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读档2008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一鸣

第一百零九章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一鸣

        十二月十七日,距离十二月十二日那天的漫天风雪已经过去了五天时间,但那个专访的热度并没有降低,或者准确来说,真正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首先是学校站了出来,官方给予了表彰,在全校宣发。

        同时在行政楼外唯一一块室外电子大屏上滚动播放着那期专访的内容,让更多的学生瞧见。

        接着,秦主任的后手也发力了,几家纸媒和网络媒体接踵而至,想要采访陈一鸣。

        心中怀着对福德资本的不轨之心,陈一鸣苦恼地一一接受了他们的采访。

        于是在报纸、网络、电视等诸多渠道,陈一鸣和曹操快送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地被提起。

        最后,终于有资本闻见了血腥味找了过来。

        陈一鸣对此的回复都是,容我想想。

        电大一食堂三楼,【长乐】包厢中,陈一鸣和杨志宏吃了个午饭,坐到边上的茶座上喝着茶。

        餐厅经理杜雁低眉顺目地进来换了一壶水,就默默退了出去。

        原本的餐厅经理常林在十二月十三日上午被正式免去餐厅经理职务,回家反省。

        理由是上班的时候左脚先进大门。

        大堂经理杜雁顺势上位,取代了自己准老公的位置。

        杨志宏才不管这两人在家里谁在上谁在下,反正在他这口恶气出完之前,在餐厅里,常林老老实实听他女朋友指挥吧!

        陈一鸣疲惫地揉着眉心,“杨总啊,身为一个中年,你有没有什么良方,我感觉身体透支了。”

        杨志宏笑着端起茶杯,“千艾可混合汇人肾宝,用枸杞水吞服。如果陈总觉得太猛,可以用黑鸡白凤丸综合药性。”

        陈一鸣挑起大拇指,“你这是要我死啊!”

        “那不会,福德资本还没入坑呢。”杨志宏摇了摇头,“说起来李德福有几天没消息了。”

        “莫非是隔着屏幕感受到了我的王霸之气,放弃了?”

        杨志宏看了看陈一鸣一本正经的样子,“你说的那个王霸,是我想的那个吗?”

        陈一鸣捂着脑袋,“头疼,天天应付那些人就算了,唯一一个老大哥一样的合伙人还这么难缠,这日子没法过了!”

        杨志宏笑了声,没理陈一鸣的胡搅蛮缠,转着手串分析道:

        “以李德福的性格,这样的机会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你之前的推测应该没问题,他会先试着跟你抢占市场,看能不能把你直接挤走,所以这一仗你必须先打好了,给他打痛了,然后才轮得到其余的后手出场。”

        陈一鸣叹了口气,“可惜这哥们现在都还不出招,我想抽他脸都没办法啊!”

        话音刚落,手机响了。

        赵鸿飞?他打电话干啥?

        “喂?飞哥,啥事儿啊!”

        “鸣哥,出大事儿了!”

        “别急,别急,慢慢说。”

        “是这样的,我们学校有人搞了个赤兔快送,今天忽然一下挖了我们四个合作商家走!”

        ......

        五分钟后,弄清了来龙去脉的陈一鸣说了句【我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他看着杨志宏,“杨总,你帮我看看我脸上有没有巴掌印?”

        杨志宏笑着道:“福德资本出手了?”

        陈一鸣伸了个懒腰,“好不容易有机会陪杨总这样的大老板喝个茶,结果这劳碌命,真是没办法。”

        杨志宏笑骂一句,“你之前说的茶我可是给你送去了啊。”

        “是,你是送了,还附赠了一座木雕茶台,外加一套精美茶具,我就想问问杨总是成心的?还是何不食肉糜?”

        听着这看似很狼心狗肺的话,杨志宏也不生气,反而郑重建议道:“你也该考虑在外面找个地方住了,还住在学生宿舍已经不合适了。”

        毕竟随着事业的拓展,每天需要处理的情况也会慢慢多起来,在集体宿舍多有不便是真的。

        “嗯,虽然不舍,但你说得也对。回头想想吧,房车一起搞定了,泡妹子也好有点底气不是。”

        陈一鸣发了支烟,主动帮杨志宏点上,然后扬长而去。

        杨志宏始终笑意吟吟,似乎丝毫不担心陈一鸣会处理不好这个问题。

        下楼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等他走到北门,黑色的尼桑车已经停在了校门口。

        当陈一鸣走进燕京理工大学曹操快送的门店,赵鸿飞显然很是吃惊,还在等着陈一鸣指示的他没想到陈一鸣竟然亲自过来了。

        “先详细说说情况吧。”

        陈一鸣拉开了一把椅子坐下,朝他抛了根烟,安抚一下焦虑的情绪。

        听完赵鸿飞的讲述,陈一鸣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今天中午,赤兔快送突然发难,外卖员骑着车子,拉着保温箱,举着对讲机满学校乱窜,立刻引起了曹操快送外卖员的注意,向赵鸿飞汇报了。

