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修真小说 - 穿梭诸天之祖星升维计划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谈笑间换皇帝

第六十三章 谈笑间换皇帝

        “曹先生,难道你看不出这俩什么情况?这么干有意思吗?”

        李飞来回指了指徐凤年和姜泥,望着曹长青道。

        曹长卿诧异的看向李飞,似是没想到对方对自己的态度会这么好。

        对方明明拥有一剑斩杀自己的能力,却在跟自己讲道理,莫非就因为公主那一声“棋诏叔叔”?

        若当真如此,那他便是真正的把公主当成妹子,    真心疼爱她,护着她。

        是以曹长卿对李飞的态度,同样非常好,他温声道:“正因为在下看得出来,才更要带公主走。”

        说完这句话,他望向姜泥正色道:“公主殿下,    如果您留在他身边,只能是一个侍女,这样的身份他会娶你吗?”

        姜泥涨红着脸道:“谁说要嫁他啦!”

        “咳咳……那个……”徐凤年挠挠脸颊,    略有些尴尬的道:“咱能不能别站在这说,找间屋子慢慢聊?”

        曹长卿点点头,道:“也好。”

        徐凤年对众人吩咐道:“青鸟,你去外面找宁峨眉,让他们守住报国寺,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舒羞吕钱塘,你们去把那些士子赶出报国寺,不愿走的便永远不用走了。”

        “是。”

        三人各自往外行去,陈锡亮走到徐凤年面前,淡淡道:“我死之后,还请世子好好照顾小叮咚和她爷爷。”

        徐凤年莫名其妙的反问道:“你为何会死?”

        陈锡亮平静的道:“曹长卿现身,西楚公主藏在北凉王府,这天大的事情都被我听到,我若不死,天理难容。”

        徐凤年失笑摇头,    道:“其实你还有一个选择,投入北凉麾下,你便不用死。”

        陈锡亮定定的看了徐凤年片刻,    最终抱拳一揖,道:“陈锡亮,见过主公。”

        徐凤年拍拍他的膀子,对他展颜一笑,随后转身望向曹长卿,伸手往旁边大殿一引,道:“曹先生请。”

        ……

        “西楚虽已灭国,但楚人犹在,楚国义士潜藏蜀地,苦等公主久矣,他们在等公主带他们回家。”

        “徐凤年是下一任北凉王,离阳皇室应该会送一个公主给他,北凉虽强,但终究臣属离阳。”

        曹长卿这两段话,听上去似乎毫无关联,是以徐凤年疑惑的问道:“姜泥跟不跟你走,跟北凉和离阳的关系有什么关联?”

        曹长卿没看徐凤年,    只是给姜泥解释道:“公主若随我入蜀,便是民心所向,    待聚拢旧部,便可重归西楚。”

        “离阳多了一个外敌,北凉的地位便会更加稳固,而公主成了楚国女王,才能和徐凤年身份相当。”

        姜泥扭着头淡淡道:“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呵呵……”李飞轻笑一声,调侃道:“妹子,这种死鸭子嘴硬的话,咱就别说了。”

        “我也算是听明白了,曹先生的所做所为,除了想给残存楚人一个希望外,最主要还是想让姜泥跟小年门当户对。”

        “可惜你搞错了一点,只要小年想娶,姜泥愿嫁,便是门不当户不对,谁又敢反对?”

        “养寇自重这种事,咱北凉向来不屑去做,况且西楚也算不上什么大寇。”

        “东海之行结束后,咱就会去北莽杀他个天翻地覆,把北莽杀到气运消散,再不成威胁,若要养寇自重,北莽不比西楚强?”

        “另外,北凉三十五万铁骑,是为替百姓守住天下太平而存在,从未想过叛乱谋逆,让天下再陷入战乱。”

        “否则我早将离阳的气运,尽数转移去北凉,哪还用费那么多事?”

        李飞这番话,让在场之人除黄龙士外,个个震骇莫名。

        曹长卿惊疑不定的望着李飞,问道:“你当真有本事,将离阳气运尽数转移到北凉?”

