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历史小说 - 昭雪令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响鼓四通,侠情万种

第一百五十六章 响鼓四通,侠情万种

        人来,人往。

        南城门外,一队周身染血的白凤营女兵纵马而来,在石娘子面前勒马急停,匆匆汇报了几句,而后石娘子便高喝一声,调转马头,带着白凤营所有士兵浩浩荡荡地离去。

        顷刻间,南城门外空出了一大片空地。

        南城门内,一群手无寸铁的百姓结队而来,在城门洞口前心惊胆颤地伸长脖子向外张望,而后申小甲便带着所有的白马军士兵快步离开,前往营地休整,顺带更换手中那些破烂的武器。

        顿时,手无寸铁的百姓心里便空出了一大块,空落落的,很不踏实。

        好在他们的前面还有一个人,一个气度不凡的读书人。

        闻人不语回头对百姓们挤出一张和煦的笑容,温言抚慰几句,拍着胸脯保证会让他们毫发无损地走到青山,城外的那些唐国恶贼不仅不敢对他们做出什么凶残的事情,甚至还有可能派兵护送他们到青山前。

        百姓们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闻人不语,以为这孩子可能是被城外的唐军打坏了脑袋,净说些疯话。

        闻人不语似乎早就料到百姓不会相信自己一般,就像他刚听申小甲说完之后的内心想法一样,可细想一番,却觉得申小甲的办法是最好的办法。

        洒然一笑,闻人不语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中背负双手走出了城门,在无边无际的黑甲海洋前站定,轻轻地掸了掸身上的蓝衣,姿势标准地对李天莽行了一个躬身礼,语气谦和道,“头前的可是唐国奋威大元帅李天莽?”

        李天莽并不答话,眉头一皱,轻轻地挥了挥手。

        随后,便由数万枝飞箭密密地笼罩在闻人不语头顶上。

        闻人不语眼皮一跳,虽然申小甲早就有言在先,他亦是有了一些心理准备,知道对面的李天莽是个莽夫,按照申小甲的原话说,是一切以结果为导向的莽夫,阴险狡诈,卑鄙无耻……但还是被突发而至的箭雨惊出一身冷汗,他没想到李天莽竟如此果决。

        迅即闪身缩进城门洞子,闻人不语故作淡定地看着那一片箭雨落下,甚至还扭头对身后惊叫连连的百姓微微地笑了笑。

        箭雨落尽时,闻人不语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城外,站在倒塌的城门木板上,再次对李天莽躬身行礼道,“学生闻人不语,乃小圣贤庄顾顾……顾先生的弟子!”

        闻人不语自然没有口吃的毛病,之所以听上去让人觉得犯了口吃,是因为他的头上又飞来了一片黑雨,无数飞箭组成的黑雨。

        于是,他又一次缩回城门洞子里,执着地在风中补全了后面的话语。

        咄咄咄!

        黑色的箭矢击打在闻人不语脚下的城门木板上,挨挨挤挤,没有一丝空隙。

        闻人不语瞬身一闪,来到李天莽面前,破口大骂道,“你个无礼无耻无德的莽夫,君子动口不动手懂不懂?本公子话都没有说完,你居然就一顿乱射,唐国的人都是这么对待儒生士子的吗?”

        李天莽丝毫不在意闻人不语的辱骂,因为比那更难听的话他都听过,倒是闻人不语后面那句话却让他不得不在意。

        天下最让人放心、最让人喜爱的人才便是士子,最难缠、最让掌权者痛恨的人才也是士子。

        武夫可以马上得天下,却不会马下治天下。历经了大闵不断征伐的岁月,如今不论是大庆的天下,还是唐国的天下,甚至于一些占山为王的弹丸小国之天下,所急需的都不是造作的武夫,而是拥有细水流长手段的士子。

        而天下所有的士子都敬仰小圣贤庄,就像武将崇拜关二爷一般。

        一言出,天下士子尽皆影从,这便是小圣贤庄的地位。

        拧着眉毛看了闻人不语片刻,李天莽干笑一声,拱了拱手道,“方才距离太远没看清,我还以为是那狗贼申小甲呢,没想到竟是锦绣榜十二的闻人先生,失敬失敬!”

