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开局被流放:女配携农场开荒致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演一出戏,痴情男二

第一百七十五章 演一出戏,痴情男二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见陆承煜吃完,皇帝和皇后立刻加快了家宴的速度,何云瞧着好像无人提醒余巧巧孕妇初期最好不要吃海鲜之类的东西,她竟然吃了半个闸蟹。

        可能她上一世不受宠没人告诉她,也可能,皇家存了心不想留这个孩子。

        何云啧啧一声,皇家果然无情。

        也许是何云的眼神太过热烈,余巧巧一个冷眼看了过来。

        何云耸了耸肩,吃起了饭。

        等宴席吃的差不多了,皇帝和皇后假托有事先离开,剩下的人也不会在这里多待。

        何云和陆承煜先起身离开了。

        等回到马车上之后,何云拿出了一个瓷瓶,要给陆承煜灌下去。

        这里面是系统水,也不知道会不会起作用。

        陆承煜连忙拦下何云的手,看着她手里的瓷瓶问道:“这是什么?”

        “放心,这个对你无害。”何云开口道:“对你身体是有好处的。”

        陆承煜看她坚持,只好拿过来:“云云,这瓶药,你是不是给小祺喝过?”

        何云愣了一下:“你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了?”

        陆承煜但笑不语,将瓷瓶里的水一饮而尽。

        等回到尊王府之后,何云立刻让蓝川给陆承煜看看。

        蓝川搭了搭脉,发现陆承煜的身体竟比早上出发的时候还要好。

        陆承煜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看向为他焦急的何云,心里涌现出一股暖意。

        蓝川也没问原因,而是对着陆承煜开口道:“阿煜,既然他们想要置你于死地,不如演出戏给他们看?你这病也该有恢复的苗头了吧?”

        陆承煜笑了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的对话倒是让何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过,下午陆承煜泡完药浴,吃了蓝川给的药丸变成一幅要死不死的状态之后,何云就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

        何云也立刻让兰霁给画了一个略显憔悴的妆容,配合起了他们演戏。

        等陆承煜快不行了的消息传到宫中后,皇后和皇帝开心的不行,但还是谨慎的派了好几个御医过来。

        等这些御医确诊了陆承煜确实快要撑不住了之后,他们才假惺惺的过来探望了一下。

        看着床上不断往外吐血,出气多进气少的陆承煜,皇帝和皇后的脸上装着一副担忧的样子,实则内心已经在盘算着何时过来接手陆承煜的王府。

        宁家也听说了陆承煜的事情,连忙将他们搜罗到的,能解寒毒的药材送了过来。

        不过蓝川看了一下,发现这里面的药材都是假的,看来宁家遭到了骗子。

        何云将这件事告诉了宁老爷子,让他们好好整顿一下手下的人。

        陆承煜快要死亡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京都。

        不少百姓叹息一声,一个天才的生命终于走到尽头了吗?

        京都的棺材铺们打上了陆承煜的主意,开始寻找好木材制作棺木,虽然他是皇家人,死后一定是放在最好的帝王木棺材里面,但万一,陆承煜想在民间定做棺木呢是不是?

        陆承煜这要死不活的状态持续了三天,这三天里面,皇帝每天都派御医登门看情况,他们实在是不明白,明明看着只剩一口气了,却可以坚持这么多天。

        何云这些天也在不断接待上门查看情况的人,裴守他们曾混进来看过一次情况,但陆承煜他们做的事情,是不可能告诉他们的,只能让他们先回去。

        在兰霁的手艺加持下,何云的气色也越来越差劲,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担心自己丈夫,而不顾自己身体的人。

        这使得不少人都相信了陆承煜的病情真的到了无力回天的地步。

        陆怀祯这几天心情不错,晚上的时候,将装有‘火魄芝’的锦盒拿了出来,仔细欣赏了一番。

        莫邪走了出来,看着他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实在是看不上眼。

        “若是真的厌恶那个什么尊王爷,直接杀了不就行?还需要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将他的药材骗来。”

        陆怀祯冷笑一声:“你当他身边没有高手吗?可别怪本皇子没有告诉你,他身边可是有一个神秘高手的,只是本皇子从来没见过。”

        “什么高手?我看就是笑话,你就是太怂了,记得上次我跟你去尊王府,结果尊王府还不是就像集市一般任我行走?”莫邪嗤笑一声:“你信不信,我今夜可以潜进尊王府里,将那什么尊王的头颅斩下来带给你?”

        “休得胡闹!”和莫邪一同前来的几人走了出来,训斥了莫邪一番:“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帮咱们皇子成就大业的,你若是去惹事引人注目,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切!”莫邪不服气的哼了一声之后,离开了这里。

        领头的狄厦对着陆怀祯开口:“接下来,您也该告诉我们该做什么了吧?”

        “太子倒台后,本皇子最大的威胁只剩三皇弟和五皇弟了,本皇子目前最需要的是父皇说的,大衍天下统考的主考官一职。只要这差事办好了,不少学子会对本皇子心生好感,连父皇也会发现本皇子的能力,让他对本皇子改观。”

        “那我们该如何相助?”

        “简单,找点三皇弟和五皇弟的黑料散播出去,若是没有的话,可以构陷一番,毕竟学子们可不想让一个品行不端的人主持天下统考。”

        狄厦听后点点头:“好,那我们现在就去做。”

        入夜,陆承煜刚泡完最后一天的药浴,就察觉到王府里来了一些人。

        玄风冷笑道:“老大,需要我去将他们都抓来吗?”

        陆承煜嘴角微扬:“他们应该不是一伙人,引导他们自相残杀吧。”

        玄风立刻去做。

        陆承煜看了看天色,觉得还是去看一眼何云。

        何云在院子里跟着落雨扎马步,一旁的兰桃和兰霁看到之后感叹一声,没想到何云竟然是真的想学,她们一开始还以为何云闹着玩呢。

        落雨看着何云快坚持不下去了,为了转移何云的注意力,特意将自己得来的消息告诉何云。

        第一件事就是余巧巧那天吃完大闸蟹回去之后身体不适,身体见红,胎儿差点保不住,幸好被一个路过的游医给救了。

        不过落雨后来打探到,那个游医其实早就在京都待着了,这是韩家的下任家主韩烨特意派来专门照顾余巧巧的。

        听到韩烨这个名字,何云当然很熟悉了,毕竟韩烨可是书中的痴情男二,曾对余巧巧说,只要她愿意,自己甘愿为她舍弃一切的人。

        而且韩烨也是余巧巧重生之后,最大的依仗和底气。

        何云啧啧一声,这是要旧情复燃?

        第二件事就是落雨的手下传回来消息,陆怀祯曾在一次醉酒后提及,他对陆承煜的恨意来自于年少时,先帝还在的时候。

        何云听后觉得,这件事只能去问陆承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