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其他小说 - 从火影开始签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激怒

第二十五章 激怒

        日差看了看许凡,最终还是没有拒绝。

        有关平息云忍村之间纷争的决策已经结束了商讨。

        由自己代日向日足去死,然后将尸体交给云忍村。

        这件事已经画上了句号。

        “跟我来。”

        日差让宁次继续留在这里,守护她的妹妹雏田,然后转身走在前面带路。

        “谢谢。”

        二人一前一后,走到中途的时候,日差却又冷不丁冒出来一句感谢。

        许凡瞥了他一眼,表示没什么。

        “不。”

        日差摇了摇头,“雏田大小姐不仅是宗家的希望,也是我哥哥日足的女儿。”

        “而且那天负责守夜的人也是我,如果……”

        “这件事就不要再说了。”

        许凡见状,直接打断了日差,让他不要再说下去。

        “也许这就是人之将死吧。”

        虽然日差在火影忍者里的出场不多,但许凡却觉得他是个不苟言笑的人。

        背负笼中鸟的巨大压力,一直让他喘不过气。

        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和自己这样的陌生人交心。

        “嗯,是我失言了。”日差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继续保持了沉默,带着许凡前往会议室。

        许凡也没有发声,反倒是大脑运转的飞快,设计起了一会儿要说的台词。

        说到底,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虽然有了力量,但并不擅于算计,博弈。

        如果把自己放到死亡笔记,或者是全职猎人的那种需要智斗的世界观,估计自己很快就会一头雾水。

        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死的?

        如何让日向家,以及木叶高层心悦臣服的放弃牺牲日差的想法,就要想想措辞了。

        很快,许凡便跟着日差穿过了玄关,来到了三代火影和日向一族商量决策的会议室。

        只是让许凡没有想到的是,不仅是猿飞日斩,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也在这里。

        当他们注意到许凡跟在日差身后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

        “你怎么会来这里。”

        注意到日向宗家有些不满许凡的到来,猿飞日斩立马先声夺人,然后朝着他瞥了一个眼神,暗示他先出去。

        虽然族长日向日足很感谢许凡救了自己的女儿,但这并不意味着那些长老也会同样买账。

        特别是雏田如今展现出来的过分懦弱,让他们不免有些失望。

        最重要的是,这里是日向家最高领导者,和木叶领导者的谈话,许凡这样连忍者都不是的家伙,凭什么踏足这里。

        “日差,这是怎么回事?”

        一名日向长老直接发难,脸上丝毫没有对于牺牲日差的愧疚,反而是居高临下的傲慢。

        “是……”

        日差本想开口解释,是许凡说有要紧的事面见三代火影,才带着他来的。

        结果喉咙刚一发声,就被许凡的声音盖过去,遭到了打断。

        “你们是不是要让日向日差去送死?”

        许凡直接选择了先声夺人。

        不仅是日向宗家,就连三代火影,转寝小春,水户门炎也是一脸的震惊。

        这家伙是在质疑他们的决策吗?

        而且,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日向日差告诉他的?

        他不是刚刚表示,愿意牺牲自己,拯救日向一族和村子吗?

        怎么转眼就会把这件事告诉外人?

        “日差!”

        日向长老的手掌重重拍在桌子上,脸上更是写满了愤怒,他太阳穴位置的青筋接连暴起,怒视着日差,仿佛在向他问罪一样。

        猿飞日斩也立即喝止住了许凡,让他不要在这里放肆。

        虽然不清楚日差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给许凡,但这可不是他能参与进来的事。

        而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的日差也是一脸的迷茫。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和许凡提过一个字!

        这家伙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难不成他还有读心术的能力不成?

        而最尴尬的是,是要如何处理眼下。

        “长老,我……”

        可让日差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刚准备解释,又遭到了许凡的打断。

        “这就是日向一族?毫无证据血口喷人,出了事就躲在分家身后,抱团取暖?你们的担当呢?就这?”

        顿时,许凡的言论如同掉进湖水中的巨石,激起千层浪。

        不光是日向宗家,就连日向分家也纷纷怒视着许凡。

        今天的许凡到底是怎么回事?

        猿飞日斩惊愕的看着许凡,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你说不是日差告诉你的,那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

        唯有日向宗家的长老,依旧跪坐在地上,虽然他的心里也很愤怒,但却不像那些年轻一辈,影响到了理智。

        “身为千手一族的你,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这可不是一句道歉就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过错。”

        日向长老直视着许凡,双方四目相对,言语如同凌冽的寒风,逼向对方。

        如果不是有猿飞日斩在这里坐镇,仅凭许凡刚才的言论,他就走不出这间屋子!

        甚至不夸张的说,这名千手少年还能站在那里说法,完全是看在三代火影的面子上。

        “我千手一族行事,何须向你解释?”

        许凡大步向前,将日向日差护在自己身后,掷地有声的说道。

        仅仅在气势上,许凡一人便压过了整个日向宗家。

        实际上,这并非是因为许凡鲁莽,有勇无谋。

        而是他有这个底气!

        现在的自己,不仅千手柱间级别的查吨拉,更有千手柱间才有的血继限界,木遁。

        查吨拉加上木遁。

        自己就是个初代火影啊。

        解释?

        我没直接一个树界降临砸你脸上,就已经是给你面子了。

        “够了。”

        见到局面急转直下,猿飞日斩只好大声喝止双方。

        这让本来准备发声阻止大家的日向日差,又遭到了打断。

        “火影大人,这句话我可不能当做没有听到。”

        日向长老心情也很郁闷,他本以为许凡见到这样的局面,会因为忌惮端正自己的态度。

        只要他稍微解释一下,就等于给双方一个台阶。

        自己也能给火影一个面子,就此作罢。

        毕竟日差赴死的事已成大局,也没必要深究下去。

        可让日向宗家万万没想到的是,许凡却依旧口出狂言,这要是忍下来,那以后木叶,是不是随便来个人都能欺负到日向一族头上了?

        即便自己想忍,自己的地位也不允许。

        接着,日向长老直接比划一个手势,数不清的日向分家直奔许凡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