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历史小说 - 朕有一位武姓皇后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心急吃了热豆腐

第十七章:心急吃了热豆腐

        翌日,含冰殿。

        刚用过早膳的李缙便吩咐身边的宦官,去尚药局传唤一位善于调理的御医到含冰殿来。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既然决定了要和武孤菱斗上一斗,那自己肯定要有一副生龙活虎的身体,如此才有精力去应对武孤菱的招数嘛。但眼下,自己这虚弱不堪的身体想要恢复,绝不是只通过禁欲就能恢复的,必然需要药物的调理。所以李缙这才火急火燎的命内侍去尚药局传呼御医来给自己诊断一番。

        等待期间,李缙便按自己原先制定好的每日修行计划,准备阅读一番经由武孤菱批示之后送到自己这里的奏折。

        打开装着奏折的匣子,取出最上面的三封奏折,放到桌上。

        取过第一封奏折,一看署名,李缙就有些不爽,这封奏折乃是吏部尚书卢禝呈上来的。但不爽归不爽,卢禝毕竟是吏部尚书,奏报上来的肯定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所以李缙还是翻开奏章阅读了起来。

        才看了几行内容,李缙便陷入了思索,好一会后,才对着侍立在自己身边的内侍吩咐道:“去,知会一下宣政殿那边,等皇后下了常朝之后,让她来含冰殿一趟,就说朕有事找她。”

        相较于上次以共进晚膳之由请武孤菱来含冰殿论事,李缙此回的态度显得平淡了不少。但,办事心急的李缙显然忘记了,自己方才吩咐了什么事情下去。

        小半个时辰之后。下了早朝的武孤菱,便依约来到了含冰殿,两人隔着一张圆桌坐下。刚一坐下,武孤菱便开头说道:“陛下今日这么急着唤臣妾来,是有什么要事吗?”

        而李缙这边,倒也没想藏着掖着,因为自己接下来想办成的这件事,可是十分需要武孤菱的密切配合呢。

        所以,李缙毫无犹豫的说道:“却是有件要事,朕方才看了吏部尚书卢禝递上来的折子,说眼下这各地州县都已开始进行乡试,待到选出乡贡之后,明年春日,便会在京城举行省试和吏部复试,不错吧。”

        武孤菱见李缙过问起科举之事,一时也摸不准李缙有何深意,便回答道:“朝廷每年设科取士,此乃例制。”

        “朕自是知晓此乃例制。可朕想着如今这吏部兼管着着官员铨选、勋封、考课之政,事多繁杂恐不能应付自如啊,若是把由吏部负责的科举之事,交割予礼部,皇后以为如何?”李缙直接就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知道,武孤菱是个绝顶聪慧的女子,和她交谈,于其拐弯抹角、遮遮掩掩,还不如直击要害,所以便直接说出了自己想要改制科举的想法。

        “自我大周立国之时,太祖定制由吏部负责科举,岂能说改就改。”武孤菱听完李缙的想法,语气却没有一丝波澜。

        面对武孤菱那波澜不惊的回应,李缙倒也没有气馁,却是接着说道:“朕此言非是一时兴起,却因我大周已然定鼎百五十年,太祖昔年所定的诸多科举规制,放之现今皆有欠妥。

        朕闻参加科举学子们只要通过省试便可取得功名,得获官身,而后只需再由吏部进行复试,选定官职之后,便可直接走马上任。科举之事关乎国本,岂可如此草率,仅凭一场省试便授予官身要职?故而朕想取消吏部复试,将其改为殿试。”

        “何为殿试?”听到李缙要取消吏部复试这个科举的最终环节,改设为殿试,武孤菱这才表露出了一丝兴趣。

        “这殿试就是字面意思,即把通过省试的考生,全部聚集于宣政殿,由朕和皇后亲自出题考较,选定优劣之后,再决定是否授予其功名官身,故称殿试。”

        听完这句话的武孤菱眼中一亮。

        自己临朝称制之后,就一直苦于没有得力的帮手。虽然自己内宫中选拔和培养了一批有才智的女官留在自己身边,充作帮手。但女子终究无法和男子一般,能在站在外朝之中参知政事。可迫于门阀的阻碍,自己也无法在朝堂之上选拔出一批亲信官员。

        李缙方才说要把科举移交给礼部,自己之所以没有反应,一是因为自己心中略有不满,毕竟李缙已经答应了自己,不会插手朝政。可转眼就和自己说道,意图改制科举。

        再者,把科举诸事从吏部挪到礼部,这虽然可以削弱了吏部的权利范围,但究其根本无非是把科举从一个门阀挪到另一个门阀手中,究其根本,并没有改变什么。

        可现在李缙却说,其改制科举的举措是取消吏部复试,改为殿试,让自己和他亲自去考较学子,选拔官员?

