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历史小说 - 晋末多少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轮战

第一百九十四章 轮战

        眼下的情况亦是如此,这壁垒可远比氐人原本虚张声势立下的大寨小,也更高大坚固。

        想要蚁附攻城,自然就要做好蒙受巨大损失而一无所获的准备。

        之前晋军就在进攻武关的时候见识过。

        因此唯一合适的进攻方式,就是进攻氐人仓促堵起来的入口。

        那是整个壁垒上最后的脆弱点。

        杜英并没有直接指出,而是提醒了谢奕,自然也是不打算和谢奕抢风头。

        谢奕也明白这个道理,当即说道:“我们集中兵力,进攻缺口处。此地地势狭窄,大军难以展开,而且也无法寄希望于一战能胜。三千兵马,分作三队,轮流进攻。”

        将领们登时齐齐应诺。

        杜英说道:“伯父,小侄以为这样好像还有些不妥的地方。”

        杜英连续给了谢奕好几次面子,谢奕当然不会不给他开口补充的机会,此时脸上带着笑容,满是期待和鼓励的神情:“但说无妨。”

        这看的不少将领们都有些羡慕了,甚至他们有理由怀疑,这杜英是不是真的是谢奕失散多年的侄子,要不两个人一个“伯父”、一个“贤侄”的,怎么就叫的这么亲。

        杜英急忙拱手:“我们以轮战进攻,则苻菁必以轮战防守,双方兵马相差无几,恐怕只会打成一场消耗战,最后王师就算能够胜利,也是一场惨胜。”

        话虽不好听,但是将领们,包括谢奕在内,都是皱眉。

        杜英显然还没有说,惨胜也只是其中一种可能,若是战事绵延日久,粮食也损耗的差不多的话,再加上苻雄随时有可能率军来援,那么迎接这一支孤军的,将是一场灾难。

        惨败或许都不足以形容了。

        谢奕沉吟片刻,开口说道:“用兵,当奇正相辅,本将以两千兵马进攻缺口,再抽调一千兵马兵分两路,蚁附登城,进攻两翼,尽可能的牵制氐蛮,是为佯攻,贤侄认为如何?”

        这已经不是在下达命令,而是在和杜英商议了。

        很客气。

        杜英心中松了一口气,有些高兴。

        自己终于在这个时候达到了在这个“王师-关中盟”体系之中,尽可能的和谢奕平起平坐这个目标。

        谢奕率军抵达之后,当然整个关中盟和晋军上下,都是以谢奕为首,杜英作为关中盟的盟主,也听命于谢奕,这是必然的。

        谁让人家正儿八经三千兵马,又是当世名将呢?

        因此谢奕平时和杜英以及其余关中盟的人说话,发号施令更多于商量。

        显然他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实力的强大,让一切都理所当然。

        而现在亦是如此,谢奕进攻受挫,面对坚固的壁垒和很有可能不存在的支援,自然就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听取所有能够有帮助的建议,关中盟有着一千兵马以及杜英这个脑子活络的盟主,谢奕自然不吝惜于抬高杜英的地位。

        甚至这种抬高都不是他刻意而为之。

        亦是心境变化所导致的理所当然罢了。

        当然这种喜悦,杜英是不会表露出来的。

        “将军所言极是。”杜英先吹捧一句,不能光自己心里舒坦,也得让谢奕舒坦一下,“但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犹然还有两个。”

        “哦?”谢奕皱眉,语调也有所变化。

        颇有几分“你在教我做事?”的意思。

        不过之前杜英在谢奕心中积攒下来的好感,让谢奕的不满只是转瞬,反而愈发期待杜英会说出什么来。

        谢奕的态度摆在这里,麾下的将领们自然都不会多说什么,甚至一个个的还都很好奇,乃至于带着点儿尊重的意思。

        那些什么不服气的、非得要装X打脸的情节,一般都出现在小说里。而在现实情况中,自家老大,尤其是谢奕这种在军中威望还是很高的统帅,既然已经亮明了态度,那么部下们都不是瞎子,当然能够看得清楚。

        这个时候再跳出来说什么不服气,那不就是跟自家主帅对着干么?

        而且更重要的是,很明显眼前这个年轻人是真的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路的,这已经在之前的合作之中得到了证明。

        杜英沉声说道:“一来,我们不能寄希望于我们自己突破前方的这个壁垒,兵法有云,围三缺一,十则攻之。我们现在既没有办法做到围三缺一,也没有办法让我们的兵力多于氐蛮十倍,所以我们必须寻求更多的兵力,小侄建议,我们可以继续派遣斥候,翻越群山,联络梁州刺史,请求其出兵。”

        “这是应当的。”谢奕颔首说道。

        司马勋那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或者单纯只是司马勋不想要让谢奕独吞功劳,谢奕都得有所表示,毕竟他那里的兵马数量可要远比谢奕来得多,也能够给苻菁带来足够的压迫。

        甚至都不需要司马勋上阵,只要他派出一些斥候,就足够苻菁紧张的了。

        当然,加入司马勋想要这个功劳的话,谢奕也不介意配合他,由他在那边发起主攻,而自己负责在这边佯攻,反正先登的功劳让给他就是了。

        “顺便,我们既然能够寻觅到道路,那么总归是可以开辟出来一条足够大军通行的路线的。”杜英接着说道,“就算是不能一下子把上千人派遣过去,至少可以派遣几百人,伪装成梁州刺史的兵马,对壁垒发动进攻,或者截杀氐人的斥候,蒙蔽其视听。”

        “善!”谢奕连连点头。

        虽然他对于这陡峭的两侧山壁并不抱多少希望,而且也知道,如果此时再去山中寻找稍微平坦、顺畅一些的道路的话,恐怕也要耽误很多时间,但是事已至此,任何一种方法都是尝试一下才行。

        “那第二点呢?”谢奕接着问道,同时连连打手势。

        此时的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些措施落实下去,但是又害怕自己下令,打断了杜英的思路,所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指挥。

        好在谢奕麾下也都是精兵悍将,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既然现在奇袭变成了正面强攻,我们需要小心氐人的增援。”杜英担忧的说道,“苻菁有没有派人请求支援,这我们无从知晓。而长安和子午谷口这边是不是有定时的通信,我们也不知道。因此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