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修真小说 - 我和迷糊女徒弟的修行日常在线阅读 - 第311章 大型社死现场

第311章 大型社死现场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李诗音现在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从丹阳城飞回道剑门,就算不着急赶路,也不过用了三个多时辰而已。

        早上还在丹阳城,下午便到了丹峰。

        她以身份令牌通过了道剑门的护山大阵,抬眼便见前面有五座高山,主峰、气峰、剑峰、丹峰,以及另一座不知道干什么的山峰。而在这五座山峰之上,正有一把散发着黑白剑芒的剑,悬在空中。

        那正是路君行的山河剑,此时已然变成了道剑门的一种常态化的东西。道剑门弟子对此见怪不怪了,剑修弟子也只当多了一个磨砺剑气的去处。

        “路君行!”李诗音看着那把剑,不由得赞叹。

        她已经爬过了剑山,也走过了剑河,将路君行的剑气都感悟了一遍,对她剑气,有极大的提升。但她依旧远远不是路君行的对手。

        而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除了路君行,没人敢把自己的剑气堂而皇之的拿出来让人家研究……她李诗音也不敢。

        但这就是路君行。

        瞻仰了山河剑之后,李诗音便径直回了丹峰。她下意识的要以剑形信物通过丹峰的护山大阵,但就在这时,她忽然想起一事……

        就是关于师傅为什么不对她主动这事。

        据她分析,其中一个原因是,可能是因为她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

        意识到这一点,李诗音急忙收回信物,落到地面去。她不能粗鲁的从空中直接落下去,那太不女孩子了,她应该斯斯文文的、淑女一般的从丹峰的石板路走回去。

        在护山大阵形成的迷雾前,李诗音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样子,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毛躁。

        然后她拿出信物,打开迷雾通道。她也不像以往那样大大咧咧、蹦蹦跳跳的跑进去,而是学着自己嫂子走路的样子,柔柔弱弱低着头、莲步轻摇,小碎步一样往丹峰走进去。

        这迷雾通道,以往的她,这通道只能勉强捕捉到她的影子,但今天,这长长的通道她足足走了近两分钟。

        她一步一摇啊,走出了通道,来到丹峰的草坪,抬头向前看去……

        在李诗音的设想中,最好是师傅正好在老灵槐树下看书,又刚好看到了她的改变,因为师傅现在是掌药长老,一天天的很忙,其实不一定在;

        其次是师傅不在,她就当演习一次,等下次师傅在时,她再做给他看。

        但她万万想不到,师傅不仅在……不是,不仅师傅在,其他人也在!

        今天的丹峰非常热闹!!!

        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丹峰自己的人自然都在,而除了他们,路君行、东仲源、柳白云、田文锦、严易、周芙这些人也在。

        此时此刻,她看到,那边一大堆人,十几双眼睛,都睁到最大的看着她。他们震惊到说不出话,他们眼球都在颤抖。

        ……丹峰女剑仙,是这样的?一定是阵法的打开方式不对!

        一时间,李诗音也楞住了。

        本来热热闹闹、热火朝天的丹峰没有半点声音。

        好一会,还是师傅爱她,及时站出来,向她这边走过来,笑道:“诗音回来了?”

        “啊呀!”

        羞死人了!

        李诗音大叫一声,脸红得滴血,一个激灵,直接扑到秦然怀里,整个人埋进去,再也不想说话,也不想见人……

        她没脸见人了。

        有一点是需要指出来的,丹峰的护山大阵,其实只阻碍了外面看进来的视线,而没有阻碍从里面看出去的视线。也就是说,从里面向外面看,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李诗音是从一开始飞到丹峰的时候,就被丹峰内的人看见了。

        这些人本来是在忙活着准备元宵节的物事,包汤圆、煮莲粥、备美酒之类,只是在不经意见看到了李诗音的表演。

        他们看着李诗音在护山大阵前停下了,仔细思索,落到正面,整理衣物,打开通道,学着小女生的样子,扭扭捏捏走进来。

        他们是从头看到尾……

        关于这一点,李诗音没有太长时间就反应过来了。

        当时她刚刚缓过来,坐在秋千上吃师傅包的汤圆,然后她偶然抬头,看见了蓝天白云……

        “师傅……”她端着汤圆看向秦然,欲哭无泪,瘪嘴道,“我不想活了。”

        师傅给她一碗莲藕排骨汤,笑道:“吃这个吧!”

        “师傅,你是不是也在笑我?”她委屈巴巴的问道,但还是接过了排骨汤。

        秦然是坚决不能承认的。

        他把李诗音手里的汤圆接过来,正色道:“怎么会?我家诗音娇憨可爱,我怎么舍得笑话她呢?”

        李诗音看了看秦然认真的样子,半信半疑,然后她喝了一口汤,很好喝,于是她完全信了。

        秦然也端来一碗汤圆吃,他走到李诗音身边,好奇问道:“你怎么想起要那样走路?”

        他这么一问起来,李诗音便又想起刚才那一幕,她冷哼一声,瞥一眼秦然,道:“还不是因为你!”

        任秦然再聪明,也想不通其中联系,他莫名其妙道:“怎么跟我有关系呢?”

        “就怪你!”李诗音不好意思说清楚其中原委,只这么说。

        秦然看了看李诗音,不好再辩,只道是李诗音在家里学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家里人都还好吗?”他问李诗音。

        “都很好啊,李诗文成亲,然后都有了宝宝了。”李诗音点点头。

        “这么快?”秦然稍微有点惊讶,这李诗文身体果然可以啊,“那你岂不是要当小姨了?”

        “是啊……”李诗音道,“我还给了宝宝剑气种子,他以后也是剑修,然后一出生就是筑基修士。”

        “嗯,也不错。”秦然点头,“要是有意修行,以后接到丹峰来也可以。”

        “等后面问过李诗文了再说……”李诗音道。

        她说着说着,又想起家里的那些奇怪的事,皱起眉头来,“其实也有些奇怪。”

        “怎么奇怪了?”秦然问道。

        李诗音摇摇头,道:“我说不上来,但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秦然伸手摸摸她的脑袋,笑道:“自己吓自己,大过年的,说些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