玉料也是最好的,甚至就连雕刻的手法,都是特有的,别人根本就仿制不出来。

        一看到这些玉牌,张全一和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马上就肯定了,这些玉牌是太一宗的玉牌没有错,不是假的,别人可能看这玉牌,全都是一样,但是他们这些太一宗的人,却一眼就可以看出真假,也正是因为看出了真假,所以两人的脸色才会变得十分的难看,因为他们十分的清楚,赵海能拿到这些身份牌,就代表着这些身份牌的方人,已经被赵海所杀了,二十多个身份牌,就代表着二十多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那可是法则高手啊,二十多个法则高手就这么死在了这里,他们如何能不惊不怒。

        赵海手一动,把那些身份牌给收了起来,看着张全一和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张全一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他两眼死死的盯着赵海,身上的气势更是越发的强悍了,他冷冷静的道:“好,果然有些手段,我到是小看你了,不过你今天出现在了这里,撞到了我的手上,那你就别想要跑了,你要为我太一宗的弟子抵命!”

        赵海看着张全一,随后他微微一笑道:“我可不这么认为,昨天晚上,我能摸进你们太一宗,但是却没有对你们太一宗下重手,其实就是在警告你们,你看,我们已经让五方城躲起来了,而且在昨天晚上,我也没有全力的进攻你们,就是要让你们知难而退,但是你们却没有退,不但没有退,反到是把手伸到了那些城里,你们是准备把五方城的根基都毁了,那我也就没有必要跟你们客气了,杀你们一些人,也是应该的,我告诉你们,你们一天不退走,我就会一直对付你们,你们最好是不要让法则高手落单,落单了,我必杀之,如果你们的法则高手,没有一个落单的,结队行动,我杀不了他们,那你们太一宗的那些分堂就要小心了,你们可以对五方城的分堂和那些城动手,我也可以,现在我还是在警告你们,现在出手的只有我一个人,如果真的把我们给逼急了,所有全都对你们太一宗的分堂出手,那你们太一宗的损失也不会小,所以你们最好是好好的想一想,接下来你们应该怎么做,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张全一和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一听赵海这么说,他们的脸色全都变得十分的难看,而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甚至开始慢慢的移动位置,看样子是准备跟张全一一起全围赵海。

        赵海看了一眼那个法则高手,又看了一眼张全一,接着沉声道:“怎么?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话?我告诉你,张全一,你留不下我,所以你们最好是相信我的话,不然的话吃亏的就是你们自己了。”说完赵海身形一动,直向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冲了过去,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马上就放出了自己的法器,他的法器也是一把飞剑,但是这把飞剑一飞出之后,突然化成了无数符文,直向赵海冲了过去,他的飞剑之上,竟然刻着无数的符文。

        而张全一这个时候也怒喝道:“尔敢!”随后就见他手一动,他的手里突然就多出了一把飞剑,这把飞剑看起来普普通通,就好像是路边随后卖的一样,随后这飞剑直向赵海射了过去。

        一般的道士,他们的武器,大多都是剑,道士比较喜欢用剑,而佛门弟子的武器,可能就要多样化一些,太一宗本就是玄门宗门,他们的弟子大多也都是道士,所以用剑的比较多,但是他们用的剑,最多只能算是飞剑,只能算是一种武器,他们与剑修可是完全不同的。

        赵海看着两人对他的攻击,他不但没有吃惊,反到是哈哈大笑,下一刻他整个人直接就化成了一道剑光,从那个太一宗的法则高手身边一掠而过,转眼就已经到了那个法则高手身后一里左右的位置了,随后赵海这才停了一下,他看了张全一和那个太一宗的弟子,脸上带着笑容的道:“今天只给你们一个教训,也是给你们的最后一次警告,如果你们在不听劝告的话,下一次我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记住我说的话。”说完赵海化做一道剑光,直接就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