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其他小说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在线阅读 - 313.被打炸的自信心

313.被打炸的自信心

        闻言,欢都擎天先是一愣,旋即失笑着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惊讶与无奈,意有所指的感慨道:

        “说真的,你这个性格真不应该出生在人族中,反倒是跟我们妖族的性格,有着几分类似。”

        “也不知道一气道盟的那些牛鼻子若是此时此刻听见了你的这番解释,会不会被气的立刻把你打入人族叛徒的名单中。”

        “毕竟一气道盟那些牛鼻子的脾气...”

        “你应该很清楚吧?”

        欢都擎天显然是在拱火。

        虽说只是带着玩笑之意的拱火,但从两者目前的关系上来看,这番感慨确实存在着些许的实话。

        一气道盟目前是在垂死挣扎。

        不能说一气道盟是完全的烂透了,但确实有不少道人的心性已经低劣到了一个不忍直视的地步,甚至还亲手残害过一些无辜的妖怪。

        而正是因为这些败类的存在,才进一步导致了人妖两立的局势,甚至还把矛盾点激发到了一个临界点的状态。

        当然。

        妖族中也存在着这种败类。

        妖被人杀,妖的朋友自是要报仇。

        人被妖杀,人的朋友也是要报仇。

        而当无辜的妖怪与人类被杀的例子出现后,就会有更多原本无辜的人与妖被迫卷进了这场漩涡之中,并且在一次次的杀戮中变的不再无辜,而后成为将更多的无辜者拖下水的败类...

        包括现在的陆渊!

        世间没有绝对的无辜。

        世间也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这两点,陆渊都清楚。

        因此,作为人龙混血的存在,他才会陷入眼下束手束脚的状态中,并且始终无法掀桌子。

        这也让他彻彻底底的见识到了命运的强大。

        无孔不入!

        无处不在!

        除非是彻底的斩断命运,要不然就算是实力再强大,也始终会被各种各样的枷锁束缚住,纹丝不能动。

        只因为...

        实力越强的人,心中的某些执念就会愈发的深重,而一但违反了这些执念,会直接导致心理防线的崩溃,乃至于陷入无穷无尽的自我谴责中!

        就像是上一辈子的他一样。

        当原本遵守的规则被蛮横不讲理的规则碾压后,破碎的规则伴随着经历,就被塑造成了一种全新的规则,也是一种无比扭曲的规则。

        而当一位强者拥有了扭曲的规则后...

        毫无疑问!

        那是一场灾难!

        对所有弱者的灾难!

        因此,强者束缚好自己的内心,并且不断将自身的心境提高,其实并不是一种徒劳无功,而是为了抑制风险,所不得不添加的保险。

        而这样的一个一气道盟,不要说被欢都擎天这位妖皇蔑视,就连一气道盟内部的不少家族,也都开始厌恶起了如今乌烟瘴气的一气道盟。

        无他。

        只因肖家和黑曜监察使。

        一个背景足够强的搅屎棍,搭配上一个权利大到几乎不可思议的职位,决定了目前的一气道盟无法从内斗中腾出手来,更无法以一个统一的态度去面对任何问题!

        当然。

        肖家只是目前的病根。

        纵观一气道盟的全部历史,在所有重要的转折点上几乎都存在着一些病根,导致一气道盟好不容易等到的崛起机会被硬生生的错过。

        而这一次...

        “如若无差错的话,那些愚蠢的牛鼻子并不会奉你这位妖皇为一气道盟的盟主,反倒是会做出一些不智的选择。”

        将烟斗拿下,持握在手中,欢都擎天转过身来,看着陆渊不紧不慢且行云流水的泡茶动作,以及站在陆渊身旁如同一个小侍女的欢都落兰,眼角不由得一抽,没好气的问道:

        “难道你不信?”

