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修真小说 - 我的修仙自走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突如其来的任务调令

第五十九章 突如其来的任务调令

        “宗门任务调令?”

        看着弟子腰牌上传来的消息,方唐皱起眉头。

        眼看着宗门大比就在眼前,连每三月一次的宗门任务都被放缓了完成时限,让有志参加的弟子们不会因此错失机会。

        可这突然给他来个调令是什么情况?

        此事来得蹊跷,必然是有人想借此害他……不管是想让他错过宗门大比,还是想趁他外出对他动手,都是包藏祸心!

        “我们并未与其他人有过什么交集更谈不上结仇,此事多半是那常伟所做!”

        方靖面色难看地说道,尸众若是想要将方唐炼成设想中的五行尸,此时他才接触铁尸功才刚刚完成拼图的五分之一,尸众保护都来不及根本不可能在这时坑害方唐。更何况以他金丹修士的力量,真要方唐的命,又怎么会用这般小家子的手段。

        总之,不管是猜测的哪个可能,对于方唐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一旦被任务拖住,错失了大比,方唐就直接失去了进入秘境的机会,也没可能完成鬼将军的嘱托……这将使他后续一切机会全部崩盘,逃离阴尸宗的目标也将遥遥无期!

        而若是常伟想借此机会将他调出宗去,其结果同样好不到哪去,之前几次的拒绝或许已经令常伟恼羞成怒准备亲自下场杀死方唐夺取方靖作为尸魁。

        常伟加上那位管家,就是两位筑基修士要对方唐动手,不管积累如何他如今毕竟只是炼气巅峰,单靠方靖一人是没可能挡下两名筑基的,一旦出宗必然凶多吉少!

        分析出问题所在,方唐一脸阴沉:

        “我先把这事告诉易佰再说。”

        说着,他拿着腰牌就将此事还有自己的猜测发给了易佰。

        怎么说尸众那糟老头子都要拿他来圆梦,应当不会让他就这样被常伟阴死!

        而作为他的首席弟子,易佰之前突然开始对方唐有所维护,多半也是知情的,现在发生这种事想必不会无动于衷。

        同样都是要方唐的命,只不过一个近在眼前,一个图谋更远罢了,能够利用一番让尸众把这狗皮膏药般甩都甩不脱的常伟解决自然是最好。

        ……

        不多时,易佰传回消息,言说让方唐稍安勿躁,他自会去查证一番,看能否将这调令撤销。

        见此消息,方唐长出一口气,缓缓说道:

        “那便等等吧,以易佰在宗内的地位,此事应当不难才是。”

        然而,话不能乱说,旗更不能乱插。

        隔了一阵,易佰再度传过来的消息却让方唐愣住了。

        他一脸生草道:“那常伟到底动用了什么关系,怎么连易佰的面子都撤不掉这调令?!”

        “易佰亲自去问常伟,那小子也不承认是自己动了手脚,对此毫不知情……好家伙!这脸皮,我直接好家伙!”

        方唐一颗心沉了下去,他可没有违抗这任务调令的资格,区区一个炼气弟子没有这资格。

        一旦违抗拒不执行,就会有刑罚殿的弟子上门直接将他擒拿,设下禁制,强制执行,除非你想当场死亡,不然就只能乖乖执行任务。

        除此之外还会有其他惩罚,不过对方唐一心想在进入秘境后完成嘱托,趁机脱离阴尸宗的人来说却并没有那么要紧。

        但是这强制执行却是他无法抵抗的,阴尸宗看似对收回来的低阶弟子毫不设防任其在宗门里修行,但宗门大阵笼罩之下,刑罚殿时刻枕戈以待,只要你有任何违抗的举动,立刻就能让你知道厉害。

        在宗内有宗门大阵,出宗之后有手段控制,炼气弟子根本就没有违抗的机会。

        而且,入了宗门体制,修了阴尸宗的道法,时间一长随着道法精深,性情、身体都会逐渐扭曲,变得淡漠、嗜血,朝阴尸宗靠拢。

        加上“断尘缘”等种种手段,让弟子在凡俗彻底没了牵挂,在功法作用下性情扭转后,凡俗种种就蒙上了一层纱,开始或许还有血仇在心,时间一长便尽数埋藏,只剩一颗向往大道,贴近宗门的“尸心”,为阴尸宗同化。

        由此,经过炼气期种种后修行到筑基期的弟子心中还留存排斥反抗之意的百不存一。

        像方唐这般情况的更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

        若是方唐不是有现代记忆,以及【修仙自走棋】这面板的辅助,恐怕他修行至此性情早就扭曲不同了。

        当然,阴尸宗也不是没有心生反意的,不然鬼将军也没地方找那么多棋子来供自己布局,只是大部分都被镇压同化罢了。

        更何况,阴尸宗功法特殊,一身尸气积累将随着修为壮大越发深厚,一旦死亡必将尸化成为尸鬼之流,而这对阴尸宗来说同样能化作宗门底蕴,所以就算有弟子自寻死路奋起反抗,杀了也无半点损失……

        这也是为什么方唐当初称阴尸宗创始人为种田流大师的缘故。

        培养一个弟子,不管你死了还是活着都能为宗门增添底蕴,这又是何等精深的噶韭菜功力!

        而修到了筑基期,“尸之大道”极强的污染性已经让弟子没了回头路,性情扭曲还是其次,但身体无法逆转尸化带来的却是只能在“尸之大道”上一条路走到黑的结局……而南域,阴尸宗就是修行“尸之大道”唯一的选择!

        至此,宗门弟子自然就只能继续作为阴尸宗的一份子存在,没有了脱离的可能,继续为阴尸宗的续存壮大,添砖加瓦,发光发热。

        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当最初被压迫的炼气弟子们晋升筑基成为了既得利益者之后,他们真的还会愿意去反抗,去逃离吗?

        这就相当值得权衡了。

        ……

        扯远了,让我们回到方唐的选择上来。

        事已至此,方唐其实已经没了选择,他想了想向易佰提出了请求。

        “还请师兄在我接受任务出行期间将常伟拖住,此事来得蹊跷,我在宗内除他之外并未与他人结仇,无论这事是否与他有关,我都要对他防范一二!”

        任务调令没有拒绝的余地,也就只能先防常伟一手了。

        外出执行任务若是顺利还能赶上大比,可若真被他和管家截杀,方唐必死无疑!

        很快,易佰传回消息同意了方唐的请求。

        方唐面色稍缓:“只能做到这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