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欲擒故纵(上)

第十四章 欲擒故纵(上)

        一待叶上秋离去,古竹苓抱着阿曼返回逸苑阁楼。

        阁内,古竹苓将阿曼放上床榻,并指探了探阿曼的脉搏,确认无疑后环视四周,目光锁定桌上金雕镂空的烛台。

        寻得烛台内摇曳的火光,古竹苓走到桌前,取下镂空外罩,抬手临空画符,落下?瞐(mo)咒悬浮半空。

        末了,瞐咒融合成珠,缓缓熔尽烛火芯,照亮古竹苓眸中暗沉,古竹苓转头看向榻上沉睡的阿曼。

        念及身在灵佛寺的叶悔和顾少宰,古竹苓想起入侵星瑶城的鬼道蘼芜,回收思绪间放下灯罩,走出阁楼。

        楼外,古竹苓抬手打了个响指,落手间一名侍女迎上前来。

        “古首领!”

        “你好好照顾这位姑娘!”

        “是!”

        闻得侍女回应,古竹苓瞥了眼躲在阁楼转角的府中掌事姑姑落葵,落葵寻着古竹苓远去的背影,抬眸看向“逸苑”牌匾。

        牌匾下,侍女一进屋就被香曲一拳给打得眼前一黑,迎面倒入香曲怀中,香曲看着侍女,迅速转头瞟向阿曼。

        半晌,香曲瞧阿曼未受影响,心底暗暗松了口气,抬指往侍女眉心一点,下一秒侍女灵魂被香曲抽离。

        香曲趁机没入侍女体内,不一会儿,香曲借住侍女身体醒来,一感额上包疼,暗嘶一哼,顿觉自己下手也是狠了点。

        如今倒成了自作自受,当然抱怨归懊悔,香曲还是麻溜的起身走到桌前,方才她化物躲在阿曼怀兜。

        自然对古竹苓的一系列骚操作看得一清二楚,如今香曲唯恐古竹苓所放之物对阿曼不利,赶紧揭开灯罩。

        烛火应力晃动,显露其中暗藏的瞐珠,香曲一念瞐珠窥景观物之能,抬手将瞐珠从火芯中取了出来,心下一阵暗骂。

        ...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尤其是叶悔这贱魔的手下,竟敢监视我香曲的宝贝城主!

        愤然间香曲忽的一愣,定睛一看瞐珠,脑中闪过另一个疑问,瞐珠源于仙界,而叶悔是魔祖转世。

        仙与魔别说过往数百年互看不顺眼,搁现在都不可能和平共处,眼下仙界派人潜伏在叶悔府邸想干嘛?而古竹苓方才的表现,明显熟知城主已久,依照九州灭魔之心,古竹苓为何不直接动手,而是暗中窥视?

        由此古竹苓的目的是什么?困惑间香曲恍然忆起数百年前同时消失的城主与天魔祖,右眼一跳,直奔塌边。

        香曲垂首往阿曼后颈下背部一瞧,果见阿曼背上一朵灵族禁术实施后残留的蔓殊沙华,瞬息倒抽一口凉气。

        ...灵烬咒!

        ...这可是她灵族封存百年的禁术!

        一旦实施,施咒者的记忆随灵尽散,一心一念换予他人重生之机,所以城主前往魔界天爻宗后究竟经历了什么?

        数百年前月煌城灭,她因白忘忧之母苏木相护离城寻主,多方打听之下,仅得知城主最后出现在妖界四象城的归墟岩。

        归墟自上古而存,岩内烈焰永恒不灭,其力可溶万物,可城主当时修为已是灵族最高品阶,灵禅之宗。

        纵观九州,可与城主对阵的无非九雄各主,然以城主的能力,即便遇上任一,亦不至于落得使用禁术。

        ...除非众族群起而攻之!

        ...或者她家城主故意为之?!

        慎思极恐间,香曲忆起阿曼于锢灵阵中拼死护剑,低眸一瞧阿曼背上沙华下的剑形光匣,心下一沉。

        ...这把重剑有问题?!

        不死心的香曲朝阿曼越靠越近,一来二去,香曲几欲触碰重剑匣印的手,突然被沉睡中的阿曼握住。

        “不要夺走我的剑!”

        一语重喝,怵得香曲猛一抽手,双腿一跪,伏首连道。

        “吾主在上,末将无心触犯,还请吾主息怒!”

        话音落下许久,香曲都不敢抬头,末了实在忍不住再声一唤。

        “城主?”

        声于同时香曲微微抬眸,偷偷一瞄,寻得榻上阿曼不见动静,又往上抬了抬头,一边抬,一边唤。

        “城主!”

        “...”

        “城...”

        直到第三声,香曲才敢笃定自家城主刚那是梦呓,抬手就欲安抚乱跳的心脏,不想触及到掌心瞐珠。

        ...瞐珠?

        ...仙界?!

        ...众族围劫?!

        香曲念及方才怀疑,眉峰一蹙,倘若城主有心将轮回之身化作猎物诱使猎人出马,那瞐珠倒有了合理的解释。

        毕竟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人,对猎人来说才是最好下手的“猎物”,只不过一切真相都需等待城主恢复记忆。

        可城主要想恢复记忆,则必须找到城主当初施救之人,而这把重剑就成了唯一的线索,一灵换一命,一命呈永恒。

        这便是灵烬咒的共生代价,不过在此之前,她怎能容忍他人欺负她失而复得的宝贝城主!

        心下落定主意的香曲咬破手指,一滴灵血坠于瞐珠,香曲双眸一闭冲瞐珠落下反噬咒,末了勾唇一笑。

        ...好家伙!既然你想看!

        ...本将军就让你看个够!看到爽!看至此生难忘!

        由此香曲将瞐珠放回灯芯,坐到塌边打量起自家城主的重生容颜,虽是平凡之姿远差往昔,但言行举止不失英姿飒爽。

        果真山河易改,吾主犀利如初,不愧是她崇拜之人,思绪间香曲翻身坐于榻下,头靠上床沿,双眸望向窗外夜幕。

        夜幕子时,皇城内华灯通明,照亮通往继后珠翠殿的青石路。

        青石路上,叶上秋时隐时显的鬼魅身影,映入珠翠殿屋檐上暗中保护水吟珑的鲛人族少主方怜眼中。

        方怜咧嘴一笑,擒着叶上秋临门一瞬,脚下一跃带起身体于空中一旋间左手一摁右臂上对准叶上秋的手射弩。

        “咻”一声,弩中毒箭飞射叶上秋,叶上秋眉峰一蹙,擒着耳边风声变化,偏头一躲,抬指截住短箭,回手一掷。

        短箭反袭方怜,方怜本就不是叶上秋的对手,偷袭不成反被叶上秋扔回的短箭击中脚下琉璃瓦。

        琉璃瓦碎,方怜直接滚到叶上秋靴前,一仰头就被随后掉落的灰墟砸得痛呼连连,惊醒殿内小歇的水吟珑。

        水吟珑闻得殿外来人,揭过塌边披帛朝殿门走去,门外方怜左手揉着额上被碎瓦砸出的青包,右手一指叶上秋。

        “叶上秋!你个混蛋!你都不知道怜香惜鱼(玉)的吗?!”

        方怜一边说,一边哭,豆大的眼泪自眸中流出,一滴滴落至地面,化为一颗颗珍珠,滚到叶上秋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