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封神:只想跑路的我,被人皇偷听了在线阅读 - 第488章 大哥,妲己归你,善财邓婵玉归我

第488章 大哥,妲己归你,善财邓婵玉归我

        第488章    大哥,妲己归你,善财邓婵玉归我

        在帝辛眼里,殷泽这位大商的太子爷是不可能换人的。

        那群没见识的大臣懂个屁呀。

        就殷郊、殷洪今天干的这些事儿能跟殷泽比吗?

        都是自己的儿子,但这真的不是帝辛偏爱殷泽。

        这些没见识的大臣也不想想,殷郊、殷洪凭什么能杀了广成子与赤精子?

        还不是因为殷泽在西岐城外把人先给打残了,他俩跟后面捡了个漏。

        再说四不像跟打神鞭。

        嗯,四不像是挺好。

        但你们可听说过坐骑掠夺者的传说?

        打神鞭,这玩意儿跟封神榜比,它够资格吗?

        还有姜桓楚退兵投降,是,这里边的确有殷郊跟殷洪的功劳。

        可这跟殷泽在西岐立下的惊世战功相比,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大商可以没有殷郊跟殷洪,甚至也可以没有他帝辛,但绝对不能没有殷泽!

        当然,帝辛也明白这群大臣为什么隔三差五的就要跳出来找一找殷泽的麻烦。

        不过就是因为殷泽动了他们手里的蛋糕罢了。

        试问哪个君主不想削弱权贵手里的权柄?

        帝辛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觉得殷泽这事做的没毛病,不但没毛病,他还非常支持。

        但还是那句话,眼下是特殊时期,这群大臣就算是跳的再欢,他也不好将其怎么样。

        “换太子之事以后不得再提,散朝,郊儿、洪儿随孤去寿仙宫。”

        没好气的瞪了那些大臣一眼后,帝辛挥袖离去,直到天色渐暗时,殷郊殷洪才从皇宫里走了出来。

        三父子多年未见,这一聊就有点刹不住车,要不是帝辛还惦记着晚上要和妲己做游戏,这父慈子孝的闲聊,估计还能往后延上一个多时辰。

        哥俩离开皇城,走了没几步,便看见一奢华恢弘至极的宫殿。

        大商太子府!

        说是府,可论规格,说是宫殿都不为过,朝歌城的百姓,都爱叫太子府为小皇城。

        哥俩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恨意与嫉妒,这里曾经也是他俩的家!

        殷泽这太子府占地极广,曾经的太子府与二王子府,便是这里的前花园与后花园。

        “走吧,别让人发现,早晚有一天,这里包括寿仙宫都是咱们的。”

        殷郊压下心中的恨意,闷声说道。

        殷洪点点头,忽然脸上露出了一抹奸笑,“大哥你可别吓唬我,寿仙宫我可不敢跟你抢,不过,我听说殷泽身边的两个女人极美,比父王身边的那个妲己都美,到时候等咱们的事办成了,大哥你把这太子府,还有那两个娘们儿给我就行,嘿嘿嘿。”

        “你小子。”

        殷郊对着他肩膀就是一拳,脸上同样出现了不怀好意的奸笑,“好,太子府跟那两个娘们都给你,但妲己是我的,嘿嘿嘿嘿……”

        哥俩压下心里的激动,一路七绕八绕的来到了一栋府宅。

        这里是帝辛今天赐给他们的宅子,由于曾经的大王子府与二王子府已经被殷泽改成了前花园与后花园,所以需要重建。

        不过眼下这兵荒马乱的,这时候动工会引起百姓不满,所以帝辛就让他俩暂时在这儿住着。

        眼前这宅子虽然也挺奢华,但跟殷泽的太子府一比就寒酸的不行,哥俩刚有的那点好,心情顿时就没了。

        回到房间,关好门,殷洪刚想说话,殷郊就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隔墙有耳!”

        殷郊对口型无声说道,旋即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古朴的铜镜,对着自己跟殷洪晃了晃。

        顿时房间里就出现了两个跟他们一模一样的假人,而两人的本体却直接隐去了身形。

        “哼,咱们这个父王,看来还是没有完全信任咱们,以后在这里说话务必要小心,走,跟我去刘大人家,有事要吩咐他去做。”

        “嗯。”

        哥俩顺着窗户爬走,站着手里的铜镜法宝隐了身后,两人交流倒是不用再顾及什么。

        殷洪便别把刚才那个没问出来的疑惑说了出来,“大哥,刚才在金銮殿上那些大臣去见你做太子时,你为何要阻止?

        就现在这形势,父王是绝对不敢对那些大臣动手的,当时要是再加把劲儿,我感觉这事儿就能成。”

        “天真。”

        殷郊白了他一眼,又恨恨的朝着寿仙宫的方向看去,“想跟殷泽争夺太子,哪有这么简单,咱们这位父王实在是太偏心了,不过也不用急,再等两三天就好了,等那三圣佛快要打到朝歌的时候,谁当太子可就由不得他了。”

        时间匆匆,眨眼间三天过去。

        这三天,有人过得很滋润,也有人每天都在水深火热。

        殷泽带着胡氏姐妹在北疆雪国玩的不亦乐乎,帝辛在金銮殿上,让三圣佛给愁的掉了不少头发。

        这三天,三圣佛强行渡化大商百姓与城池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且进攻的路线是笔直朝着朝歌来的。

        按照这个速度,最多再有五天,三圣佛便能来到朝歌城。

        朝歌城自然是不可能沦陷的,有他人王帝辛坐镇,辅佐以大商气运金柱与一身的人族气运,别说是三圣佛了,就算是西方教的圣人亲至,也别想在他面前强行渡走任何一个朝歌城女的百姓子民。

        但那又如何,就算是三圣佛搞不定朝歌,可朝歌身为一国之都,被人围堵上也是一件让大商颜面扫地的丑闻。

        而且他能护住朝歌,却护不住其他城池……

        这三天帝辛心理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脸颊肉眼可见的消瘦了几分。

        这天,整整有五座城池,被三圣佛强行渡化。

        满朝文武与帝辛皆脸色阴沉的吓人。

        这些天,他们算是琢磨过味来了。

        以三圣佛的能力,如果他们愿意,只需要短短两天功夫,就能从游魂关一路强渡到朝歌。

        可他们偏不那么做,就是一路上慢悠悠的来,这是对他们赤果果的挑衅,更是明目张胆的蔑视!

        然而更可悲的是,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大王,实在不行,咱们就和谈吧。”

        一大臣缓缓出列,满脸的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眼下,能对付的了那三圣佛的殷泽失踪,可总不能就眼睁睁的看着三圣佛打到朝歌来吧?

        要是朝歌真的被围上,那大商的脸面,可就全都没了。

        听到屈辱的和谈,帝辛勃然大怒,拍案而起,但三息过后,自己又无力的坐下。

        “那就,和……”

        “大王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