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火力为王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名字

第六章 名字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睁开双眼,看到的是天花板,闭上眼睛再睁开,看到的还是天花板。

        脑子有点儿空,一时间都不知道在哪里,好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但是又想不起来梦到了什么。

        直到听见有规律的鼾声,高光扭头看到另一张床上睡着的瓶盖后,意识突然就填补了空白的大脑。

        不是做梦,一切都是真的,他现在睡在汽车旅馆的床上,重要的是,睡在了圣迭戈一家汽车旅馆的床上。

        先从枕头边拿起了手机,当地时间2018年4月16日早晨五点五十八分,也到了该起床的时间了。

        翻身坐起,伸手从枕头边下面摸出了手枪,把手枪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之后,高光觉得如果刨去昨天被人绑架的部分,他这就算是美梦成真了吧。

        就在这时,床头的闹铃开始滴滴作响,前一刻还在呼呼大睡的瓶盖猛然坐起,迅速的伸手按掉了闹铃。

        长长的打了个哈欠,被闹铃叫醒的瓶盖看向了高光,再看了看高光手上拿着的枪后,突然道:“为什么你会拿着枪?”

        高光很真诚的道:“因为喜欢,我还从没这么……呃……没有这样拿过枪。”

        瓶盖不耐烦的挥了下手,没好气的道:“呵,格洛克只是工具,不是值得欣赏的艺术品,收起你的枪,起来干活了。”

        不知道船长是怎么和中间人谈的,但是他们约好了早上六点半在这边见面交易,所以也确实是时候起床干活了。

        所谓的活儿,是指交接阿图罗顺便拿到尾款。

        昨晚高光浪费了很长时间才把阿图罗安抚下来,让阿图罗相信他已经安全了,但是为了避免阿图罗再干点儿什么蠢事,高光和瓶盖不得不和阿图罗睡在一个房间里看着他,一个标准间只有两张床,那么肯定轮不到阿图罗睡,他只能睡在地上。

        可怜的阿图罗,他经历的一切才是真正的噩梦吧。

        高光用手推了推阿图罗,阿图罗立刻从睡梦中惊醒,惊恐的看向了高光和瓶盖。

        瓶盖示意高光说话,高光用西班牙语道:“醒醒,该起来了,接你的人马上就到。”

        阿图罗显然也得反应一会儿才能明白自己的处境,在怔怔的看了高光一会儿后,他缓缓的坐了起来,然后直接捂着胸口道:“我好像断了几根肋骨。”

        高光面不改色,一脸温和的道:“该死的绑匪打断了你的肋骨,但是能活下来就是好的。”

        “是你……说的没错,该死的绑匪,感谢上帝我获救了。”

        这时候阿图罗显得好像也没那么傻了。

        把阿图罗搀扶起来,毕竟人家肋骨折了几根,自己起身还是有些困难的。

        瓶盖打开了房门,外面直接就是院子,而不是普通酒店的走廊,向外张望了几眼,瓶盖对着高光偏了下头,于是高光推着阿图罗走出了房间。

        船长,橡皮,还有乔伊,他们三个没住酒店,而是换车弃车折腾了很久,最后干脆在自己的车上睡了一晚。

        毒贩的车必须丢掉,免得被塞塔集团的人发现,虽然已经过了边境,但墨西哥的毒贩越境杀人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所以昨晚只有高光好好睡了一觉,毕竟他连续坐了十二个小时的飞机,然后又是被绑架,又是经历了生生死死的一堆事,想要陪船长他们熬一夜也扛不住。

        现在要分乘两辆车离开,船长的车在前,橡皮开车跟在后面。

        车没有开上大路,而是顺着一条小路,朝着远离圣迭戈的方向开了出去,当窗外的景色变得荒凉,高光看到前方路边停着一辆汽车,汽车边站着一男一女。

        交易地点已经到达,船长第一个下车了,朝高光他们的车挥了下手后,高光就搀着阿图罗下了汽车。

        这是高光第一次近距离毫无阻碍的看到船长的样子,看起来四十来岁,长了一副白人里的大众脸,褐色的头发,身材保持的很好,很健壮的样子。

        那个女人扑了过来,她一把抱住了阿图罗,未语泪先流,而阿图罗也是极为激动的道:“妈妈……”

        好一副母子相聚的感人场景,高光心里都觉得很欣慰,但船长和车边的男人却只是冷眼旁观,而那个男人更是一指车门,道:“上车。”

        等阿图罗母子终于上车关上了车门之后,船长才冷冷的道:“皮特,现在该谈谈……”

        话没说完,阿图罗降下了车窗,对着车外的高光道:“谢谢了,我会……”

        那个叫做皮特的中间人用西班牙语厉声道:“闭嘴,安静的等着!”