        李飞微笑道:“曹先生或许不太了解我,任何事我若只能做到八成,便绝不会说出来,既然说出来,那就一定能做到十成十。”

        “但是转移离阳气运没有任何意义,气运没了,可离阳皇室还在,离阳大军还在。”

        “真要开战,因为气运在北凉,离阳一定会败,北凉必胜。”

        “但在这过程中,又要摧毁多少城池?涂炭多少生灵?让多少百姓陷入战火?”

        徐凤年和徐脂虎姐弟,皆是情不自禁的连连点头。

        正是这个原因,当年他们的娘亲,才选择隐瞒京城白衣案,不让徐骁起兵报仇。

        曹长卿目光没什么焦距的看着他,良久才失神的道:“你有这般通天本领,北凉自是立于不败之地,永远不必体会家破人亡的痛苦。”

        “可我西楚……我西楚亡了,我们都是亡国奴,公主是楚人最后的希望。”

        “她身上流淌的血脉,给她带来荣耀,也带来责任,平民百姓可以选择逃避,可王族无权逃避。”

        “够了。”曹长卿话音刚落,徐凤年便是一声沉喝,凝声道:“不要逼她,她自己的命运,让她自己选择。”

        所有人都看向姜泥,她紧咬着下唇,双目泛红的扭头望向鱼幼薇,颤声问道:“你想过回家吗?”

        鱼幼薇凄然笑道:“做梦都想,西楚亡国,我们这些人,就像浮萍断了根系,从此无依无靠,再也寻不到归处,也寻不到去路。”

        “若能与楚人重聚,家乡也就不远了,但是殿下,这不重要。”

        姜泥怔住,喃喃道:“不重要?”

        鱼幼薇望着她柔声道:“你有你自己的人生,你不欠我什么,因为你不仅仅是公主殿下,更是我的朋友。”

        “呜……”

        姜泥哭了出来,刚哭出一声又强自忍住,只是双肩不住抽动,轻轻啜泣。

        曹长卿见状,也轻叹一声,道:“公主,我尊重你的选择。”

        李飞翻了个白眼,转回身去,已经不想再说什么。

        鱼幼薇这女人,若是故意的,也不过就是有点小心机而已,可若是真心实意,那才是真正的厉害。

        偏偏在李飞看来,鱼幼薇还就属于后者。

        她是真心希望,姜泥能够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过好自己的生活,追寻到自己的幸福。

        曹长卿也是差不多,姜泥在他眼中,与自家孩子没什么区别。

        他希望她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但同样希望她幸福,只不过他将成为西楚女王,与姜泥的幸福挂钩了而已。

        可正是这种真心相待的不逼迫,却让姜泥不得不自己逼自己。

        徐凤年看了看李飞,心里也是暗叹不已,以他对姜泥的了解,十有八九没跑了。

        果不其然,姜泥止住哭泣,抹去泪水,看着曹长卿坚定的道:“我跟你走。”

        “姜泥……”徐凤年下意识的唤了一声。

        姜泥看向徐凤年,幽幽道:“其实我早就习惯了当一个侍女,每天需要考虑的,只是一些琐碎小事。”

        “偶尔从你这里赚到几枚铜钱,买些胭脂水粉,我就能开心好久,偷吃糕点也不会让你发现。”

        “这样的生活很简单,可是我很喜欢。”

        徐凤年也红了眼眶,沉声道:“喜欢就留下。”

        姜泥吸了吸鼻子,哽咽道:“可是棋诏叔叔说的对,我有我的责任,太多人期待着我的出现,期盼着绝望里能看见光明。”

        “我经历过绝望,所以我知道这一点光明,对他们来说有多重要。”

        “我是姜泥,是你的侍女,我也是西楚公主,王族血脉。”

        徐凤年微张着嘴,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这一刻的姜泥,决定扛起自己的责任,说不上伟大,却值得人敬佩。

        鱼幼薇走到曹长卿身后,两人齐齐跪倒在地。

        “罪臣曹长卿。”

        “奴婢鱼幼薇。”

        “拜见公主殿下。”

        看着对自己叩首的两人,姜泥肃然道:“我的第一个命令,就是今后你二人,见到我无须下跪。”

        曹长卿垂首道:“公主,礼数不可废。”

        姜泥缓缓道:“棋诏叔叔,你要抗命吗?”

