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修真小说 - 从崂山弃徒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5章 你已经尽力了

第115章 你已经尽力了

        月光穿透乌云,仿佛战甲披洒在霜月武藏身上。

        虚空如有无形的台阶,沈墨凭空迈上一步。

        简简单单的一步,有着无与伦比的玄妙,同时沈墨收了柴刀。他伸出手指,无形的剑气罡流化为实质吐露,恍若一把无形的剑从沈墨的手指尖延伸出去。

        一股可怕的剑意伴随这一指剑爆发。

        一步配合一剑,    居然来到霜月武藏刀锋所及的范围,亦是刀势最盛之处。

        可是,沈墨这一步有无尽的从容,根本没有任何身临险境之感,而像是龙王出行,天地响应。

        虚空被寒意侵染,自洛水翻腾而出的水汽在寒意下,    化作大雪。转眼间将两人交手的战场染为莹白。

        大雪飘落到霜月武藏的刀锋上。

        犹如火星点燃炸药库。

        霜月武藏三刀御天流的天象终于彻底引爆,沾到刀身的雪花成为雪粉,漫空震颤。

        霜月武藏的面容再无半分血色,因为他所有的精血都在刹那间燃烧殆尽,注入刀锋之中。

        这是用生命诠释而出的一刀。

        循着冥冥中的天地玄理,刀锋挥出玄妙的轨迹,一刀如实斩向沈墨。

        而沈墨抬起指尖,无形有质的剑气迎上刀锋。

        一半是大雨滂沱,一半是大雪纷飞。

        两种奇异的天象在半空中交汇碰撞。

        此时两岸有不少人注意到洛水中的异象,禁不住看向两人交手的战场,两种天象的交汇触碰,惊呆了所有人。

        以武道引动天象的碰撞,乃是他们有生之年首次碰见。

        洛水的半空,仿佛两个半神半仙的超凡物种在交手。

        他们已经脱离“人”的范畴。

        如今已经是深秋,神都的第一场大雪不期而至。

        或者说在沈墨的剑气引动下,神都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天意渐寒,乃是天地间不可逆转的大势。

        霜月武藏以“天象”引动的磅礴大雨终于抵抗不了冬日的到来。大雨被寒意侵染,逐渐转变为雪花。

        不知何时,    霜月武藏身周已经雪花飘飘。

        他的刀势在雪花飘落下,    一败涂地。

        沈墨借用了天地大势,    可是胜得理所当然。

        因为沈墨的境界在他之上。

        没有震天价的碰撞爆炸声,实质般的剑气携带雪花,如海潮般将霜月武藏淹没。他过去曾在海潮中练剑,此刻却不似从前。

        雪花剑气的潮水过后,霜月武藏落在一块碎裂的船板上,浑身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身子千疮百孔,但没有血液流出。

        因为他的血气早已注入刀锋之中,毫无保留。

        似染霜的东洋刀支撑着他,他用最后的力气询问:“这一剑像是我们扶桑的剑法。”

        “不错,它叫雪飘人间。”

        “好名字,好意境。可惜我没能使出天罚。”

        那是三刀御天流的第三刀。霜月武藏深深感慨自己的无能为力。

        “不怪你,你已经尽力了。”

        霜月武藏再没有回应,他的气息全无。死在扶桑国一招他也不知的神秘武学“雪飘人间”手中。

        这也是沈墨第一次斩杀真正的炼神。

        非是任何假身、化身。

        乌云消散,月光照出霜月武藏的真容,有许多人惊呼,认出这位武者的来历。

        扶桑国第一高手,迈入炼神的存在。

        许多年以来,    第一次有炼神死在决斗中。

        人们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而沈墨转身看向拜火教主,

        “轮到你了。”

        拜火教主双腿陷进漆黑如墨的魔水中,    两条丰腴的大腿被一条墨青色的小蛇纠缠。

        沈墨没有任何怜香惜玉。

        柴刀淡红色的刀光挥出,将她终结。

        可是她头颅被斩的刹那,浑身爆成一团火焰,同时有一对深红的眼眸出现,仿佛跨越时空的距离,邪恶灼热的声音在沈墨心灵里响起:

        “我会来找你的。”

        朱煌!

        不需要任何思考,沈墨清楚这个声音来自魔界四圣之一的朱煌。

        但没有丝毫后悔,因为对方本就在找他,而且找到他是迟早的事。对注定的敌人,沈墨自然会毫不留情斩断对方的爪牙。

        火焰在洛水蔓延,墨青色的小蛇回到沈墨的袍袖上,神态焉焉。纠缠拜火教主,令它颇伤元气。

        沈墨朝霜月武藏的东洋刀一伸手,神异的东洋刀飞落在他手中,上面刻着“霜月”二字。

        足尖点中起伏不定的水面,刹那间身影消失。

        唯有洛水上的熊熊大火,无言地述说着刚才曾爆发过一场残酷的战斗。

        很快,有人弄清楚死者的身份,更有人从标志性的柴刀认出沈墨的身份。

        邪君果然在神都。

        死者是霜月武藏和拜火教主。

        霜月武藏是实打实的炼神,拜火教主亦绝不在一般的炼神之下,两大当世少有的高手,齐齐败亡在邪君沈墨手中。

        相比前段时间邪君沈墨和阎罗殿主过招不死的传闻。

        这一战更显示出邪君沈墨的可怕。

        他居然能杀死炼神!

        扶桑国虽小,可霜月武藏到底集一国武道气运在身,能以武藏为名,足见扶桑国对他的崇拜。

        这是在扶桑国武道中有神明一般尊崇地位的大人物。

        来到中土,尚未创下惊世威名,便陨落在神都的洛水中,连象征扶桑武道的霜月剑也被邪君沈墨收走。

        等于邪君沈墨用一只脚践踏了扶桑一国的武道尊严。

        时隔五年,邪君沈墨再入神都。

        以如此煊赫的战绩,宣告他的回归。

        有关洛水一战的种种细节,纷纷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进入神都大人物们的耳目。

        同时将神都城中的暗潮,推向一个高峰。

        “邪君沈墨,真英雄也。”觊觎大位的忠孝三皇子眼中闪过热切。

        “崂山一门双杰,着实令咱家忌惮。好在邪君已经叛出崂山,否则咱家岂能睡得安稳?”内厂督主曹天罡看过洛水一战的情报后,颇有些感慨。

        晋阳长公主府中传出一声幽怨的叹息。

        镇魔司内,苏子默拍手而笑,将手中鱼饵全数洒进湖水中,鱼儿们争相抢食。

        他用一种神秘难测的笑容,轻轻开口:

        “影子,神榜公布的时机已到。”

        随着影子低声回应:“诺。”

        苏子默又接着感慨一声,

        “天下风云出此辈,江湖岁月不可摧。”

        语音悠悠,余味不尽。

        过了一日,一张神榜,伴随朝阳,如一道金光,挂在皇城的城墙上,为神都瞩目。

        而榜单的内容,很快在神都掀起滔天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