        赵鸿飞顺着一查,竟然发现有四家已经悄悄投向了对方,愤怒的他打过去电话质问,对方压根不接电话,中午过去,四个老板主动派人上门,归还了对讲机,还送了一句话,按合同办就行。

        说完他看着陈一鸣,一脸懊丧,“对不起鸣哥,是我大意了。”

        现在指责他为什么没有早点上报这些已经没有意义,陈一鸣笑着道:“吸取教训吧。事情不大,很好处理。”

        “鸣哥,可能你不是很清楚事情的严重性,现在赤兔快送比我们佣金低一个点,给外卖员的提成是每单一块,又比我们高一倍,估计很多合作商家,甚至我们的外卖员也都在观望,一旦势头不对可能就强弱逆转了。”

        “可以啊飞哥,你能这么想,说明你的进步很大。”陈一鸣夸了一句,然后道:“但是,你有些想多了。”

        他拍拍赵鸿飞的肩膀,“你先......然后再......等这些弄好了我再过来一趟。”

        赵鸿飞脸上的忧虑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兴奋。

        当晚,赤兔快送的门店中,六个人围坐在桌子前,疲惫又兴奋。

        老徐在那儿嘀咕着算账:今天一天,八十四单,两千六百多块钱,抽成两百多,招聘的两个外卖员外加两个团队成员扛了下来,扣掉需要给到两个外卖员的各五十块计时工资和三十块外卖提成,还赚了一百零几块。

        立刻就有人纠正道:“我们自己也出了两个人,还要把那两个的工钱也算上,核算得才准确。”

        老徐翻了个白眼,“你当我不知道啊,这不是听起来好听点么,第一天搞这么热闹还亏了我们不要面子的啊!”

        黄智飞笑着劝道:“没必要,准确核算就行。这个行当靠的就是个规模效应,一是单个店点餐的规模,二是门店数量的规模。曹操快送一个月能挣那么多,也是因为人家门店多。”

        “咱们不要急,先练好内功。我可听说曹操快送一个熟练的外卖员一天能送四十来单呢,按这个能力,咱们这个单量的确是赚的啊!”

        这么一分析,众人的信心立刻就回来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在期待着又一个希望的明天。

        第二天,理工大学绝大多数点外卖的同学都发现了一个令他们开心的事情,曹操快送给每一份外卖附赠了一瓶营养快线。

        之所以说是绝大部分,是因为赤兔快送那边是没有的。

        曹操快送送餐的外卖员笑着说是官方回馈用户,感谢用户大大对曹操快送的大力支持。

        每个领到营养快线的男生都很是开心,白拿就已经很开心了,更何况还是营养快线这种用得着的大补之物。

        至于女生也很开心,营养快线可好喝了,还营养。

        然后点了那四家外卖的人一看,为什么自己没有营养快线,一看送餐的小哥,一身骚红色是什么鬼?

        我要我的蓝朋友!

        赤兔快送?赤兔再快能快过曹操吗?

        有些人忍不住地就悄悄多问了一句曹操快送的送餐员,曹操快送的回答都很统一:因为xxxx四家店铺已经取消了和曹操快送的合作,所以点他们的餐点是无法参加曹操快送的活动的呢。

        消息很快就传开了,毕竟能免费领营养快线这种【高档】饮料,晚上曹操快送的订单又迎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高峰。

        但这些高峰与赤兔快送和那四家店铺都无关。

        又到了晚上,跟昨夜的激动不同的是,整个气氛低沉而凝重。

        今天中午影响还不大,但到了晚上,那四家店铺基本就没什么单子了。

        于是在赤兔快送正式运营的第二天,单量不升反降,只有可怜的五十几单。

        更恼火的是,从商家那边也有压力传了过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黄智飞,等着他做决定。

        黄智飞也很纠结,跟的话必然是亏损的,一瓶营养快线少说也得三块钱,就算批发价降到两块多,但就相当于跟商家佣金基本抵消了,自己多送多亏。

        不跟的话,赤兔快送吃枣药丸。

        他真没想到曹操快送的应对这么快,而且采用的这种很直接的策略,以力破巧,根本不给赤兔快送成长的机会。

        “横竖是个死!跟!烧钱抢市场!必须要先站稳脚跟!”

        黄智飞咬牙切齿地做出了决定。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黄智飞看着这个陌生的号码,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喂您好。”

        “你好,是跳蚤精灵的黄总吗?”

        “您好,我是黄智飞,但我现在已经不是跳蚤精灵的人了,您如果要联系业务我可以把现在负责人的电话给您。”

        “不用了,我找到你就可以了。”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点小事,哦,忘了先自我介绍了,我叫陈一鸣,曹操快送的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