        曹长卿道:“罪臣不敢。”

        两人这才起身,姜泥看向背对着众人的李飞,柔声唤道:“飞哥,我要走了。”

        李飞没有回头,只是道:“哦,我知道了,常回来看看。”

        “……”

        众人颇有些无语的看着他的背影。

        姜泥一双秋水长眸中,瞬间溢出两串泪珠,哽咽道:“我是要去西蜀,然后回西楚。”

        李飞依旧头也不回的道:“嗯,我知道。”

        姜泥抽泣道:“我没法常回来看看。”

        李飞终于转回身来,看了她两息,轻轻叹了口气。

        他迈步走到她面前,抬袖拭去她脸上泪珠,温声道:“傻丫头,你这一去,有曹先生助你修行,你很快便能突破到一品。”

        “到时候你祭炼了法剑,练成御器之术,便可日行万里,去北凉不就是半个多时辰的事?”

        “小年想去看你,更是半个时辰都用不上,怎么会没法常回来看看?”

        “……”

        所有人都愕然看着他,包括姜泥自己在内。

        好像……真的是这样啊!

        徐凤年忽然发现,自己完全没了那种离别的愁绪,情绪完全被李飞这几句话给整没了。

        看着姜泥呆呆的模样,李飞哈哈一笑,拍拍她肩膀,道:“既然你已经做出决定,那我这个当哥的,就送你一份临别赠礼吧!”

        姜泥依旧有些呆呆的道:“送我什么?”

        李飞转身走开几步,双手一抬,紫青二色光芒一闪,天雷双剑出现在他身边,绕着他盘旋不休。

        曹长卿心下暗惊,这般御剑之术,比之邓太阿强了不知多少筹。

        他还懂得可斩人过去未来的因果剑道,堪称无解,他究竟是什么人?

        更让他惊异的还在后面。

        只见李飞开口道:“你们两个过来听好。”

        天雷双剑立刻各自划过一道圆弧,并列悬浮在李飞身前。

        这一下更是让曹长卿犹如见鬼般,他见过可与人心意相通的名剑,可这能听懂人话的剑是什么鬼?

        李飞正色对双剑道:“你们两个,现在去把东越、西蜀、南唐、北汉、北魏、后隋、后宋这七个国家的残存气运,统统给我斩了。”

        “然后全部牵引到西楚旧都神凰城,修补西楚气运,是否明确?”

        得,这是把骑牛的该干的活,给先干了。

        “嗡嗡……”

        李飞话音落下后,天雷双剑齐齐震颤,发出一阵剑鸣,剑尖还上下晃了晃,便似在点头般。

        李飞道:“既然明确,那就去吧!”

        双剑原地掉了个头,随后化作两道流光,穿过窗户纸,向着远方飞去。

        曹长卿看着窗户纸上那两个孔,愣怔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抱拳对李飞一揖到地,道:“公子大恩,曹长卿永铭于心,不敢或忘。”

        李飞摆摆手,道:“不用谢我,这是我送妹子的礼物。”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帮了你西楚一把,我希望未来曹先生,也能帮我北凉一把。”

        曹长卿正色道:“我之前就说过,只要世子殿下愿意放公主离开,我愿为北凉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

        李飞点头道:“我想让曹先生帮忙的这件事,不仅是你力所能及,而且也是曹先生本来之所愿。”

        “哦?”曹长卿目光一闪,似乎猜到了什么。

        李飞微笑道:“看来曹先生心中有数,我只想问你一句话,若没有人猫,你能不能做到?”

        曹长卿笑了,他云淡风轻的道:“若无人猫,我上次就已经做到。”

        虽然李飞知道,宫里还有个与国同寿的宦官,但他并不是障碍。

        这位宦官是离阳王朝最后的底牌,靠吸食离阳气运获得长生。

        离阳王朝立国二百余年,他也活了二百多年,只要赵氏王朝不灭,他便不死。

        这两百多年,他看遍了世间丑恶,见惯了庙堂浮沉,尔虞我诈,所以对于世间百态都已不在意。

        在他眼中,只要离阳还姓赵,不影响他长生,便什么问题都没有,他绝不会轻易出手。

        而李飞他们所做的,只是要换个皇帝,那个皇帝依然姓赵,并非要颠覆离阳王朝,所以他绝不会出手。

        李飞自然不是怕他,只不过老皇帝之死,必须要有个人背锅,如此才能不起战事,曹长卿就是那个最合适的背锅侠。

        “这么说曹先生答应了?”