        车窗立刻关上了,皮特双手在头发上一捋,换成了英语道:“这个家伙害死我了,好吧,现在该谈谈我们的事了。”

        皮特看起来不像是个墨西哥人,他挥了下手,一脸无奈的道:“我不知道桑切斯是塞塔的人,真的,如果我知道,那我就不会但这个中间人,很抱歉野牛死了,但我在蒂华纳的生意也毁了,因为塞塔一定会找上我的,伙计,我损失惨重。”

        船长冷冷的道:“你的情报不准,你害死了我的兄弟,还差点导致我们全都送命。”

        皮特举叹了口气,转身拉开了车门,从驾驶座上拿出了一个塑料袋,直接往船长手上一递,道:“尾款是五万,但这里有十五万,伙计,这是我的全部了。”

        船长接过了塑料袋,打开看了一眼,然后随手交给了一旁的瓶盖。

        皮特一脸恳求的神色道:“伙计,我承认是情报出错导致的问题,昨晚我接到你的电话后就立刻准备跑路,我没法在蒂华纳混了,现在这是我能拿出的所有钱,如果你觉得不够,那些装备都是你的了,可以吗?”

        船长思索了片刻,沉声道:“我不要你的装备,瓶盖,把装备还给他。”

        瓶盖立刻去打开了后备箱,然后把他们昨晚穿的防弹衣,步枪,手枪,还有无线电等等作战装备,一件件的开始往地上放,看到瓶盖的举动,高光也开始跟着从车上往下卸货。

        这时候,船长拉开了另一辆车的后门,轻声道:“野牛的尸体。”

        皮特双手一摊,道:“抱歉,对不起。”

        船长关上了车门,然后他很严肃的道:“到此为止,这件事不会外传,你可以换个地方从事你的生意。”

        皮特立刻道:“谢谢。”

        船长点了点头,然后他看着高光和瓶盖把装备全都卸下来之后,突然道:“你打算把毒贩杀过多少人的枪带到那里去?”

        高光一愣,然后他颇有几分不舍的把腰里别着的手枪拔了出来,卸下弹匣,清空弹膛,小心的用衣服把枪擦了又擦之后,还把弹匣又擦了几遍。

        皮特忍不住道:“不用这么小心吧?”

        高光只当没听到,把那把冲锋枪也如法炮制,连弹匣都擦了好几遍之后,才把枪放在了地上。

        可惜了,冲锋枪竟然一枪没开。

        东西全都卸下来了,船长对着皮特点了点头,随即招手道:“我们走。”

        几个人再次上车,这次船长和高光上了一辆车,只让乔伊一个人开车拉着野牛的尸体跟在了后面。

        调头驶离,高光往后看了一眼,只能看到皮特一个人站在一堆作战装备后面,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他们。

        于是高光忍不住道:“就这样走了吗,那个中间人不会有麻烦吗?”

        “我欣赏你的谨慎和仔细,但是对于皮特不必过于担心,他这次是犯了错,但他不傻,知道什么错可以犯,什么错绝对不能犯,这个给你了,拿着。”

        高光扭过了头,却发现船长把一个手机扔到了他腿上。

        那是船长一直在用的手机,高起疑惑的看向了船长,道:“给我了是什么意思?”

        船长淡淡的道:“电话卡已经扔了,手机你自己处理吧。”

        手机里有高光干掉桑切斯的视频,这就是高光的把柄,但是现在,船长直接把手机给了他。

        高光恍然大悟,然后他立刻道:“谢谢!”