        一气道盟的目光短浅,并不是什么隐藏的极好的秘密;虽说对于一些普普通通的妖王来讲,一气道盟中潜藏的混乱并不是他们能看出来的,但对于欢都擎天这位执掌南国多年的妖皇来讲,一气道盟目前所蕴含的问题简直是一清二楚。

        蠢货占据着高位,洋洋自得的考虑着自己的利益。

        聪明人则说不上话,亦或是能说的上话的选择了明保哲身。

        而从实力上来讲,无论是王权家那位有伤在身的老家主,还是神火山庄目前正在走下坡路的东方孤月,都没有展现出压倒性的实力夺回话语权。

        因此,在欢都擎天的预料中,一气道盟很有可能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

        即便陆渊确实是妖皇...

        即便陆渊是神火山庄的大师兄...

        他手里的那本可以修炼到妖皇境界的功法,绝对是保不住的!

        可惜...

        “信归信。”

        “此刻,不就是最好的回答吗?”

        坐立于云层上,陆渊不慌不忙的抿了口清茶,而后眯着眼睛,抬起手向下轻轻的指了指,满含深意的回答到。

        听闻这个回答,欢都擎天一愣,旋即就好似明白了什么,面色微微复杂之余,也是发自内心的赞叹道:

        “可真是个好主意。”

        确实是个好主意!

        只是一套杀鸡儆猴的把戏,没有添加任何多余的技巧,但落在他对面这只小狐狸的手中后,简直是被玩活了!

        当下方那几个一气道盟各个家族中的嫡系子弟皆被打废之后,就算是一气道盟内部的那些愚蠢的家伙还看不明白局势,但考虑到实力上的差距,也不得不在陆渊的面前退让。

        毕竟...

        连牧家的嫡系子弟都敢废,连张家的嫡系子弟都敢废,而且还是手下的一个侍女打废的;对于一气道盟内部的所有家族和势力来讲,都是一种史无前例的震慑。

        更何况...

        这特么还没打完呢!

        四个冲刺就废掉了两个一气道盟家族的嫡系子弟,而且还毫发无损,凭心而论,欢都擎天都觉得这场战斗打的太凄惨了些!

        而且,最为侮辱人的则是:

        出手的是一位侍女!

        说实话,此时此刻欢都擎天真的很想对老天爷表示不满,并顺带着提出自己一个小小的请求:这样的侍女哪里有卖的,给我来一沓!

        半步妖皇啊!

        这特么是一个大势力的顶梁柱啊!

        涂山那群狐妖的首领涂山红红,也就是这个修为了!

        但凡要是有这样一位侍女坐镇,哪怕是他练功走火入魔死掉,也不必担心欢都落兰的未来了!

        可惜...

        在这个小子死后,在这位侍女死后,一气道盟中的那些势力和家族怕是要拼死反扑一波,以报今日之仇。

        欢都擎天端起茶杯,看着杯中清澈的水面,不禁在心中暗叹道,旋即不动声色的将茶水一饮而尽,掩饰住了自己心中的惋惜与窃喜。

        凭心而论。

        没有任何人会愿意让别人压在自己的头顶上,即便对方的实力真的很强,也没有人会愿意。

        同理。

        强者也是一样。

        如非必要的话,欢都擎天也不愿意让陆渊压在自己的头顶上,即便陆渊的实力真的很强,但架不住...

        没人喜欢被管着!

        只不过...

        “你小子的底气究竟是什么?”

        欢都擎天很想这样问问,但考虑到底牌这种东西通常都是不能透露的,以及陆渊这只小狐狸奸诈的性格,他还是收敛起了这个想法,静静的观看着下方局势的走向。

        下方局势的走向很简单。

        王权霸业一直想用天地一剑。

        可惜在张正被迫退场的基础上,没有人能替他抗住来自于袁卯的压力,更没有人能给他拖出蓄力的时间。

        蓄力所需的时间并不多。

        三秒钟足够。

        但...

