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长姐穿越啦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章:存活率

第三百九十章:存活率

        邢家。

        酉时过半的时间。

        “黄大夫、江医女、周姑娘,老夫人请你们去大厅用晚食。”

        “这......。”江医女听见有人敲门,她打开产房的门,是邢府一个丫鬟请她们三个去前厅用餐的,江医女顿时犹豫,往产房内的黄亦云看了一眼,并未回话。

        “你回去禀告老夫人,少夫人这儿缺不得人,你们把饭食送到隔壁的耳房就是了。”在产房内的黄亦云自然也听到了这话,她上前几步朝那丫鬟道。

        如今留在产房内,除却黄亦云、江医女、周雪云三人,只剩下照顾两个娃儿的杨嬷嬷了,下午的时辰,张夫人和张少夫人便回了张府去了。

        今日是中秋佳节,人月两团圆的日子,张夫人和张少夫人两个不可能一直呆在邢府,甚至和邢府的人一起过中秋佳节的。

        要是自己三人去了,只剩下杨嬷嬷留在产房内,她还真的照顾不过来,黄亦云也不放心,怕会出现什么意外的。

        而且,自己三人的身份,怎么能够和邢府一家子过中秋呢?

        “奴婢这就去回禀老夫人。“

        邢府大厅之内。

        邢家除却张含蓝之外,老老少少的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这过中秋吃团圆饭的。

        “对了,今日含蓝破腹生子,她如今如何了?孩子呢?”坐在上首的刑相,他空闲下来,连忙的问道这事儿的。

        今日是中秋佳节,刑相一大早晨就去了皇宫,和皇上机位大臣商议了国事,等国宴回家的时候,都已经很晚了,差点都忘记了这事。

        “破腹生子,取出的是一对龙凤胎,孩子平安着,只是,我亲眼瞧着两个孩子鲜血淋漓的从含蓝肚子里头取出。

        含蓝身上不仅仅有几个大伤口外,她人如今还在熬着难关的,所以,今日虽然是中秋家宴,所以我便做主,全部换成素食了。

        并且往后七日,咱都如素,替含蓝祈祷祈福,要是往后你们父子四个要是外出吃饭或是应酬的话,记得,这一律不吃荤,得吃素,咱诚心一点,祈祷着含蓝这孩子平安的渡过这一劫。”邢老夫人说道最后,她朝刑相父子四人道。

        “这自然如此,含蓝是咱家的功臣,一胎男女皆得,龙凤呈祥,含蓝自然能够化险为夷,平安无事的,只是,我听说那黄大夫只有十来岁的年纪,她医术就能这般好了,可以动这么大的手术和刀,能破腹生子,这倒是让人觉得惊奇和不可思议呢?”刑相想到前些日子自己老伴提过黄大夫,只是,他依稀的只记得,黄大夫年岁不足二十,医术之高,竟然有如此水平了,这有些颠覆了刑相往日的见识和看法了。

        “林大夫说过,黄大夫开刀动手术的水平已经不再他之下了,甚至和他比较起来,黄大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当然,别人说的,或许会夸大其词和捕风捉影,但是今日我见黄大夫给含蓝动刀,破腹生子,她的确是有这能力。

        之前庆伟跑马,划破了肚子,也见过黄大夫出手给庆伟扎针行针,才让庆伟熬过去的,开方也深厚着也不弱了呢?”邢老夫人也没有夸大其词,只是把他所知道的告诉给刑相。

        刑相也知晓自己老伴的性子,有什么说什么,不会因为什么事儿曲解或是夸大其词,阐述事情的前因后果,不会影响自己看待这事情,影响自己判断的,这也是刑相最欣赏邢老夫人的地方。

        并且府上管的妥妥当当的,也没让自己为了家里头的操心事烦心自己,让自己好好做外头的事儿,几个孩子也教育的十分好,长大成人,也没养歪,没走错路,刑相十分的敬重邢老夫人。

        “娘,那洗三咱家还办吗?”邢家大老爷见她爹娘没说话后,他问道。

        “不请人,也不办,等满月的时候,咱家再大办的。

        黄大夫说了,双胎的孩子生下来,比起单胎生下来的孩子要体弱些,需要静养,洗三就做罢了,等满月之后咱大办就是了。”以刑相在朝堂上的地位,这又是邢家长子长孙长曾嫡子长曾嫡孙女,含蓝娘家的身份和地位,这不得不让邢家大办满月酒的。

        “开饭吧!”邢老夫人见屋外有人朝她摇了摇头,摆了摆手,她也心知什么事儿,便开口吃饭。

        邢老夫人安排了下人送上饭菜给黄亦云他们吃。

        只是,随之等来了林传年和她们几个一块在产房旁边的耳房内一块吃过节饭的。

        “这麻婆豆腐做的真好吃的,又香又麻的,我怎么在这里头吃出了肉的味道了。”周雪云吃了一口麻婆豆腐,她双目一亮的道。

        一口接着一口吃了下来。

        “府上养了两个专门做素食的厨子,就是了为了老夫人吃斋念佛,如素的,这两个厨子做的多了,花样多了,口味自然也越做越好吃,做出来的味道,也自然好吃。”一旁吃晚食的杨嬷嬷解释的道。

        “我家的厨子倒是做不出素食中有肉味道出来,邢府的厨子真厉害。”周雪云夸着道。

        只是,黄亦云见周雪云这个模样,像是个长不大的邻家小妹妹般。

        今年周雪云也有十六岁了,比起自己小一岁。

        她长的一张娃娃脸,脸上胖嘟嘟的,眼睛漆黑硕大,天真活泼,听到说话,就知晓她没有心机,没有受过苦难,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了。

        “亦云,少夫人这一劫熬过去的几率有多大的。”猛然间,林传年突然出声,他认真的望向朝黄亦云问道了起来。

        林传年虽然是邢府请来的大夫,邢府也奉他为上宾对待,衣食无忧、每月月钱还不少的,实际上,林传年也算是邢府养的大夫,虽然邢老夫人邀请随他们一家子吃中秋晚食的。

        但是林传年也知晓自己的身份,是雇主和雇佣的关系,也不是邢家的亲属,虽然比起邢家下人要好上一些,但是也没有亲近这种程度的,林传年自然是拒绝。

        吃饭的江医女、周雪云以及杨嬷嬷听到林传年这话,她们三个遽然之间停下吃饭,双目皆是朝黄亦云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