        “我答应了。”

        李飞欣然道:“非常感谢,不过除了那个人,他还有五个儿子,只是顺手的事,曹先生应该不会介意吧?”

        曹长卿心下了然,原来他们选中了那个私生子,颔首道:“不介意,确实只是顺手的事。”

        李飞满意的点头道:“好,时机到来时,我会通知曹先生,甚至可以祭出灵剑去接你一程。”

        曹长卿道:“灵剑?刚才那两把剑就是灵剑?”

        李飞道:“不错,养出剑灵,开启灵智之剑,是为灵剑。”

        曹长卿饶有兴趣的道:“不知这灵剑要如何养出?”

        李飞也不敝帚自珍,主要是因为,就算说出来,他也做不到。

        “首先需祭炼出一把法剑,法剑炼成后,将之纳入体内,人剑合一,依靠自身真气灵识,长年累月的蕴养,逐渐使之通灵。”

        “养灵剑之法我会传给姜泥,至于需要多久才能养出灵剑,便要看她造化。”

        “气运滔天者,一年半载就能养出灵剑,气运不足者,百八十年法剑也无法通灵。”

        其实这句是废话,姜泥多久能养出灵剑,也就是他一个念头的事,天道要她多久养成,她就能多久养成。

        曹长卿则是眼前一亮,西楚灭国前,西楚皇帝将传国玉玺印在姜泥身上,将楚国气运灌入姜泥体内。

        一国气运汇聚于一人之身,说她气运天下第一也不为过,而且她天生剑胚,注定会成为天下名剑之主,想必她很快就能养出灵剑。

        在李飞和曹长卿对话时,殿中所有人都是一言不发,实在是李飞和曹长卿聊的事,实在太过惊世骇俗。

        虽然他们什么都没明说,可懂的都懂,两人几句话间,便已将一国皇帝,与五位皇子的命运给定下了。

        懂的人,只要听到“人猫”两个字,就瞬间秒懂。

        不懂的人,也没必要懂。

        “笃笃笃”

        殿门忽然被敲响,徐凤年问道:“谁?”

        “我,老李。”

        温华懂事的过去打开房门,李淳罡走了进来,看了看殿中情况,调侃道:“哟,没打起来啊?”

        姜泥没好气的道:“臭老头,你很希望打起来吗?”

        李淳罡理所当然的道:“不打一场,你让徐小子怎么收场?难道真让别人说,北凉跟西楚联手了吗?”

        徐凤年跟徐脂虎等人皆是神色一动,随后全都神色古怪的看向李淳罡。

        李淳罡见状连忙道:“看我干什么?有小李在,打架轮得到我?”

        李飞笑道:“诶,我名气不够,也不愿出那个名,这一场还真得你来打。”

        “如今见识过我真本事的外人,也只有一个卢白颉而已,但他不是个会乱说话的人。”

        “所以我现在,依然还是一个暗子,能不暴露还是不要暴露为好。”

        其实还有一个刘黎廷夫人,但她不可能活下来。

        借清谈辩论刺杀徐凤年这口黑锅,她背得死死的,卢家绝不会让她活下来,甚至说不定她刚出报国寺,就已经丢了性命。

        李淳罡不满的道:“扮猪吃虎就这么有意思?”

        徐凤年指着李淳罡对李飞道:“怕了,老李如今早已不是巅峰,才排名第八,他根本不敢跟曹先生交手。”

        李飞嘿笑道:“虽然你这激将法实在太粗糙,可我也觉着这就是真相。”

        温华脱口一句口头禅:“老李当下很忧郁啊!”

        李淳罡被气笑了,笑骂道:“你们三个小混蛋,跟我来这套,行,今天我老李还就受了你们的激。”

        李飞眼一瞪,道:“你搞清楚一件事,我纵横天下的时候,你还在撒尿和泥玩,小混蛋。”

        李淳罡气息一滞,满脸吃了苍蝇的表情。

        而曹长卿却因为这句话双目一凝,眼中掠过一抹恍然之色。

        原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