        在这场闪电战中,一秒钟的拖延都是对袁卯的羞辱,也是对袁卯半步妖皇级实力的否定。

        开什么玩笑!

        若是半步妖皇能被一群妖王给硬生生拖出三秒的时间,那么干脆也就别打着妖皇的名头了,自改为大妖王得了!

        因此,即便是很清楚天地一剑的威力无法重创自己,但袁卯依旧保持着一种极其谨慎的战斗方式,丝毫不给王权霸业释放天地一剑的机会。

        哇!!!

        半透明的面纱被鲜血染红,身着长裙的身影带着碎裂成两半的玉如意横空倒飞了出去,黑刃如影随形的跟上,而后在王权霸业极其难受的神色中突然回头,硬生生的磕在了那柄泛着金光的长剑上。

        锵!!!

        青木媛的呻吟还未响起,王权霸业手中的仿制品就以一种极其惨烈的状态于半空中炸裂开来。

        好在长剑的余力抵消了黑刃的冲击,避免了王权霸业受伤,要不然这突如其来且违反常理的一刀,绝对能在王权霸业的身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你这造的都是什么东西...”

        惊魂未定的从一旁抓过一把长剑,王权霸业下意识对着李去浊吐槽道,旋即就得到了来自于李去浊的反驳:

        “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手里的那把刀,也不知道究竟是用什么材料做的,论硬度绝对不逊色于老大你家的那把剑,材料肯定不凡。”

        “铸造工艺方面,我肯定是不行的。”

        “在神火山庄的纯质阳炎面前论铸造,别说是我不行,就算是任何的工匠来了,也都不行。”

        “材料材料比不上,铸造工艺铸造工艺比不上,持有者的实力不同,外加上她那种古怪的功法...”

        “能撑到现在,只碎了两把剑,已经是非常优秀了好吧!”

        李去浊的委屈无人能理解。

        除了袁卯本人。

        这柄黑刃的强度,要远超一般的皇级兵器,这不仅仅是因为袁卯的蕴养,还因为这柄黑刃里面,掺加了一部分的龙血!

        而即便是不掺加龙血,以袁卯半步妖皇的修为也足以凭借着这柄黑刃将那些复制品打烂,更何况还掺加了龙血,四次突击打烂一柄,如今又打烂一柄,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只不过...

        面具的再度减员,已经是一种必然的情况了!

        牧神气重伤,张正重伤,青木媛法宝直接被毁,王权醉被杀意反伤,如今面具团的战力连巅峰时期的一半都无法保持,更何况邓七岳还被这些伤员牵制住了,根本无法参与这场战斗!

        “也不知道你们究竟在想什么...”

        面无表情的一甩长刀,袁卯站立于空中淡淡的讥讽道:

        “明知道这是战斗,还穿了一身不适合战斗的长裙,除了能困住自身的行动外,无法对战斗提供任何的便利。”

        闻言,不远处的青木媛嗫嚅着,然后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中,任由自己脸上血红色的面纱随风飞舞。

        袁卯批评的没错。

        青木媛自己也很清楚。

        只是对于她来讲,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凶悍的战斗,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合常理甚至是卑鄙无耻的打法。

        在面对攻击时,竟然强行控制着她挡在了身后,成为人肉盾牌,这种战术属实超乎了青木媛的想象。

        实际上,不仅仅是青木媛明白袁卯的批评很正确,就连王权霸业以及其他人,也不得不承认袁卯这些批评的正确性。

        但承认了有什么用?

        是承认了就能让牧神气炸裂开来的手臂恢复如初?

        还是承认了就能让张正断掉的手臂重新续接上?

        和这两个前途已断的面具成员相比,青木媛和王权醉受到的伤,完全可以被忽略不记。

        因此...

        “即便是错,我们也没有回头的路可以走了!”

        平静的抬起手中的长剑,趁着这短暂的交流时间,王权霸业恢复好了心态,带着满腔的怒火一字一顿的吩咐道:

        “给我争取三秒钟。”

        “不惜一切代价!”

