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修真小说 - 望仙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纵横谋主

第三百一十九章 纵横谋主

        离城,戒严。

        因为那位年轻的离郡太守在自家离城的商业街上遭遇了袭杀,虽然他本人无碍,但据说身边一位亲近的宫廷侍者受伤不轻。

        太守府宫的某个距离前后宫都不算远的边缘小院内,年轻的宫廷侍者曹满正小跑着进进出出,换水配食的,忙碌了一整个晚上,等到正午时分才来得及吃上一口饭。

        就在他坐在正屋门槛上飞快的扒拉食物的时候,洛川和思齐以及年轻女道三个人推开院门走了进来,他连忙将饭碗放在一旁,上前几步匍匐在地,“拜见太守大人。”

        “起来吧,”洛川走到曹满身边站定,环顾四周问道,“其他人呢?”

        曹满飞快起身后让到道路一旁弯腰垂首道,“回太守大人的话,大家都被安排了事务,各自忙碌去了。”

        “哦?”洛川一边往正屋走一边随口问道,“你怎么没走?”

        曹满垂手跟在思齐和年轻女道之后闻言答道,“奴才今日与侍长请了病假,所以可以在此。”

        洛川嗯了一声不置可否,大步迈入屋内,发现里屋床上躺着的高士贤还没有醒来,便压低了声音问曹满道,“太医师走了?说老高伤势如何?”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曹满同样低声道,“太医师在这里待了一晚,天亮时才刚离开,走时曾说大侍长体内本该致命的毒素不知为何确实已经清除干净了,但本身伤得还是不轻,性命无碍,养伤却难,若恢复的不好跌境也是难免。”

        洛川淡淡道,“去将太医师给我叫来。”

        曹满应了一声转身飞快的跑了。

        思齐回头将房门关上对洛川道,“世人道人走茶凉,老高这人还没走呢,聚在他身边的那一帮人便散了,昨夜回了府宫你若多嘱咐上几句大概也不至于如此,旁的人说不定还以为昨日里老高一家犯了什么事吧。”

        洛川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没多久的时间几名前宫太医师便赶了来,在洛川面前并排跪了行礼。

        洛川双手负后问道,“老高身上毒素既然尽去,为何仍有跌境风险?”

        几个太医师彼此对视之后由一名年纪最大的答道,“回禀太守大人,高大侍长被一记穿刺长枪上的气伤到了內腑,体内气机紊乱,不易调理通顺,是以......”

        “不易而非不能,对吧?”洛川问道。

        几个太医师压低头颅不敢说话。

        洛川回头看了眼高士贤血色不足的脸道,“让他尽快恢复如初,有需要什么珍贵药材就去府宫私库里取,可有问题?”

        几个太医师连称没有问题。

        洛川点了点头大步离去,没有再在这个屋子里停留半刻。

        等到走出院子很远,思齐让跟在洛川身边的宫廷侍者们走得远一些,然后靠近到洛川身边小声问道,“这个曹满看着还挺乖巧,也重情重义的......”她看向洛川的表情有些奇怪道,“以你的性子难道不该奖赏他?”

        洛川摇了摇头,“人性其实是个挺复杂的东西,这个年轻的宫廷侍者哪里会是什么乖巧的角色,其心之狠恐怕超出你的想象,只是......想要在这府宫里得到更多,只凭心狠还远远不够。”

        思齐诧异的瞪了瞪眼睛,莫名其妙。

        洛川也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看一眼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的影子问道,“怎么样,那几个刺客可都抓住了?”

        影子点了点头,“我们从最初现身的那人身上得到了一枚广郡阴灵的令牌,但这人看起来却实在不像阴灵。”

        “自然不是阴灵,”洛川嗤笑一声道,“广郡的使者才刚抵达离城还没谈事情,阴灵就派人来刺杀我这个离郡太守,哪里有这样的事情,可无论这人到底是谁,那枚阴灵的令牌一定都是真的吧?”

        影子点头。

        “那不就是了,”洛川道,“既然此次当街刺杀离郡太守的刺客里明明白白出现了妖夷,他广郡一顶疑似勾结妖夷的帽子就跑不了,如今正是文武举前的紧要日子,全天下的人都盯着离城,这一次无论嫁祸于云百楼的人是谁,都还是有些道行的。”

        “这样的事情漏洞太多,但凡聪明些的就知道不会是云百楼干的,”思齐小声喃喃道。

        洛川道,“这天底下其实最不好判断的事情就是真假,可茶余饭后谈起这些事情的人谁又真的在乎真假呢?我们总也不是要指望这些流言蜚语来打败广郡的,”他又看行影子问道,“其它两个呢?”

        “也都抓住了,那鹿角妖人现了形就跑不了,伪装成离郡轻骑的妖人则被银匠截下,交给了我们,”影子道。

        洛川有些诧异道,“除了那鹿角妖人,另一个竟也是妖?”

        影子点了点头,“鹿角妖人该是修炼了变形术的,至于说另一个......和潜入陆东风府上的那妖情况相同,我们已经动过刑了,这些妖彼此之间应该并不知晓。”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如今潜伏在离城乃至于整个离郡有多少这样的妖就说不清了啊......”洛川只是略略提了一下就不再多说,而是问起了另外的事情,“广郡使节团那边反应如何?”

        影子道,“昨夜罗将军率兵去的时候,广郡使节团已经大开其门,任由检查,那广郡使者更是将自己房间的床底都掀开给守备军士卒检查,连同带来的一车车财货也都一并打开应检。”

        洛川皱眉道,“这个广郡使者......有点意思,”他想了想又问,“城中民意又如何?”

        影子想了想才开口道,“昨天商业街上闹出的动静有些大,市井之间说什么的都有,”她停顿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道,“民意难测。”

        洛川眉头舒展看了她一眼微笑道,“民意难测终须测,这种事情一开始做起来总是难的,慢慢的就好了,”他看向远处,在两个宫廷侍者的引导下风尘仆仆来了一人,喃喃道,“回来的这么快......”

        思齐等人闻言去看,只见那人锦衣华服,面相方正,正是如今身居离郡客卿一职的苏一鸣。

        苏一鸣快步来到洛川身前行了一礼,等到身边两名宫廷侍者退去远处,才靠近到洛川身边道,“太守大人,此次代表广郡意志而来的使者,可是叫作张子恒?”

        洛川点了点头。

        苏一鸣轻叹一声道,“此人乃是一鸣的一位师兄,亦是有志于天下的一位谋主,是以这一次......可能会有一些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