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火力为王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我去了

第四十四章 我去了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高光看到了游击队的营地。

        所谓营地,只是一个个木屋,很分散的散落在一颗颗大树下面,这样的营地只能在地面搜索中发现,空中侦查是不可能看到的,因为营地上空的树冠太浓密了。

        营地里几乎没有阳光,显得很是阴暗,而且营地里也基本没了遮蔽地面的植物,所以营地里还是可以看的很远的。

        当然了,很远也是相对而言,高光不可能看到营地的另一端,他只能看到一栋栋的木屋向远处延伸,然后再远处就被树林遮蔽了。

        营地的木屋有大有小,但是可以比较轻松的分辨出那栋木屋是指挥部一类的场所,因为那些木屋不仅比较大,而且进进出出的人也多,附近保护的人也多。

        一座占地大约一百来平米的木屋附近有十几个人持枪警戒,木屋里时不时有人进出,其他的木屋也偶有人进出,但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忙碌。

        “十二个持枪警卫,木屋里肯定有人隐藏,整个营地的人数不会少于五百人,这是哥武组织第三分部的总部,难怪第三分部最神秘,他们竟然躲在了这里。”

        乔治的说话声极小,不注意听都听不到他说了什么。

        弗兰克现在冷静了很多,在发现这里真的是一个大型营地,而且显然已经存在了很久之后,他似乎已经彻底绝望,不过在彻底绝望之后,他也变得冷静了。

        “不知道瓶盖是不是已经死了,如果他还没死,也不知道瓶盖说了什么。”

        淡淡的说完后,弗兰克看着营地道:“但这里既然是永久营地,那么游击队就不愿意舍弃,不肯因为我们而不得不迁移,所以这就有了谈判的基础。”

        乔治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弗兰克,而弗兰克却是一脸平淡的道:“强行营救是不可能的,他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我去和游击队谈判,让他们放了瓶盖,如果他们不肯,那你们就自行撤离。”

        说完后,弗兰克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道:“我害了你们,现在我来补救。”

        橡皮怒道:“闭嘴,我不是想安慰你,但是你这样说有意义吗?”

        乔治低声道:“船长,你应该知道哥武第三分部的风格,他们绝不会妥协,你去谈判只能带上功夫小子,这样除了让敌人多了两个人质外,没有任何意义。”

        “功夫小子不要去了,我自己去,或许他们有人会说英语。”

        船长已经拿定了主意,他摆了摆手,低声道:“快到四个小时了,他们要处死瓶盖,不能再等了,只能我去。”

        橡皮再次抓住了弗兰克的衣服领子,低声道:“你疯了吗?我们救不了瓶盖,你去谈判只能搭上自己,船长!这种情况我们知道该怎么做的!”

        弗兰克低声道:“是的,我们该撤退,悄无声息的离开,就像从未来过。”

        撤退?悄无声息的离开?

        那约翰怎么办?

        高光听的极是诧异,但他听弗兰克的意思,好像是不愿意这么干,所以他就没急着表达意见,依旧冷眼旁观。

        “但是约翰和我是多年战友,我……我不可能就这样离开的。”

        弗兰克说完了,他现在没有那种失魂落魄的感觉了,只剩下了坚定。

        “伙计们,很抱歉让你们陷入了这样的境地,其实我以前来这里看过地形,我自己,不是为了寻找那笔钱,而是前期来看看地形和环境,但我真的没有发现这里竟然有个游击队营地。”

        一脸平静的说完后,弗兰克摊了下手,道:“我知道,谈判是没有意义的,我真的清楚去谈判会有什么后果。”

        高光忍不住道:“谈判有什么后果?我在对讲机里和对方说了几句,他们似乎不排斥谈判的。”

        弗兰克笑了笑,而橡皮却是怒道:“白痴,用你的脑子想想,如果你是对方的指挥官,你会跟人谈判吗?”

        乔治也是一脸无奈的道:“你不懂哥伦比亚游击队的风格,他们不是不谈判,而是我们没资格和他谈判,我说过的,哥武组织第三分部以残忍和强硬著称,仔细想想,对方真的同意谈判了吗?”

        高光想了想,他发现在对讲机里和他通话的人,自始至终就没有同意谈判,他只说想要人就去接,然后给了四个小时的时间。

        弗兰克也说过或许可以谈判,不过,弗兰克说的是或许可以谈判,而不是说一定能谈判。

        高光看向了弗兰克,而弗兰克却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道:“乔伊说的没错,这些人,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谈判的概念,我想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能杀几个算几个,至于位置暴露了,那就暴露好了,他们只需要换个地方就好。”

        “可是迁移多麻烦啊。”

        “菜鸟,迁移是很麻烦,但这里是雨林,敌人的指挥官不用担心被围歼,他完全可以继续留在这个营地,等到政府军来进攻再迁移也不晚,最重要的是……”橡皮揪住了高光的衣服,一脸好奇的道:“你凭什么会认为这里是游击队唯一的营地呢?”

        高光无言以对,橡皮松开了他的衣服,低声道:“暴露与否,对游击队来说根本不重要,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期望用公开游击队位置的方式来威胁他们,可是这毫无意义。”

        “所以根本就没有谈判的可能是吗?”现在高光也绝望了,他看着营地里被重重保护的木屋,失魂落魄的道:“那瓶盖怎么办?我们只能强行营救他了对吗?”

