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三章 圣陨(上)

第九百一十三章 圣陨(上)

        “……封庭!”

        “马上封庭!”

        寂静无声的广场上,一道急切的吼声于此时响起——人们还没有从闻多那让然头皮发麻的发话之中清醒过去,却见一名白发黑须老者,此刻震怒莫名的模样。

        审判长…而且还是唯二的大审判长之一,狄神罡!

        “封庭!”

        此时,大审判长狄神罡身边的一名中年男子瞬间反应了过来,连忙向审判庭四周接连打出了数十道的法印。

        这些法印会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审判庭总庭的各处,触发各地的结界……封庭啊!

        上一次封庭是什么时候来着?

        是【千年魔教】战争,祸乱【昆仑】之时,为了避免战争波及,总庭才选择了封庭,暂时不接受任何的诉求。

        倒不是说【审判庭】在战争之中独善其身,而是因为战争时期,谁还给你用公正之道?

        【审判庭】在战时是完全没有用武之地的……不过战争时期,虽然封庭,【审判庭】的人也还是以自愿的形式参加战争便是。

        至于这次……

        闻友三请动圣裁,竟然是为了审判圣皇【皋陶】,这事情干系太大,影响更是极其恶劣,狄神罡不得不小心应付。

        也不知道是否错觉,自闻多说出要状告圣皇的时候,狄神罡就心头不详,已经成道的大帝之纹,竟是隐隐有些躁动。

        “闻友三,你…清楚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狄神罡深呼吸一口气,沉稳走出,“我希望你能考虑好后果!”

        众人沉默不语,人数已经不少的广场,此时依然相当的安静,没有太多的喧嚣。

        雨化田眯着眼打量了一圈,心中暗叹,不愧是【审判庭】啊,这群人就喜欢讲道理,能动嘴皮子的时候根本就不会动手,要是放在别的【圣地】,怕是已经一拥而上,直接拿下,甚至斩杀。

        雨化田此时倒是有些兴趣,想要接着看下去。

        他知道【审判庭】在如何的愤怒,也只会在律法的范围之内反击……圣皇【皋陶】的道其实说来很简单,无理即弱,有理就强。

        只要占理,尊者来了都能硬抗,赢不赢的了另说,反正能够直面而不怵。

        为什么圣皇能扛得住尊者,自然就是因为这种道的极致,而且加入了限制条件,只要能够满足条件,在条件的允许之中,无限强大——但其实容易被针对。

        “狄大人,圣裁都请下来了,我的样子像是儿戏吗。”闻多摆了摆手,此时直视着圣皇之像。

        整个人族的律法,都是圣皇【皋陶】的道,闻多要直接控告圣皇,简直就是堂下直接状上官,说句大逆不道好似也没有错。

        “既要状告本圣,说出罪名。”

        惶惶如同天威的声音响起,没有悲喜起伏。

        众人越发的小心翼翼,低着头,内心对于人族圣皇的敬畏犹如本能,不敢亵渎,但听得圣皇【皋陶】的声音,几名审判庭的元老心中不禁一惊……圣皇越发的苍老了。

        他们不就想着,圣皇【皋陶】此时究竟还算不算活着?

        活着自然是活着的,否则天地间必定会出现圣陨,人族悲恸……但圣皇【皋陶】已经开始融合天道,神魂肉身早就已经寄托在了虚无天道之中,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圣陨也不过是时间而已。

        可以是一百年,一千年…万年,也可以是明天,后天。

        朝闻道夕死。

        ……

        “嗯……这是【皋陶】的气息?”

        【玉京山】云端之上,白衣的少年略作沉吟,双眸金光一闪,看穿凡世。

        他的意念,很快就与另外两道意念纠缠在了一起。

        “请圣裁?”一道响自某个悬空岛屿之上的抠脚汉子的声音缓缓响起,“这是要做甚?”

        “这个人,好像是那个家伙的随身。”道童的声音最后响起。

        白衣少年与抠脚汉子不禁沉默。

        片刻,抠脚汉子才啐了一口,似无奈又可惜,“怕不是要把【皋陶】干废掉。”

        “未必。”白衣少年轻轻摇头。

        道童却叹了口气,“啊二,啊三…准备扶一下天道吧。”

        “嗯?”

        ……

        ……

        罪名。

        状告人族律法源头的罪名!

        他怎敢?

        他敢啊!

        闻多无视着广场上哪些辩护师,审判庭人的骇然目光,在惶惶的天威之下,散发着萤火星光。

        “你要罪名…我便给你罪名!”