        “只要三秒钟就可以!”

        “没问题!”李去浊原本欢快高昂的声调也变得平稳了下来,带着可以听出来的沉重与坚决,将各式各样的法宝放了出来,与李自在联手,摆出了殊死一搏的姿态。

        而杨一叹则作为第二道防线,配合着姬无忌试图进行查缺补漏,尽最大力量阻止那柄黑刃的袭来。

        只不过...

        “三秒钟么?”

        “也可以。”

        袁卯缓缓举起手中的长刀,有史以来第一次双手持握着刀柄,举刀过头顶,一字一顿的说道:

        “就让我来彻底的粉碎你的自信!”

        “无妨...”

        笑脸面具下,沉闷的低语声传出,王权霸业丝毫不在乎袁卯的举止,更没有想着去复刻袁卯先前对他的阻拦,伴随着耀眼金光的出现,王权霸业的自信心也在同一时间达到了顶峰。

        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住天地一剑!

        而他手中的长剑虽是仿制品,但凭借着他的修为,挥出一记具有全盛时期天地一剑十之七八的威力,还是有把握做到的。

        而这样的一剑...

        就算是一气道盟各个家族的家主,也没有把握在不受伤的情况下接住!

        而只要通过这一击让袁卯受伤...

        他们还有的打!

        更何况...

        就算是打不了,王权霸业也在心中决定了要给袁卯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伤势。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面具从来就没有过抛下队友的例子!

        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

        顶多...

        一起战死在这里!

        可惜...

        “这个愚蠢的人类是没有胜算的...”

        一旁的欢都落兰蹲在地上,俯视着下方的局势,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在欢都擎天惊讶的目光中说出了这个结论。

        “怎么讲?”

        陆渊眯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

        欢都落兰拄着下巴,先是指了指王权霸业,而后又指了指袁卯,认真而又郑重的回答道:

        “他连那道门都没推开。”

        “声势再大,只不过是空壳罢了!”

        “就这样的货色,让我上,我也有一定的把握打赢!”

        “而袁姐姐则是在这次的攻击中掺加了天地之力,以及独属于自身的感悟,虽然声势较小,但却是把威力都集中在了一起。”

        “这就好比一张纸和一片铁相撞,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薄薄的纸都无法改变被铁片穿破的命运。”

        “除非...”

        “这个人能把纸进行折叠。”

        “但在修为只是妖王的情况下,我觉得他应该没有这个能力!”

        欢都落兰的分析得到了欢都擎天赞赏的目光,别的不说,最起码欢都落兰这份眼光看样子是被磨炼出来了。

        算算时间...

        不到一个半月。

        凭心而论,欢都擎天觉得陆渊的教学水准相当不错,能硬生生的把他这个实力没到妖王境界的女儿带起来,甚至还能让他这个女儿将一场妖皇与妖王之间的战斗分析的头头是道,由此可见,陆渊真没有抱着什么小心思糊弄他的女儿。

        当然。

        对于欢都落兰的自夸,欢都擎天自然是选择了无视。

        这样的货色,他这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女儿上去能打赢?

        别人信不信欢都擎天不清楚。

        反正他是不信的。

        王权霸业什么水准,欢都擎天这位老牌的妖皇再清楚不过,可以这样说:王权霸业的实力在妖王中无敌,但面对一些实力强大的大妖王还是尚弱了些,顶多相当于初入大妖王境界的妖怪的战力。

        而他的宝贝女儿欢都落兰...

