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修真小说 - 玉京山上的树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朝政有弊

第一百六十六章 朝政有弊

        话说在东海之滨,有一座天庭辖下的县城。

        县城原名“东塘县”,但近些年却又被上级莫名其妙地改名为“陈塘关”。

        民众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改名,但既然天庭想改,那就只能改……

        而随着“陈塘关”的改名,县中天官也换了一号人,新县官是个喜欢穿白衣的美男子,据说修为也不低,起码是个玄仙。

        玄仙修为虽然比上不足,但是比下有余,在这后天时代中,纭纭众生连成仙都难,因而玄仙已经是大部分修士的顶点了。

        而这个玄仙县官自从到任起就不怎么管事儿,整天只在东海边巡视,偶尔去一次龙宫,参加东海龙王敖广举办的宴会……

        “上仙,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龙王敖广坐在龙宫上首,颇为无奈地望着不远处的白衣县官:

        “您这一身大罗圆满之意,装什么小县城的玄仙天官……”

        倒不是敖广谦虚,他自己也是大罗金仙,再加上东海龙王的高贵身份,原本并不应该对其他大罗如此谦卑。

        但无奈眼前这人表面上虽是玄仙,可实际上气机却圆融如意,三宝金性不朽,更有一道迥异于普通仙人的仙光在身……明显的,这是一尊大罗极致,甚至明悟己道的大神通者的化身!

        这种大神通者,绝对不是敖广这个混吃等死的普通大罗可以比的,其八成是哪位道祖记名弟子分了一道化身,专门来捉弄他了……

        “无需紧张。”

        白衣天官和善地一笑:

        “吾此来并无恶意,只是想请龙王配合我演好一场戏,用来解闷罢了。”

        “演戏?”

        龙王茫然,而后便是一脸的不信:

        大神通者,还要亲自下场当演员?谁这么无聊,简直闲得蛋疼……

        但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敖广也不能不给面子,只好勉强答应配合他演戏……

        同时,天庭现任天帝帝俊也见到了一个白衣仙人。

        “白泽!你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帝俊坐在凌霄宝殿里,眉头皱成了“川”字。

        虽然白泽的化身水平很不错,但帝俊这种准圣级人物一眼就能看穿虚实,认出这是白泽的化身!

        “先前你让我把你的几百道化身派往洪荒更地充任县官,我勉强答应了,怎么你现在又要让我演什么大闹天宫……”

        闹个屁啊!

        帝俊气得简直想砸烂白泽的羊头:

        这种有损天帝威严的事情要是真的发生了,你就等着巫族那十一个家伙趁机发难,在朝议上各种当阴阳人吧……

        “无妨。”

        白泽轻笑:

        “只是演戏而已,天帝自可提前与其他天官通气,到时候整个天庭都知道是在演戏,不仅不会生乱,反而有益于巫妖关系缓和。”

        这种话,帝俊根本不信,但心念一转,随即质问道:

        “你凭什么让天庭上下都陪你演戏?你可别忘了,当初你叛出天庭,太一欲杀你而后快,三族旧党也欲拿你的脑袋邀功,若非因为杨眉道友的面子……”

        白泽淡然:

        “这场戏,就是杨眉老师策划的!”

        “啊?!”

        帝俊懵了:

        “他……他为什么要搞这个?”

        “闲得发慌呗……”

        白泽也难得地吐槽了杨眉一句,当初杨眉让他回洪荒时,他还以为有什么关于大道的重要事情,结果杨眉竟然只是因为在演戏时缺个制片人……

        “不仅是杨眉老师,还有鸿钧老师也参与其中,杨眉老师的分魂是演员,鸿钧老师是导演,他俩一起弄着玩儿的……”

        面对鸿钧与杨眉两人的压力,帝俊终究还是屈服了。

        于是乎,在一次天庭朝议之中,帝俊向全体天官告知了有关参与演戏的的事情,消息一出,举朝哗然!

        但既然两位道祖有雅兴,大家也就乐得配合……

        这消息很快就从天庭流传了出去,并迅速传遍了巫妖民间:

        “听说了吗,有不少郡县都被封闭了!据说是要演什么戏……”

        “知道,要演就演呗,关我们啥事?”

        “难道你不觉得可笑吗?天帝竟然能允许这种事情,这可是朝政啊……”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年轻人,少管天庭的事吧!”

        一名积年大妖笑呵呵地教育了一个年轻人:

        “你们年轻人啊,还是太年轻!我当年也曾忧心天庭大事,一度参与了天帝征讨叛逆的战事。”

        “可是我最后才发现,一腔热血改变不了纷乱的天庭,巫妖两族帝皇之争中,我们只不过是牺牲品罢了……知道的越少越好吧,你还可以过得开心一点儿。”

        老妖笑着离开了,只剩下年轻人在原处捏紧了拳头,不忿道:

        “假如人人都不关心政事,任由天帝与天官们胡作非为,以举国之政,而为闹剧服务,这天庭……恐迟早会有不忍言之事啊!”

        可是,年轻人的愤愤之情却没有打动任何人,大家早已习惯了政由天帝而出,治理朝政是巫妖高层之事,关民众什么事?

        民众们的修为又不够高,哪有资格去教准圣天帝们做事?

        不是没有人对天庭不满,而是他们人微言轻,根本就见不到天帝,于法于理,都无法干涉朝政。

        万一天帝嫌弃自己逼逼赖赖惹八烦,随便找个由头关进天牢,与造反的叛贼们畅聊人生,或者干脆押到斩仙台走一遭!

        所以,乖乖恭受天恩就是了,反正无论是谁执政,都会撒下大把福利,自己又何必冒着风险去劝导帝皇……

        “上层之政,与我民众何干?”

        年轻人咬了咬牙,冒出了一个天大的想法:

        “天庭之政有弊!”

        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天官们少不得要批他一个“妄议朝政”,天帝代天牧民,举止皆是圣贤之姿,朝政有圣贤治理,怎么会有弊政!

        现在就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之言,未来敢干什么,我都不敢想了,必须要重拳出击!

        然而,年轻人也不是傻子,这话自己心里想想也就罢了,拿出去乱说,那绝对是嫌命长了……

        “弊政!”

        年轻人叹了口气,心头忽生奇想:

        “既然天庭帝皇之政有弊,那有没有一种全新的政体,可以不让帝皇专断,民众也有机会位在高层,并彻底抹除巫妖之争呢……”

        这个念头一起,就再也止不住了……

        当天,年轻人就带着自己的妖族妻子与女儿,悄悄离开了城池。

        出城之后,夫妻俩立刻带着女儿向一个方向急行!

        “娘,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可爱的女儿好奇地问着母亲。

        “去找你的祖母。”

        母亲慈爱地拍了拍她。

        女儿更好奇了:

        “娘,我真的有两个祖母吗?”

        “当然有,你这一族血脉不凡,是由两位圣母所造的天生贵胄……”

        妻子憧憬地向女儿诉说着丈夫血脉的来源与尊贵,然后又柔和地望向丈夫:

        “你还是决定要回到那里吗?”

        “我生为人族,怎能不回去!”

        年轻人笑了笑:

        “既然天庭之政有弊,那我就回去创造一个比天庭更好的朝政……娘亲她一开始造出我们,为的不就是这个吗?”

        这一天,一名血脉不凡的神秘妖族带着妻子与女儿,辞别居住了几千年的城池,向生养他的族地回归了。

        那里有着两位慈爱的圣母,与充满了欢乐的记忆……

        ……

        (今天有些吃魔芋吃到有些食物中毒,刚去医院洗了胃……更新稍晚,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