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娇色难挡在线阅读 - 第149章 威远将军来访

第149章 威远将军来访

        第149章威远将军来访

        金玉馆内,

        隔着纱帐,程昱正在给薛玉儿诊脉。

        透过纱帐,看着那人的朦朦胧胧的侧脸,蓦地,就是一阵闷咳,薛玉儿的嗓子都快要被咳哑了,脸也憋得通红。

        只有薛玉儿知道,自己的心跳刚刚漏了一瞬。

        “在下给小姐开一副药,每日三碗水煎成一碗水,分两次服下即可。”程昱松开探脉的手,淡淡道。

        “好。”薛玉儿乖乖的点点头。

        此时的薛玉儿,觉得自己有些奇怪,明明之前很讨厌这个人……

        “那就好。”程昱收起了药箱,起身,“那在下就告退了。”

        看着站起的身影,薛玉儿也不知怎得,突然开口喊住了他。

        程昱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她,像是在等她开口。

        薛玉儿抿了抿发白的唇,“小女有个不情之请,那药能否,能否……”

        薛玉儿咬咬牙,终是说了出来,“能否由您亲手煎好送来……”

        “或者您亲自来这里煎药,这小女吃的才放心……”

        程昱闻言怔愣了一瞬,马上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就在薛玉儿以为会被拒绝时,对方却淡淡的嗯了一声,瞬间,薛玉儿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就在这时,春画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她在看到程昱时,立马瞪大了眼睛,然后敌视的看向他,“你是何人!为什么在这里!”

        “春画,不得无礼!”薛玉儿开口,垂着脸道:“这是济世堂的程大夫,他是……专程来为我看病的……”

        闻言,春画立马欣喜的看向程昱。

        “那我家小姐,她身子大概什么时候能好?”春画接着问道。

        程昱道:“按时服药,她就可以很快好了。”

        “真的吗?”春画喜出望外。

        程昱点点头,低头从药箱里拿出一包药来,问春画,“可有熬药的药罐?”

        春画呆了呆,薛玉儿却是开口道:“旁边拐角的小厨房里有,春画,你去取来给程大夫。”

        等程昱搬着板凳坐在院里熬药时,春画才傻傻的看向自家小姐,这事不该她做么?

        而在院门口跪着的春桃,看见程昱在做什么后,瞬间脸变得惨白。

        薛玉儿没有让丫鬟来,反而是让这个郎中亲手熬药,这说明,她肯定知道药有问题的!

        春桃身子摇摇晃晃,明明头顶的日头很毒,却让她遍体生寒。

        完了……

        没有任何的侥幸了。

        薛玉儿躺在床上,就这么静静的看向门口,目光深远,心思让人猜不透。

        “东西可送去了?”薛玉儿突然开口,“那人怎么说?”

        春画点了点头,“送去了,是,是将军大人亲手接过去的,他说明白小姐的意思,会尽快安排。”

        薛玉儿抿了抿唇,眸底划过一丝抗拒。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阵阵脚步声。

        “玉儿!玉儿!我的好女儿,我回去后还是担心你,不行,我不能任你自己作践你自己的身子。”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薛玉儿的继母赵雨晴。

        她身后还带来了个背着药箱子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大夫。

        那人在注意到院内有人在煎药时,还面露不屑,心想,这人一定是医术不行,上不得台面,才会连煎药这种事都亲手来。

        “大夫人。”春画走了出来,将人拦在房门口,“大夫人,我们小姐不愿意见人。”

        听到这话,赵雨晴脸黑了,她激动的一把推开春画,“滚开,这么不懂事!我可是带了神医来的!是为了玉儿的身子好!”

        薛玉儿强打起精神,高声道:“我已经请了大夫来看了!不需要你的假好心!”

        此时,薛玉儿是懒得装了,所以说的话尤为刺耳。

        “玉儿!你可别瞎胡闹,那威远将军可是在前院等着见你呢,你快起来让大夫好好瞧瞧,这位可是京城名医!你不能不看!我这当母亲的是真的担心你啊!”

        赵雨晴把话也说的明白,她是看出来这丫头不信自己了。

        但是,她也故意在刺激薛玉儿,虽不知这丫头最讨厌听到威远将军四个字了?

        反正,大夫她带来了,话也都说了,身为继母她做的已经够好了!

        那威远将军见不到人,可就和她无关了。

        “你让他等着,我吃了药就去见他。”

        “什么?”赵雨晴不敢置信,这丫头怎么突然转了性了?居然同意去见威远将军?

        赵雨晴傻眼了。

        “您快去和那人说吧。”薛玉儿声音冷冷的。

        赵雨晴脸上带了几分迟疑,她带着人走过时,程昱正在给低着头煎药。

        那个他带来的神医猛地顿住脚,“您,您是济世堂的程大夫?”

        “什么?”赵雨晴楞了下。

        没料到自己好不容易让人请来的神医,居然会认识给薛玉儿煎药的人。

        而且,济世堂?

        那不是和薛万千走的很近的药堂么?

        “他就是和薛香儿定亲的程昱?”

        早就听说薛万千给自己的闺女找了一门好亲事。

        她原本以为能管理的好济世堂那么大药堂的人,肯定是个年纪大的。

        但赵雨晴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么年轻。

        看样子,最多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

        薛香儿的未婚夫亲自给薛玉儿看病,亲手煎药……

        赵雨晴深深看了眼程昱,心里满是怀疑,这人对薛玉儿如此重视,该不会这二人......

        在赵雨晴心里,薛玉儿一直就不是个稳重自爱的人,但是,她没想到这次竟然做出这么不知轻重的事情!

        这个可是薛香儿的未婚夫!

        真是太让她失望了。

        赵雨晴眯了眯眼睛,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弧度。

        那威远将军可是还在等着呢。

        既然这样,不如……

        湖边。

        见陆呦呦一直不理自己,薛香儿握了握拳头,眼底闪过一道狠毒。

        “鹿鸣妹妹,刚刚和你在一起的可是济世堂的程昱。”

        见陆呦呦没什么反应,薛香儿重复了遍。

        陆呦呦不知道这人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她点了点头,依旧不愿意搭理人的样子。

        薛香儿嘴角扯起一丝得意的笑,拿着帕子半挡住唇,装作一副失落的样子,“真的是他啊……”

        “你们,认识?”不怪陆呦呦开口,而是突然就是很好奇程昱和薛香儿的关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