        闻人不语指了指身后地面上密密麻麻的箭矢,冷笑道,“原来李大元帅的失敬就是用箭矢聊表敬意,闻人学到了……”

        李天莽面色尴尬地笑了笑,转移话题道,“都是误会嘛……不知先生有何事教我?”

        “教这个字不敢当,”闻人不语双手背负身后,淡淡道,“我只是想来和你简单地聊两句,希望你能稍微克制一下你的好战之心,耐心地听我把话说完。”

        “好好好……先生请说!”

        “把你大锤子从我头顶上挪开,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此刻,我就是那个使!”

        “是是是……那么先生到底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呢,可别学那个申狗贼废话连篇,您是小圣贤庄的人,得庄重!”

        “主要有以下几点,我先简要地说一个概括,两军交战是应该注意的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

        李天莽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闻人不语欣慰地点了点头道,“你能诚实地说出不知道,是一种很智慧的表现,值得表扬!”

        “表扬的事情以后再说,闻人先生……咱们还是说回正题吧,什么是两军交战最关键的问题,还请不吝赐教!”

        “这个两军交战的关键问题嘛,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只要你明白了问题的关键,就能明白两军交战的关键问题……天莽大元帅,你明白了吗?”

        李天莽一脸茫然地挠了挠头道,“不是很明白。”

        闻人不语摇头叹息一声,慢条斯理道,“那我就细细地讲一讲这个问题的关键,主要啊,有以下三大点,我们先来讲一讲第一个大点,这第一个大点拢共有三个小点,第一个小点是关键的关键所在……”

        一个时辰后,李天莽听得头昏脑胀,烦躁地抓了抓头上的散发,打断闻人不语的第二个大点的第三小点的第一个关键所在的第三个问题,摇晃几下装满问题关键和关键问题的脑袋,面色铁青道,“够了!闻人先生,你能不能说得直接明白一点,再这样说下去天就要黑了……你这般做派,我怎么觉着有些熟悉?”

        “读书人都爱这般讲道理,你觉得熟悉不奇怪,”闻人不语重重地咳嗽两声,面不改色道,“好了,既然你不想接受我的教诲,那便作罢……我说得直白点,不论是唐国,还是我大庆,最看重的是两样东西,土地和百姓。所以,两军交战的主要目标也是这两样东西,对不对?”

        李天莽深以为然点了点头,瞟了一眼城门洞口的百姓,恍然大悟道,“闻人先生是为了那些百姓而来?”

        “非也,我是为了你而来。”

        “我?这是什么意思?”

        “别想岔了,我对你没意思……我是为了不让你背上一个愚蠢的千古骂名而来。”

        “什么样的愚蠢骂名?”

        “滥杀无辜百姓的骂名,一场战役下来只拿到一块无用土地的愚蠢。”

        “懂了,先生是想让我放走那些百姓?可若是朱历混在其中怎么办?”

        “果然你是为了他而来……我敢用小圣贤庄的名声保证,这一批的百姓之中没有大庆天子。当然了,你也可以不相信,随意射杀他们,到时候我会叫上小圣贤庄所有弟子……来跟你讲讲道理,让你能痛改前非,迷途知返!”

        “信!”李天莽一想到有一大群不能打杀的士子成天围着自己嗡嗡嗡,立时脑瓜子就有些莫名的疼痛,哈哈一笑,爽朗道,“先生都以小圣贤庄的名声作保了,天莽怎敢不信?先生,请叫那些无辜的百姓们出来吧,我会派人护送他们前往青山,远离战场,以彰显我唐国亦是有仁者之心,欢迎天下士子到唐国游历!”

        闻人不语想要伸手拍拍李天莽的肩膀,却因为对方坐在马背上始终够不着,只好悻悻地拍了拍马的脑袋,“不错不错,驴子可教!”而后朝白马关内的百姓招了招手,大声高喊道,“乡亲们,都出来吧,谈妥了!”

        正当那些百姓像一群畏畏缩缩的鸭子慢慢挪步走出白马关的时候,城内某个军营帐篷中,经过短暂休憩的申小甲猛地睁开双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撑起身子,朝着帐篷外大喝一声,“擂鼓!”

        话语一落,帐篷外传来一阵响彻九霄的鼓声!

        一通鼓响,炊烟起,战饭造!

        二通鼓响,血炼红甲紧战袍!

        三通鼓响,火刀出鞘,枪尖指天!

        四通鼓响,白马飞踏离营,蹄声连绵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