        闻多猛然抬头,“一告你心逆而险!圣皇【皋陶】以公正立道,创建人族律法,但你明明知道善恶,明辨是非,却纵容门生胡作非为,颠倒黑白!”

        圣言沉默,只是圣皇雕像上那道隐隐深了一丝。

        “胡说八道!”狄神罡不能等下去了,最为总庭的大审判长,他有第一个站出来维护的义务,“天下辩护师,从学业,考核,执业,每一个环节都经过重重考核,若有违法乱纪者,从不姑息,即便你曾是圣皇门墙,也不曾姑息!何来颠倒黑白一说!闻友三,休要胡搅蛮缠!”

        闻多冷笑不止,“既无颠倒黑白,何来圣地特权,既要公正,又何来圣地豁免!狄神罡,你告诉我,为何一个孤女被凌辱之后,只能在审判庭上被指责到自尽,而犯人只需要缴纳罪罚金即可减刑?!”

        “好你个闻友三,果然还是揪着当年的事情不放!”狄神罡怒道:“当年中品庭上,三名法官皆出自【璇玑】圣地,私相授受,早已经被拿下了职务,一干随庭人员,尽皆受法,哪怕是你闻友三,也没有额外,那苦主家属也补偿!何来不公一说之罪名!即便有罪名,也只是御下不严,管理漏洞!圣皇无错,错在我等未能及时监管!我身为大审判长,罪加一等,现自愿贬去大审判长之职,前往法阁,为人族抄写法书!”

        圣皇雕像上的裂纹,瞬间涌入了大量金色的雾气,似在修补……肉眼可见地修补。

        闻多却叹了口气,目光复杂地看了眼圣皇雕像,眼中尽然是失望之色,他沉声道:“可这一切,都是那个孤女用自己的命才换来的。若然她没有以死明节,我不会去斩璇玑圣子,我也错……错在曾经也妥协过,以为为她争取更大的利益,是最好也是最正确的补偿。但事实抽了我一大嘴巴子!如果她不死,你是否要一直容忍这种特权的存在?如果她不死,如果我不动手,你是否还要默许更多个她的出现?四十年前,我摘榜首,是谁告诉我人无贵贱之分……是你啊!”

        咔嚓——!

        雕像上本已经愈合过半的裂纹瞬间扩张三倍有余,整个背部瞬间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天地轰鸣。

        闻多缓缓地浮空而起,无数的道纹犹如枷锁般,自四面八方缠锁在他的身上,将他死死束缚着,却依然无法抵挡他此时上升的趋势。

        “闻友三!!”狄神罡怒吼一声,“你也是修圣皇之道,你要逆转天罡!!”

        “不修了。”闻多深呼吸了一口气,身上道纹枷锁瞬间断裂一条,“当年我就说过,斩不璇玑圣子,我修这道何用!结果璇玑圣子真就没死,我闻多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说不修就不修!这道法印,是你赐给我的,现在我还给你!”

        崩——!!

        闻多身上的道纹枷锁不断破碎,手背上的法印一点点散去。

        天地变色。

        “圣皇【皋陶】,我一告你心逆而险,再告你欺世盗名!”

        “公正之道,永远只是联盟之道,从不祸及人族圣地!”他缓缓说道:“圣皇【皋陶】,你已合道,却妄图万劫不陨,旨在尊者,想要自天道之中抽身而出,放任阶级之争,自私自利,焉能享这人族太庙!”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裂纹龟裂,圣皇雕像顷刻间竟然已经伤痕了累累。

        整个【审判庭】,联盟辩护师,皆为这圣皇之道,此刻圣皇受挫,一损据损,大审判长瞬间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委顿!

        闻友三不可能有足够的力量,却撼动圣皇之道。

        如今圣皇之道受损,只能证明在圣裁的特殊规则之下,圣皇之道本身就存在这种漏洞……或者说,圣皇【皋陶】本身就存在这些罪名。

        他们不知道吗?

        他们自然知道。

        他们会说吗?

        他们能说吗?

        已经固化的规则之下,从无人想过要去打破。

        为什么要让出统治之位?

        “闻友三巧辞令色,颠倒黑白,祸乱总庭,企图巅峰人族根基!”狄神罡浑身爆发出骇人气息,他不能让这事情进一步下去……现在还能修补,再迟片刻,只怕万劫不复,“速速拿下!”

