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修真小说 - 霜刃裁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十八章 都跟我走

第五百十八章 都跟我走

        邹锦鳞不敢硬拼,轻点马背,弃马向后疾退!身后姜坻的大军已经离得极近,邹锦鳞并不想成为陆宝根搏命的对象,况且对方身中毒针,只要等姜宪回过神来,定能稳稳获胜。

        陆宝根哪里是想拼命,那记剑招只是虚晃,上前一步抢了邹锦鳞的坐骑后立即打马跑向山岗。

        再说姜宪,仍是有点低估了贺齐舟的绝顶剑法,“风起”式剑气的强度和覆盖范围要远超想象,虽然强行下降了数尺,但上半身仍在对方剑气的裹胁之中,只得挥袖化解,暂时无暇理会正在应对邹锦鳞偷袭的陆宝根,待双脚着地,正想着是追赶往西方岔路奔逃的贺齐舟还是返身对付陆宝根时,便听跑向白马的贺齐舟大叫道:“师父快走!”

        姜宪明白新帝最大的目标就是贺齐舟,一个闪念之后,便决定继续追赶贺齐舟,只是没追出两步,却听身后“呼呼”声起,又有两道劲风来袭,急忙停步化解,却见两名武察司吏员正飞身扑向自己,急忙将两人击飞。而此时陆宝根已经驾马飞奔自身边而过!

        姜宪急忙又向马上的陆宝根轰出一掌!

        陆宝根上马后,疾奔数步,随手抓起两个已经震晕的武察司吏员,掷向正准备追击贺齐舟的姜宪,然后飞马掠过,在马上又凌空硬接了姜宪一掌,总算止住了姜宪追击的步伐,贺齐舟也已上马,两人一前一后,飞速往西奔逃,陆宝根夺自邹锦鳞的马虽然稍逊雪龙马,但也是一等一的神骏,一时并未落下太多。

        姜坻转眼率人追至山岗,此时姜宪已经等来了自己的坐骑,而邹锦鳞则面不改色地站在山岗上,对姜坻道:“他们往西去了,元宝已中了我两枚钢针,实力有所下降,我们快追吧!”

        “自然要追,邹大人若是能在马上接他一剑,他们现在就无处可逃了!”姜宪讥讽了邹锦鳞一句,但领教了贺齐舟的剑法后,自己一人也不敢追得太近。

        “下官武艺低微,太傅见笑了。”邹锦鳞对此并不以为耻。

        重新跑上山岗的史岚叫道:“贺齐舟已得绝顶剑真传,不能让他跑了!”

        “三位大人,我们快追吧,的确不能让他变成第二个杨征!”姜坻让手下匀出两匹马来给邹锦鳞和史岚,四人率着大队人马朝着那两个渐渐远去的身影,继续往西追去。

        追出半里许,姜坻忽然想到什么,道:“刚刚看到贺齐舟身边还有两人,来人啊,分出一哨人马回南路去追!提防有人跑回江陵!”

        “是!”训练有素的御林军立即分出百骑,返回岔口,向杨山与林川奔逃的方向追去。

        ……

        “师父,您怎么了?”贺齐舟回头看了眼陆宝根,只见老道士胸前衣襟上有一大滩血迹!立即放慢脚步。

        “别停!我只是被姓邹的暗算了,又和姜宪拼了一掌,不打紧,毒针和毒血已经被我封住了,只要花点时间逼出来就行了。”陆宝根故作轻松地说道,为了控住毒针,和姜宪对掌时还是受了不轻的伤。

        贺齐舟自然看出了陆宝根的异样,道:“师父,您抄小路回终南山吧,我去引开他们!”

        陆宝根道:“你也随我去终南山,姜杉肯定会对灵虚、灵越他们下手,得通知他们快跑!”

        “师父,姜琮已经下密诏叫晋王讨伐姜杉,原本我是想去终南山的,请灵虚他们带着亲信弟子投奔晋王。”

        陆宝根笑道:“我也有此意,既然有圣意,那就更好了,我们上终南山整顿兵马,反了姜杉!”

        贺齐舟急道:“但我们不能把姜宪和御林军都招了去,姜杉的首要目标是我,只要我引开了姜宪,您就不用怕了,放心吧,我有雪龙马,他们追不上的,和你在一起,反而会拖累了我!”

