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修真小说 - 贫道应个劫在线阅读 - 一一五章 神仙业位

一一五章 神仙业位

        刘樵架土遁回了岐山,又去看了五路神。

        眼看宽三百六十丈,高十二丈的封神台将要建好,刘樵并未急试验新得的九牛二虎神力。

        只是鼓励、夸奖五路神几句。

        便又躲到远方树荫处,似在看道书。

        “是时候做最重要的事了…”刘樵心下道。

        悄悄从袖里取出封神榜,摊开捧在掌中,趺坐于地,闭目存思。

        封神榜上条条符箓流转,刘樵也看不懂。

        但,现在也没必要看懂。

        杳杳冥冥,定境之中,一道金光,好似电弧闪过,又似开天辟地,照亮黑暗的第一束光。

        光灼灼,圆坨坨,依稀有脸有面,乃是元神赤子。

        此时观想存思封神榜,一道道晦涩符咒,涌与元神之外,闪烁游走。

        与外面封神榜上不断闪烁游走的符咒一般无二。

        “咄!”一道声音似雷鸣响彻定境,外界丝毫无声。

        伴随此声,好似蓦的辟地开天,分定清浊,摇曳的元神彻底被定住不动。

        金光摇曳间,元神化作一卷图录,长三尺六,无穷符咒,好似星星点点,游走其间。

        “呼呼…”身中三百六十诸窍,个个亮起,好像突然颗颗星宿,隐隐还有八万四千光芒,围绕各窍之外。

        无量毫光,飞入元神图录之中,倏忽间,又自其中飞出,个个带着玄妙气息,重归身中。

        待所有毫光洗练过一遍,刘樵缓缓睁开双眼,旋即定境中,一卷图录已然隐去。

        “让猴子看守蟠桃,不就是让监守自盗么?”刘樵似笑非笑道。

        心下有激动,亦有丝丝忧惧,总之非常复杂。

        暗叹道:“非吾所愿,时势所逼也…”

        随即掐破指间,一滴精血,混合一点毫光,落如掌中封神榜,须臾消失不见。

        这一点毫光,乃肾窍神,属水,性恬淡谨慎,身神大小如意,小则为芥子,正好隐入榜中观察。

        做完这些,刘樵又捧起封神榜,左右观看,未见异常,这才小心收入袖中。

        别误会,刘樵可没敢祭炼封神榜,也不敢展开观看。

        只是把封神榜存思于元神,模拟其形态、气息,在身内亦化一卷神榜。

        至于那滴血,则身中精血,蕴含法力,足矣加持肾神在封神榜中待个几十年。

        “如此,只待诸神上榜,肾神与我心灵相通,自能将诸神形态、光气,传诸于我…”刘樵捻须想到。

        这般一来,就相当于伪祭炼封神榜了。

        之前黄庭身神凝聚不成,刘樵就已经再想这个办法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如今奉旨督造封神台,暂掌封神榜,岂不正是天意?

        何为天意?

        诸位教主的意志就是天意。

        若不如此,刘樵怎么绘制神仙业位图录?

        毕竟刘樵虽然看过电视剧,但封神演义出场人物太多,根本不知道谁会上榜,谁不会上榜。

        只有一点化身合于榜中,但凡有上榜的,刘樵再于天书上为其考功,记述模样、生平、功绩,顺便再以其模样,炼就身神。

        当然,最后一点才是主要目的。

        在沙场中摄其形气模仿,终究格局小了,肯定不准确,所以身神无法生出。

        只有这些神圣以真灵、元神、魂魄上榜,才能真正收摄其光炁、身长、服色、性格、模样等等。

        神者,属清灵之体,阴中超脱,肉身躯壳的外在显化,都是假象,也难怪之前无法凭之修证身神。

        只有那一点魂魄真灵、元神才是最真切的。

        刘樵正沉思间,忽然一愣,心底一道莫名信息浮现。

        隐于榜的身神与本身心灵相通,一道道画面传入心中。

        “封神榜上早有真灵,竟然已有不少人上榜了?”

        查看画面后,刘樵有些愕然。

        连忙趺坐在地,取出记载天罡气秘术的道书。

        如今上面秘术被刘樵学了后,这封道书已然彻底化作无字天书一卷,长有四十九尺。

        刘樵取出毫笔,醮朱砂,在第一页上书:

        子姓,比干,字文烈

        时为殷商亚相,太子少师,性正直敢言,犯言直谏…幼聪慧,勤勉好学,以借月光读书之典故,博学闻达于诸侯…

        敕为第()等,第()阶,为()神。

        留了三个空处,得正式封神以后,才能堪定其位阶,品佚。

        随后,又以另一支毫笔,醮松墨、朱砂等十余种各色颜料。

        在红字旁空白处,画一高三寸,面白短须,红袍服,戴华冠,好似后世古庙里文曲星的模样。

        周身又缭绕淡白云气,顶上氤氲仙光,手持勿板。

        又以朱书记述:“身长三寸二分,白气绕身,华光笼顶,足掩云霓…视之可年四十岁许,修短得中…白衫皂绦,佩分景之剑,聚物华之珍…”

        将光气、服饰、模样、身长悉数记述。

        “轰…呼呼…”

        伴随外界最后一笔落下,刘樵身内一窍,毫光闪烁间,化作比干一般身形相貌,御一条白炁,环绕周身。

        只是隐隐矗立窍中,双目微阖,似沉睡未醒。

        但这次却是稳稳立于窍中,虽还未显神异,供刘樵炼就神通,但也再未溃散。

        刘樵暗道:“只待比干应位归真,我才真正具有祂的神通…”

        “但仅仅现在,也初见端倪,那一条白炁,不知是何神通?”