        只要认为是事出有理,这里的人就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瞬间是数十道庞大的气息锁定在闻多的身上。

        雨化田眉头一皱,双眸中【阿鼻】、【元屠】剑光重重,正在考虑是否要将闻多救下。【审判庭】一般不会动手,可动手就说明彻底撕破脸皮,不死不休。

        大道之争啊。

        是该不死不休了。

        只是闻多真的动动嘴皮子,就能够掀起这种大道之争了……似乎不应该。

        “md,就知道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王八蛋说不过就动手!”闻多冷哼一声,“来啊,今天不打爆你们这群王八蛋,劳资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狂妄!”

        “竖子!!”

        “闻友三!!”

        “都tm闭嘴!”闻多一声怒吼,“今日我闻友三,再请圣裁……我愿请一刀,斩这不公不正之道!”

        轰隆——!!!

        一道巨响震动【昆仑】。

        满天雷霆散落,轰击在总庭的一道道结界之上。

        天空云卷,无尽似的乌云将【昆仑】覆盖……如同天劫般的漩涡之中,紫光浮现。

        一道金色的令牌浮现在闻多的手中,无穷无尽的人族气运疯狂涌入其中。

        二请圣裁!

        “人族圣皇令……这是,火云圣皇的?!”

        审判庭众长瞬间目光欲裂……若说闻多第一次圣裁能请动【皋陶】意志降临,本就因为他乃是圣皇门墙,没什么好说的,那么二请的这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狄神罡心中一震,仿佛明悟般,目光惊骇,狂怒道:“闻友三,你这个欺师灭祖之辈!原来你打的是这种主意……你竟然妄图挑动大道之争!这就是你的目的,竟然想要帮助火云圣皇吞灭圣皇【皋陶】之道!!”

        竟然——!

        嘶——!!

        一切的疑惑仿佛打开。

        众人看着那半空之中的汉子,竟是充满了怨恨之色……这真是大道之争啊!

        火云圣皇,乃是天道裁决。

        圣皇【皋陶】,公正大道。

        这两条大道,实在是有着许多重叠之处……相互吞灭,不管那一边能够胜利,都即将诞生出一条更为完善,更为强大的大道,甚至还有可能借此冲破掣肘,成就真正的万劫不灭……

        远处,雨化田深深地看了闻多一眼,若有所思,瞳孔之中的剑影已经隐去,二请圣裁之后,他已经没有出手的必要。

        “何为公道?”

        “天道不公没人敢审,我来审!”

        “我魂不灭!”

        “我意不断!”

        “我即便今日倒下,总有万千个闻友三站起!”

        “薪火永存!”

        轰隆——!!

        天劫旋涡之中,一道巨大如神龙般的紫色雷光猛然劈落,闻多冲天而起,手执雷霆!

        无尽雷光在闻多手中,化作千米紫光雷霆之刃!

        轰隆——!!!

        大道道纹涌现,竟是硬生生地从天劫紫光旋涡之中,撕裂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那一直沉默的惶惶圣言,再次响起。

        “闻友三,你若斩了本圣,人族将会失去如今的公正之道,万法堕落,法之根本不再,罪恶即生,既有律法无根无垠,便如浮萍,人族之心便会失去对法之敬畏。”

        沉默。

        圣皇【皋陶】一脉尽沉默。

        因为圣皇【皋陶】的话,已经有了一些妥协的意思……如哏在喉,却不敢言语,大道之争下,随意上去即会磨灭。

        此时,他们已经无暇去思考此刻对整个人族联盟的影响,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人族天下,所有圣皇【皋陶】一脉,此时必定心惊胆跳,惶恐不安……

        他们只希望闻多的这一道裁决之刃不会斩出。

        紫色雷光在闻多手中嗤嗤作响,每一道细小雷霆的炸开,都有着毁天灭地般的威能……他却能够好好地握住,丝毫不受影响!

        这一刻,说这不是在火云圣皇的授意之下发起的大道之争,鬼都不信!

        “嗐。”闻多却轻笑了声,缓缓地举起了雷刃,“说了你怕死,你还不信!这公正之道,本就是以人为本,你要这天下,又不给这天下人,说你是大盗,你还不认。既然选了这公正大道,就老老实实地合了这道便是。”

        圣皇雕像瞬间裂开两半。

        闻多双目流泪,喃喃自语道:“师尊啊师尊,我是真的尊敬你的。没有你,就不会有这人族律法的根基,任何先驱者都是伟大的,请把这份伟大延续下去。路是你自己选的,莫要寒了那些还有梦想之人的心。”

        “这圣皇,下了吧。”

        闻多缓缓地挥出了手中雷刃。

        天地一黯。

        许久。

        那惶惶如天威之声再次响起,“善。”

        圣陨。

        圣皇【皋陶】合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