        《仙木奇缘》

        “好像也是,灵虚还不知情,得尽快通知他们。那我们分头行事,我会想办法带领尽量多的全真弟子北上晋阳的,你也想办法过来汇合!”陆宝根此时也想明白了,自己有毒在身,如果不逼出毒针,只会牵累贺齐舟,贺齐舟所说确实是最佳的选择。

        ……

        姜坻见一时无法追近,再次下令:“四百人下马原地待命,其余人一人两骑加速追赶。”

        换过一次马后,果然追近了一些,经过一段贴山而建的山道后,前方两里处只能看到贺齐舟一人骑着白马向西北方狂奔。

        “殿下,我们怎么追?元宝肯定是从林间小道西去终南山了!”姜宪急道。

        “父皇未必会同意强攻终南山,别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先抓住贺齐舟再说!”姜坻心意已决,眼中只有不远处的贺齐舟,下达继续追击的命令后,又派人回皇陵报告陆宝根出手相助贺齐舟一事,请皇帝定夺该如何处置全真总坛。

        贺齐舟与陆宝根分道扬镳之后,一直留着马力,让身后的追兵能看到自己,又跑了三十余里,虽然替陆宝根解了围,但也错过了最佳的逃脱时机,那些追兵都变成了一人两骑,跑累了就换马,始终紧咬在一两里之后,从皇陵开始,雪龙马两口气跑了近百里,喘息声渐渐粗重起来!好在姜坻的马就算是两匹轮换,也不见得比雪龙马强,只是勉强能跟住贺齐舟的身影。

        见途中不断有马匹口吐白沫,无法再跑,姜坻只能再次改变追击策略,由自己带着邹锦鳞、史岚、以及一人三骑的一百名御林军紧咬贺齐舟;姜宪年迈,受不了马上颠簸,带一百骑缓缓跟进,伺机包抄。

        贺齐舟沿官道一路跑向西北,差不多又跑了两个多时辰,在马上已经将损耗的功力恢复了十之七八,但雪龙马的脚步却益发沉重,虽然百般不愿,但也准备随时弃马,然后找一处山林隐匿起来,却见前方一里开外,有不少白衣人正步行向前,也有人牵马而行,再跑近一点,不由得吓了一大跳,那些穿着孝服的人是与身后追兵一样的御林军!

        官道两边是收割过的麦田。一望无迹,无处隐身,田垄中很容易就马失前蹄,到那时自己肯定无法逃脱!贺齐舟回头看了眼身后离自己已经不足两里的追兵,只能继续咬牙沿着官道狂奔!

        ……

        贺齐舟与刘骏之定下的计划是,先由刘晏帮忙,将贺齐舟带出刘府,再将张致仁弹劾掉,既然已经同意张致仁回乡,那样皇帝就不会疑心张致仁还会提前逃走;然后利用出殡的机会,贺齐舟与杨山、林川想办法往南逃而张致仁、许暮雪、张沐风趁乱往西跑;两组人马的逃脱需闹出一点动静,吸引姜杉的追兵,为姜灿带密诏逃回晋阳创造条件。

        张致仁在得到张沐风的口信后便着手准备,命心腹准备好逃跑的马匹,又在离皇陵六十里的小镇上安排了六匹快马,在快被姜杉追上的时候,及时换马,一人两骑,再次拉开了与姜杉的距离。

        姜杉比之姜坻要果断一些,也是让大部分人下马,只留下三十人追击,将那一百匹战马都留给了追兵,然后一路上只要马一降速,就换马,差不多又追了两百余里,总算再次追近到三里左右,此时姜杉的身边已经只余十二人、二十匹马。

        张致仁三人的六匹马也早就弃了,现在的坐骑是在官驿骗来的,三人手上都持有京城兵部的令牌,驿官哪敢怠慢?但三匹驿马快跑近三十里,明显已经有些不支,更可怕的是,身后再次出现追兵的身影,那些军马比驿马可要快上不少,虽然马上又要到下一处驿站,但一下子换三匹马显然要耗费一些时间和口舌,到时追兵早就追上来了。

        “外公,我来挡他们,你和弟弟先走!”许暮叫道。

        “姜杉的目标是我,你们走,我从岔道上引开他们!”张致仁劝道,之前离得最近的时候,三人便已经发现是姜杉亲自带人追来的。

        “还是我来挡!家里人听你们的!”追兵越来越近,张沐风甚至想立即停下来。

        “别吵了,前面就是华山了,分头往山里跑,再想办法回甘州!”许暮雪知道他们都不会牺牲亲人来逃生的,还不如分头逃走,至少有人还有可能跑回甘州。

        “好!”张致仁立即同意,他知道姜杉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到时还能替两个外孙引走一些追兵。

        巍峨的华山矗立于官道南方,三人又奔出六七里,开始往西南方的大山进发,身后的追兵已经越来越近,甚至已经能够听到姜杉的吼叫:“章泽,不能放过一个!”

        “是!”锦衣卫千户章泽大声应道,十余骑追兵开始散开队形准备包抄过来。

        张致仁回头一看,除了尾随而来的姜杉,贴近山体的地方,又出现一队追兵,足有上百人之多,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人两骑离自己不过百步之遥,不由得大惊道:“你们两个现在就弃马往山里跑!”

        “不行!您先进山!”许暮雪叫道。

        “对,外公,您先进去!”张沐风也劝道。

        “听话!”张致仁吼了起来。

        三人正在争论之时,那百骑追兵的方向忽然传来了叫声:“都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