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请老祖宗赴死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覆地会成员!

第五十章 覆地会成员!

        月色照安城。

        怀远坊内。

        踏!

        踏!

        一个行动无比迅速的黑影,麻利流畅的翻墙、上房,穿巷过街,身上的黑衣几乎与屋檐下的阴影融为了一体。

        夜色昏暗,快要宵禁,就算是有人在大街上,也几乎看不见有一个人在奔跑。

        这人正是前往陆亭舟家里刺杀失败的黑衣刺客。

        他一箭失败之后,立即退走,被与情报上不符的陆亭舟实力吓得够呛。

        “这该死的任务发布者,差点让我阴沟翻船!”

        刘清水把自己的身体隐藏在街道阴影里,正在快速逃离。

        虽然他基本确信那名叫“陆亭舟”的武侯,不可能跟上自己,但为了小心起见,还是在几个街道坊市转了一大圈。

        但……

        刘清水所不知道的是……

        更加看不见的是……

        在他看似只有一个人奔跑的路上,一团无形无色的精神念头,就好像一股风一般,始终围绕着他。

        正是陆亭舟的第二化神。

        这刺客的速度虽然快,但陆亭舟精神无形无色,穿墙过屋,根本没有任何阻碍,几乎一直在保持着和刘清水的平行位置。

        甚至,陆亭舟还几番靠上去,仔细的研究这刺客面罩外的眼睛和身材,确信自己根本没有见过这个人。

        “此人到底是谁,为何要刺杀我?”

        陆亭舟飘在刘清水上空。

        他本可以冒险,强行上这刺客的身躯,让对方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甚至控制他的身体回到自己家去,乖乖让自己发落。

        但陆亭舟只是一看这刺客专业逃离的姿势和武功、以及谨慎的心理,就知道这刺客绝对不是什么石魁、秦福等人能比的……

        对方绝对是专业的刺客!

        就算他控制上身,把这人拿回去,估计也很难从其嘴巴里挖出来什么消息。

        充其量将他杀了。

        陆亭舟也不可能得到是谁要刺杀自己的幕后真凶。

        所以……

        陆亭舟觉得自己如果一路跟上去,反而有机会跟着这刺客找到什么痕迹。

        不得不承认。

        这刺客的谨慎、多疑、敏感,都远远超出普通人。

        饶是在陆亭舟看来都到了绝对安全的范围,甚至已经走出了怀远坊十条街,对方还在坊市里转着圈。

        好在这刺客就算再谨慎,打死也不可能想到这世上有人能够变成一股风始终跟在他身边。

        这是武者不可能理解的事情。

        所以,在陆亭舟足足跟出此人一个时辰,甚至还跟着他去了三家夜晚开的酒楼,兜兜转转一圈之后,才到了一个小院里。

        ……

        刘清水来到一个小院子,确认四下无人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敲门。

        邦邦邦!

        门被有节奏的敲响。

        里面传出了一个似乎被惊醒睡觉的声音:

        “大半晚上的,什么人?”

        刘清水语气没有起伏的道:

        “打翻天印的。”

        门吱呀一下开了,里面的人一把抓进去了刘清水。

        陆亭舟全程看到了这类似于“暗号切口”的对话,心头默默转了一下,飘着跟进了屋子。

        屋内,灯光被点亮了。

        接刘清水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壮硕男子,看起来似乎一个屠夫,浑身都充斥着爆炸般的力量感,可见武功修为极高。

        “你大半夜的来我这干什么?”屠夫皱眉道。

        刘清水先喝了一杯茶,顺了一口气,才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

        “安城黑市的刺杀榜单,真他娘的不靠谱,说是一个小小武侯,结果我去了,才发现是头大老虎,毫无准备下,竟然在屋里躲开了我的追魂箭射杀,若不是我当机立断,迅速离开,差点折了自己。”

        屠夫听到之后,瞬间大怒:

        “你,你找死啊,这个关键时候,你接什么刺杀任务,不知道最近几天是那批‘金丹’要到安城的时候吗,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影响了那一百颗‘开窍金丹’的到手,我们覆地会将会遇到什么危机,你不清楚?”

        刘清水沉默:

        “我知错了。”

        屠夫见刘清水乖乖认错,也不好继续发作,但他不理解,这个后辈向来是谨慎机敏的会众,怎会如此冒险。

        刘清水苦笑说道:“弟兄们都知道,为了给林昆仑那小子购买这一百颗‘开窍金丹’,几乎耗费净了咱们覆地会这里的七成财产,我也是去黑市瞎逛,正好看到一纸刺杀令,悬赏丰厚至极。”

        “一个小小的武侯,竟然人头悬赏五万两白银,还有若干地契房产,可以在拿到人头后抵现,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小武侯不知道怎么惹了什么富家老爷,让其不惜倾家荡产,都要对方死……”

        “我也是见覆地会最近金银流水般的花出去,想给会里拿些进账回来,再加上情报上说那小武侯只是刚从大理寺结业的,我便当这是路边丢的五万两银子,不捡白不捡……谁料到呢。”

        他后悔摇头。

        屠夫听完,也是心中震惊。

        “一个刚从大理寺结业的武侯,竟然能毫无防备的躲开你的追魂箭……”

        刘清水虽然只是柔劲大成阶段,但配上一手傲人弓术,特殊情况下,连混元劲高手都能威胁到,结果竟然差点在一个小武侯手里翻车了。

        尤其是听到陆亭舟才十八九岁。

        “安城大理寺,竟然出了这等少年高手!”

        屠夫皱眉沉声道:

        “朝廷鹰犬里,真是杀不完的天才。”

        毕竟是王朝把持天下,这大地上学武之人跟读书之人一样多,自然学成文武艺的人,除了留在名门大派,都选择了附庸于大雍王朝,将自己变作官身……

        “没留下什么马脚,安全无事就好,最近不要再出事了。”

        屠夫觉得刘清水算是有惊无险,叮嘱道:

        “卫舵主的情况不妙,也就是这一两个月了,他若出事,我安城覆地会必须得再有一个开窍级的大高手坐镇,才能抵抗陈敬德那老狗,而能让林昆仑踏入开窍,那从金丹馆购买的一百颗‘开窍金丹’,绝对不容有失。”

        “放心吧,屠哥。”

        刘清水吸了一口气道:

        “本来是想杀了那小子,就将人头带回去交差,现在事情败了,只能今夜在您这对付一宿了。”

        岂料屠夫沉声摇头:

        “不行,我另给你找一住处,我这里这几天都没来过人,你突然住进来,特殊时刻,被人注意到,难免风险增大。”

        刘清水一脸愧疚,也不敢说什么其他话。

        旋即,屠夫给刘清水指引了几百步外的一家空院子,那是他特地准备的后手,已做万一准备。

        “我住一晚,明天就走。”

        刘清水拱手施礼,旋即翻身就出了院子,依旧藏在阴影里,躲进了几百步外的一家院子里。

        而送刘清水离开之后,屠夫也熄了灯。

        但却不知道,有一团无形的念头,此刻正盘踞在他的屋子里,不仅将他和刘清水刚才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一双眼睛,此刻正幽幽的注视着熟睡的屠夫。

        覆地会?

        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