        大周现行的科举制度,大多承袭于前朝,考生来源主要分为生徒、乡贡、制举三类。

        “生徒”是出身于国子监六学的学子;“乡贡”则是通过州县地方选拔考试而选送到京城的学子;“制举“就是由皇帝钦点的考生。

        可自打李缙登基之后,实际上考生的主要来源只有两类,即生徒和乡贡。

        可生徒们就读的国子监六学,基本只招收八品以上的官员子弟。这些入学的官家子们多出于勋贵世家和地方豪族。而乡贡学子们多数卡死在吏部复试这个关卡上,所以这两年的科举考试,已然成了勋贵世家们为自己在朝堂上补充新鲜血液的最佳方式。

        可若是能按照李缙所说的那样改制科举,就大不一样了。不仅可以断去勋贵世家们科举优势,更能让自己通过科举选拔出不少能为己用的新晋官员。这就等于把科举选官的最终决定权,送到自己这里来了!

        但武孤菱还是有些不解,这几日自己给李缙的难堪不在少数,为何李缙还要给自己送上这样一份大礼呢?

        “陛下为何突然想要改革科举”

        “朕想选纳一批官员,在户部之外,设立一个衙门,来操办国债,为国库筹措银钱。”

        李缙的目的就是这个,不论在什么体制下,管钱的部门,绝对能排进几个核心部门之中,自己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向武孤菱发起抗争,那他自然要为自己找块好阵地不是。

        武孤菱立马就领会了李缙语中的深意,哼。原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不过,她也知道要将改制科举这件事切实的施行下去,必然是牵连甚广,若是能得到李缙的积极配合,她面临的阻力也会小上许多。

        至于李缙所言的,想要成立一个新的衙门,来操办国债。那天晚上和李缙在含冰殿中相谈之后,自己对于发行国债,来缓解国库收支压力一事,也有所心动。就此而言,她并不反对操办此事。最重要的是。她并不认为李缙能凭着这个新设立起来的衙门,能搞出什么大名堂来。

        所以,武孤菱思索一番之后,却也没打算拒绝李缙的提议。只是开口说道:“不过陛下打算怎么让吏部心甘情愿的交出科举呢?”

        吏部之所以贵为六部之首,就是因为其掌握这选考百官之责,其中的选,就是选拔贤才入朝为官,考,就是考较百官的政绩,以此决定其是否能够晋升。这一下,就要砍去吏部一半的权利,吏部尚书卢禝和他身后的世家有怎么会答应呢。

        见到武孤菱没有反对自己提议,李缙便兴奋的说道:“皇后以为,科举考试最怕出现什么”

        “既是考试,自然最怕徇私舞弊。”

        “那就舞弊好了,只要事情闹得足够大,堵不上悠悠众口。到时候吏部就是不想交,也得给朕交出来……”

        但就在李缙和武孤菱打算细谈科举之事的时候,去尚药局传唤御医的宦官,却是回来了。那宦官行至两人身前,连忙跪下行礼,恭敬的说道:“陛下,尚药局的孙御医已经在殿外候着了。”

        坐在一旁的武孤菱听完这宦官的禀告,便扭过头来,关切的对李缙问道:“陛下近日身体不适?”

        而李缙则是楞在一边,糟了,自己方才读完卢禝的奏折之后,一时脑热,直接派人去喊武孤菱前来,倒是忘了谴人去传唤御医来给自己调养身体的事情了。

        虽然,他知道这件事肯定是瞒不住武孤菱的,但是这种事情吧,怎么说呢。男人那方面不行吧,一个人去看病倒也没什么,但要是自己老婆就坐在一边听医生亲口说出自己废了,那这辈子也别想在老婆面前抬起头做人了。

        所以李缙立马下了逐客令,“没事,没事。既然皇后已经清楚了大概,那就先这样吧,你可以先考虑一下,过几日咱们再细说,对了,皇后不是还要回宣政殿吗,那朕就不耽搁你了,你快回去吧!”

        但武孤菱直接无视了李缙的逐客令,对着那宦官说道:“既然陛下身体不适,那还在外面等什么,叫御医进来给陛下瞧瞧。”

        ps:新书签约,求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