        目前只是小妖。

        连妖王的境界都没达到。

        这若是真能打赢了,难度和妖王挑战妖皇并且胜利,其实也差不了多少,无限趋于同级别的难度。

        而妖王是不可能打败妖皇的。

        普通妖王不行。

        顶尖妖王也不行。

        顶尖大妖王依旧不行。

        同理。

        依欢都落兰目前的实力,肯定打不过下面的这个人类,但若是他出手在暗中帮衬一下,还是有一定可能性成功的。

        但对于这种掉架子的事,欢都擎天是绝对不会出手的,因此,轻描淡写的忽略掉这件事,其实是最好的选择。

        只不过,陆渊可没有忽略掉欢都落兰跃跃欲试的想法,平静的瞥了一眼下方蓄势待发的景象,平静的放下了杯子,笑着开口提议道:

        “不如等你袁姐姐这招过后,我帮你找个合适的机会,让你也下去和他们单挑一下练练手?”

        “好耶!”

        欢都落兰发出了欢呼声。

        听着这番简短的对话,看着这种不靠谱的事情被瞬间定下,欢都擎天手中的茶杯一抖,带着几分尴尬和担忧,意有所指的开口说道:

        “好什么好!”

        “女孩子家家的,要矜持!”

        “才不要!”

        欢都落兰气势汹汹的给了欢都擎天一个大大的白眼,旋即在欢都擎天心碎的目光中跑到了陆渊的身后,伸出小手讨好般的给陆渊捏着肩,暗戳戳的暗示道:

        “老师你不要听他的,我的实力究竟如何您还不清楚么,给学生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嘛!行不行?”

        “没问题。”

        欢都擎天刚刚涌到嘴边的话,被陆渊这句干脆利落的答复硬生生的噎了回去,欢都擎天只能无奈的扶着额头,一方面在心里谴责这对儿师徒的不靠谱,一方面寄望于下方的袁卯可以出手狠点,最好把那个王权家的小子打成重伤。

        欢都擎天的祝福还是有效的。

        随着金光的颜色浓郁到了极致,王权霸业没有继续等下去,而是干脆利落的甩出了这道攻击。

        说实话。

        这是他截至目前为止,所使用过天地一剑中状态最好的一次;虽说法力并不在巅峰的状态,但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此时此刻那一往无前的剑心正不断发出一阵阵高亢鸣亮的欢呼声。

        宁折不弯,向死而生。

        这是他的剑道!

        也是他的剑心!

        可惜...

        宁折不弯的下场,只有可能是被更强大的压力压的粉碎;向死而生的下场,也通通是向死而死!

        目视着这道通天彻地的剑光袭来,袁卯的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同时也是毫不留情的将手中平平无奇的长刀笔直的劈下,正面与这道剑光发生了碰撞。

        离奇的一幕出现了!

        明明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黑色长刀。

        没有被附加上任何的刀气,也没有任何的外在体现。

        但偏偏就是在落下的那一瞬间,仿佛是天地都在为这一刀让路一般,金色的剑光在王权霸业不敢置信的目光中被一分为二,而且还是相当完整的一分为二,被分开的剑光丝毫没有破碎,依旧保持着原有的轨迹,将不远处的两座山峰劈开了一半!

        按理说,这本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虽然是被一分为二,但杀伤力并没有明显的减弱,遇到难缠的敌人时,作为杀手锏其实也不错。

        问题是...

        这不是主动的一分为二!

        而是被动的一分为二!

        甚至还不仅仅是这道剑光,挡在这柄黑刃前方的所有东西,全部以一种看不懂的方式被一分为二!

        阻力?

        抱歉。

        这种东西不存在。

        只是让路而已,何来阻力!

        一件件的法宝被强行冲开,风雷双翼也变成了风雷单翼,气脉运行更是被以一种圆润的方式横切开来,从本质上给这柄黑刃让开了路。

        黑刃的运动速度不快。

        当然,也不慢。

        只不过除了袁卯和三位旁观者以外的所有人,在面对这柄黑刃的时候,都被凝固了身形,只能目眦欲裂的望着袁卯持握着这柄黑刃穿过了所有的防御和攻击,对准了王权霸业的头颅...

        一个灵巧的反转,用刀背毫不留情的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