        窍中身神白衫皂绦,执玉勿,踏云光,周身一条白炁不断穿梭,刘樵沉心观察。

        白炁似乎带有乾刚至正的异力,但还极其微弱,似乎…似乎尚在孕育之中。

        蓦的,窍中身神忽睁双眼,目光似穿透无量虚空,与刘樵对视。

        似乎知道刘樵在沉心观察祂一般。

        眼神极为灵动智慧,与十将灵光那般虚假模拟不同。

        这道身神,给刘樵一种不是面对“人”的目光,而是被执天地经纬的神圣瞩目的感觉。

        这种感觉,只在天帝惩戒自己时有过,好像整个人都被这道目光看穿一般。

        似乎知道刘樵心里想着什么,窍中神圣并未言语,只将绕身的白炁分出一丝。

        白气径自出窍穴,过十二重楼,顺脊柱上脑中紫府。

        刹那间,刘樵神思一清。

        恍惚间,以前许多想不起了的久远记忆,跃然于心。

        从原主幼时玩耍,到昨日入西岐沿途街上商铺的招幡、幌子,都了然于胸。

        甚至昨天经过一家府苑,里面隐约传来的读书声,念得是哪几句诗歌,貌似都能记得清楚。

        “过目不忘的神通?”刘樵有些疑惑不解。

        但又感觉不仅如此,那丝白气里,更多的是一种吉祥,令人心态愉悦平和的气息。

        过目不忘、神思清明的能力,似乎只是附带。

        “嗦嗦…刷刷”刘樵盘坐的树荫上下,无数虫豸涌动爬出。

        须臾间,青虫、粉虫、蜈蚣、石缝中的小蛇、蝾螈退避舍。

        不过数息,刘樵周围数丈方圆,再无丝毫虫豸。

        似乎这些小动物极为讨厌刘樵身上那隐隐吉祥好运的气息。

        刘樵抬头,无尽虚空,不知多远的九霄之上,一颗星宿,与自己遥相呼应。

        似乎只要一抬手,能影响无数读书人的运势。

        与当初观想天杀星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但当初并未炼就,天杀星非常排斥,所以弄得三界皆知。

        “这次…貌似是真的炼成了…”刘樵心下激动不已。

        窍中身神依旧稳固,那颗对应的星斗也未反抗,似乎除了刘樵,凡人根本就瞧不见层层云霄后那颗星宿。

        但就在这时,一切感应,忽然中止,记忆力也恢复从前,变得有些模糊。

        刘樵心下一惊,忙沉下心感应。

        见窍中身神只是双目微阖,似睡去,但并未溃散,这才松了口气。

        原来是方才身神给刘樵体验的那丝白炁神通已经用尽消散。

        刘樵心下明悟,比干只是上榜应星,但并未归真。

        窍中身神也需要修行,白炁神通尚未孕育大成,只是一个初步的雏形。

        “那缕白气,倒似是后世所说的文气…”刘樵隐约有些猜测道。

        想了许久,不得要领,但那白气,貌似能给人带来祥瑞气数,增长智慧。

        旋即又铺开天书,下一页上书:

        子姓,梅伯,字文谏

        时为殷商上大夫,性刚直,少游诸国,博览好学…

        与上回一般,不多时,神仙业位图添一位神圣。

        窍中又成一道身神,位于比干之下,也一般环绕白炁,二者似乎相辅相成。

        也是微阖双目,沉寂于窍中。

        刘樵又书写第三页:

        杜元铣,字文忠

        时为殷商太师,素禀忠良,沥血披肝…博览群书,上知天文,下晓地理闻达于诸侯,能判阴阳,断天机…

        ……

        第四页:商容,字文正

        进退有度,行为有礼,时为殷商司礼,掌祭祀,通上古诸事,有古贤者之风,闻达于诸侯…

        第五页:伯邑考

        美仪容,性谦和,位上而不亢,处下而不卑,性忠孝,淡泊君子,闻达于诸侯…

        ………

        这一记述,就是一日夜,加上描绘,赞谥、明褒暗贬。

        刘樵咬笔忘我,好似一个前古默默的观察者,又似乎是史官。

        记述于图录的尽是赞美,好像这些人都是尽善尽美的圣贤,只将心头一些看法,暗贬隐于字里行间。

        后人若浅薄,只能看见褒扬,若潜心研究学问,亦能明白其中的真实人物事迹。

        之所以如此,也是为了日后不得罪诸天神圣。

        ------题外话------

        想了想还是发小章吧,主要怕各位读者老爷订不起,万字大章,据说昨天有些读者老爷为了订阅,都弄破产了,着实不好意思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