        船长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然后他很平静的道:“现在说说你的工作,我知道你很好奇,那么简单一些说吧,我在洛杉矶经营着一家安保公司,客户里有些墨西哥人,所以我需要会说西班牙语的人来处理这部分客户的业务,本来是野牛负责这些的,但他死了,而你……”

        沉默了片刻,船长继续道:“会说西班牙语的人很多,但你昨晚的出色表现打动了我,或许你没什么经验,但我觉得你天生就是干这行的人,所以我才会邀请你加入我们的公司。”

        天生干pmc的人吗?高光之前是不这么认为的,毕竟他只是知道这个行业的存在,却不是真的熟悉这个行业。

        “我愿意给你这份工作,但你没有从军经历,无法承担战斗任务,就只是个翻译,所以薪水嘛……每个月两千美元。”

        每个月两千美元,高光觉得这个工资很高了,没办法,人穷志短眼皮子浅。

        但船长却是一脸凝重的道:“不要觉得薪水太少,两千美元是你从事合法工作的薪酬,而你在美国没有合法身份,所以你就是打黑工,这样的话,两千美元的薪水已经很高了。”

        高光楞了一下,他还真没想过打黑工这层关系,于是他好奇的道:“那么打黑工没问题吗?不会被查吗?”

        船长笑了起来,道:“在洛杉矶打黑工的墨西哥人不知道有多少,而且加州的法律对非法移民很友好,只要不是fbi或者联邦警察,都不能检查你的身份证件,所以不必担心太多,唯一的问题是你无法申办银行卡。”

        高光点头道:“我接受两千每月的月薪。”

        船长轻吁了口气,然后他微笑道:“很好,你有什么问题要问的吗?”

        高光有太多疑问了,他只是不敢问,不过现在船长主动让他提问那就得问一下了。

        “我确实有很多想问的,如果我问到了不该问的,请直接告诉我,我保证再也不问。”

        “说。”

        高光小心翼翼的道:“你说给老板打电话,那么……我是给你工作,还是给你所说的老板工作?”

        给谁工作这个事情很重要,必须得问清楚,但是高光问了之后,船长却是哈哈一笑道:“是老板,却是我以前的老板,虽然他现在退休了,但我们依然有非常好的私人友谊。”

        是前老板而不是现在的老板,而且这个前老板还是船长的靠山,高光觉得可以这么理解,而且从这位前老板短短十几分钟,就能给船长他们安排过境这件事来看,这位靠山还很厉害。

        高光觉得没问题了,老板有靠山那肯定是好事,至于这靠山到底是谁还是别打听了吧。

        但是船长却自己说了,而且兴致很是高昂的道:“我的老板创建了战火佣兵团,很强的佣兵团,但现在已经是超过三千人的大公司了,小子,听说过吗?战火军事集团。”

        高光一脸茫然的道:“抱歉,我是个军迷,对军队和武器比较了解,但是对pmc公司了解不多,而且这个可以说吗?”

        “有什么不能说的,迈克.史密斯曾是个雇佣兵,这是公开的秘密,而我在战火佣兵团待了八年,哦,当然了,我们的公开身份是pmc。”

        高光很是疑惑的道:“那你为什么不留在战火军事集团工作了呢?”

        船长摊手道:“老板退休的时候把战火军事集团交给了一个混蛋经营,而我和他理念不合,所以我就退出自己单干了,但是这不妨碍我和老板的关系,还有其它问题吗?”

        高光想了想,他暂时想不出什么要问的,于是就摇了摇头,而船长看他摇头,却是伸手从瓶盖哪里要过了装着钱的袋子后,从里面掏出了一叠钞票。

        钞票都是一百美元的面额,船长一张一张的数出了五千美元,在高光惊讶的眼神中递了过去,道:“昨晚我们扯平了,你也没资格分钱,但你给我们解决了很大的麻烦,所以这是从我自己那份里给你的奖励,拿着。”

        高光会拒绝吗?

        当然不会,五千美元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大的一笔巨款了,也是他挣到的最大一笔钱,所以他怎么可能拒绝呢,他又不傻。

        高光立刻接过了钱,然后他发自内心的,极为真诚的,诚惶诚恐的对着船长道:“我现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谢谢!”

        船长摆了下手,然后他微笑道:“哦,还有件事要告诉你,行动的时候只能叫绰号,不能叫名字,但在平时就不能叫绰号,我的名字是弗兰克.莫瑞,你可以叫我弗兰克,可以尊称我莫瑞先生,也可以叫我老板,但绝对不能叫我船长,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