        乔治沉默不语,橡皮一脸无奈,低声道:“小子,我认识瓶盖很多年了,我比你更关心他,所以我们才会来这里观察并试图营救他,可是你也看到了,这里是一个营地,这里有太多的人,我们根本没办法营救他的。”

        弗兰克轻轻拍了拍高光的肩膀,低声道:“我愿意做一切事来弥补自己的错误,但是现在都无法确认瓶盖是否还活着,所以你们不要做无意义的傻事了,我去和游击队谈判,希望他们能放过瓶盖吧。”

        橡皮怒道:“你是想死!你都不会说西班牙语,能谈什么?”

        不能大声说话,但橡皮的音量却是忍不住有所提高,直到乔治轻轻捅了橡皮一下,橡皮才降低了音量,对着弗兰克道:“船长!我们不能放弃瓶盖,所以我们才会来,但我们更不能为瓶盖陪葬,那样毫无意义,这里只有我们四个人,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安静的撤离,现在我来承担责任,我来下命令,听我的,我们开始撤离……”

        橡皮突然愣住了,他看向了高光,愕然道:“你干什么?”

        高光就在他们身边,但是高光现在手上拿着枪,手指扣在了扳机上。

        “我知道敌人很多,我知道没办法营救瓶盖,我知道不该为瓶盖陪葬,但是……”

        高光顿了顿,然后他一脸无奈的道:“但是我做不到,让我这样离开,我做不到。”

        橡皮的脸沉了下来,他很严肃的道:“你想干什么。”

        “我知道你们说的都对,我知道你们没有抛弃瓶盖,所以才会冒险来到这里,我也知道不该做毫无希望的事情,更不该为死去的同伴陪葬,因为那样毫无意义。”

        高光说完了,然后他一脸坚决的道:“我还是想救瓶盖,我还想至少该搞清楚瓶盖是死是活之后再走。”

        橡皮沉下了脸,然后他低声道:“我很欣赏你对战友的态度,你是军中最好的兄弟,但是请你搞清楚状况,我们只有四个人,而敌人的营地里,至少有上百人在等着我们!”

        高光指了指营地,道:“他们在派人搜索我们的踪迹,所以营地里其实很空虚,我们人很少,我觉得游击队应该能通过足迹辨认出这一点,所以他们会放松警惕,因为他们想不到,我们只有几个人还敢回来这里。”

        乔治极是诧异的道:“你竟然想冲进去武力营救瓶盖?”

        “是的!”

        橡皮摇了摇头,一脸凝重的道:“菜鸟,你疯了!”

        就在这个时候,高光一直关注的那个大木屋里有人出来了,两个人推着一个人,来到了屋外。

        那个人是约翰,他受伤了,走的很慢,但是他依然能自己走,不过他很快就被推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高光他们的耳机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再有三分钟就四个小时了,看来你们没来。”

        时隔四个小时后,和高光通过话的人再次开口了,他没有什么特殊的语气,只是很冷淡的道:“三分钟后,我就枪毙你的同伴,就这样。”

        每个人都听到了,但是四人反应不一。

        弗兰克低声道:“他说什么?”

        高光吁了口气,低声道:“瓶盖没死,三分钟后他就被处死了。”

        可以看到约翰,也没发出什么声音,就是从俯卧的姿势艰难的翻了个身,然后躺在了地上。

        看着等待死亡的约翰,高光咬了咬嘴唇,道:“敌人真的想不到我们真的敢来,我觉得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就有希望救出瓶盖。”

        橡皮冷冷的道:“把你的枪放下。”

        高光摇了摇头,然后他低声道:“我自己去,你们可以帮我,也可以不帮我,但你们不要阻止我,如果你们阻止我,我就开枪,不向你们开枪,但敌人会听到枪声。”

        橡皮向前,他要去揪住高光,但高光举起了手枪,对准了营地的方向。

        “你敢靠近我,我就开枪!”

        橡皮停下了,他极度愤怒的道:“你疯了!敌人很警惕,就算营地里人很少,也不是我们能应付的,这不是静默潜入,这是强攻!”

        “你们想撤现在可以撤退了,在雨林里没人能发现你们,也追不上你们,你们可以安全离开,所以我并没有连累你们,现在……没时间可浪费了。”

        高光的声音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他低声道:“我去了!”

        说完转身就跑,高光弯着腰,尽量不发出声音,离开了躲藏的草丛,弯腰向着敌人的营地跑了过去。

        橡皮惊呆了,他怒不可遏,但还是举起了步枪。

        乔治也举起了步枪,他先对准了高光的后背,但马上将枪口对准了营地里的哨兵,然后,他满是无奈的道:“这家伙疯了!”

        橡皮咬牙切齿的道:“该死的菜鸟,疯狗,他就是一条疯狗!”

        乔治满是无奈的道:“怎么办!”

        橡皮举枪瞄准了约翰身边拿着枪的敌人,怒道:“还能怎么办,掩护他!等他和瓶盖死了之后就撤!”

        弗兰克举起了手枪,他看着高光快速跑动中的背影,怔怔的道:“他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像一条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