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恐怖修真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章 白无常?

第六百四十章 白无常?

        抹杀魔蟒残魂后,提示音响起,依旧是那断断续续模糊不清的状态。

        李道冲已经习惯热血升级器的这种状态。

        庞大灵气瞬间转化而出,与之前李道冲捏碎魔蟒魔丹时的灵气量相差无几。

        可是如此多的灵气依旧无法让李道冲恢复半点。

        李道冲早有准备,立刻将这股庞大灵气用雷力包裹起来储存在体内世界之中,以备不时之需。

        这相当于给了李道冲数次力竭情况下,满血复活的灵药。

        同时也可以在需要的时候给李道冲提供灵气疗伤的能量来源。

        虽说无法帮助李道冲恢复修为,但一样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做完一切,李道冲立刻输送出一点灵气给阿幼朵,帮助她恢复这些时日被残魂蚕食的身体。

        不多时,阿幼朵恢复意识,紧接着一股神念袭来。

        阿幼朵只觉全身一麻,意识进入另外一个世界,在哪里度过了数年时间,自己没日没夜的修炼《九裂拳法》。

        当她苏醒过来时,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着,全身上下被汗水淋湿。

        “扶她下去好好休息吧。”李道冲缓缓睁开双眼道。

        阿尼努随即搀扶起阿幼朵出了木屋。

        李道冲给了阿幼朵一份大礼,魔蟒残魂潜伏在她体内,这些时日一直在改造阿幼朵的体质。

        如此做的原因,是为了夺舍时能够得到一具更好的载体。

        阿幼朵因祸得福,加上李道冲灵气滋养,使得她的神念变得极为强大。

        至少比巫沙村的其他人强上太多,足以媲美一般的聚气起修炼者。

        这么一来,李道冲可以直接将《九裂拳法》九重拳法一股脑的全部灌输给她。

        第二天当阿幼朵苏醒过来时,她全身上下被一层厚厚污垢包裹着,味道极其难闻。

        阿幼朵赶忙起来跳入木桶之中将身上冲洗赶紧,当她从木桶中走出来时,她愣住了。

        这还是自己吗?

        阿幼朵对着屋子里唯一的一面石晶镜子看着自己的酮体。

        她完全蒙了,自己的肌肤什么时候如此白皙光华了,如玉一般顺滑。

        不仅如此,阿幼朵的体型也发生了一些改变,个子比之前高了足足半个头,丰胸翘臀,一双浑圆结实的大腿又长又直。

        阿幼朵站在屋子里,竟然是可以情绪的感知到整个村子的动向,仿佛亲眼所见一般。

        啪啪,阿幼朵神念一动,手掌心冒出一团蓝色火花。

        “我的天。”阿幼朵惊呼一声,她意识到自己已经彻底脱胎换骨。

        穿上衣服,阿幼朵迫不及待冲出屋子,唆。

        阿幼朵只觉耳边风呼的一声,自己眼前一晃,已经跑出去百多米远,差点没一头撞在枯木墙上。

        真要撞上去,阿幼朵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绝对不会有事,枯木墙会被瞬间撞塌。

        阿幼朵来不及细想,转身朝村长木屋跑去,她只想见到大仙。

        来到村长木屋,阿幼朵见父亲站在门外在给几位村民说着什么。

        阿幼朵感觉不对,走到木屋前,门开着,里面哪里还有大仙的影子。

        “阿爹,大仙呢?”阿幼朵心底冒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阿尼努看了一眼女儿,并未立刻回答,而是继续对那几名村民将事情说完。

        直到几名村民离开,阿尼努这才转过身来对阿幼朵道,“大仙今早已经离开。”

        阿幼朵俏脸上顿时浮现出无比失望的表情,嘴里呢喃道,“连让我叫一声师父的机会都不给吗?”

        阿幼朵抬起小脸看向某一个方向,她有了神念,虽说跟修真者比来算不了什么,但感知力比起以前来,强了何止万倍。

        直觉告诉阿幼朵,大仙就在这个方向,只是距离已经很远很远,远到她无法企及的地步。

        忽而阿幼朵脸色一僵,“阿爹,大仙离开时有说去哪吗?”

        阿尼努看着阿幼朵,沉默了一会,才道,“无尽山脉。”

        “什么?无尽山脉?”阿幼朵失声道。

        ……

        在阿幼朵与父亲对话时,李道冲一席青衣,身后背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刀,出现无尽山脉入口处。

        一只威武古猿站在李道冲左侧身后。

        一人一猿,凝视着前方连绵不绝望不到尽头的山脉。

        “小东西,你说这里面会有什么呢?”李道冲打趣的问了一句。

        “吼。”

        煞猡知道李道冲说什么,他的回答很简单,面对着山脉发出怒吼。

        意思是说,管特么里面有什么,只要它敢来招惹我们,就把它给吃掉。

        李道冲笑了笑,伸手在煞猡肩膀上打了一下,“知道你厉害,走吧,让我们会会它们。”

        说完李道冲唆的一声射了出去,煞猡愣了一下,当即撒腿追了上去。

        死地之上,飞行消耗太大,虽说速度确实快,但却无法坚持太久。

        李道冲现在不过金丹中期,也没办法飞太快,倒不如跑跳来得更为实际有效一些。

        奔跑的消耗非常有限,一天跑上数千里地也不会觉得太累。

        山路崎岖,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李道冲的速度。

        就这样一人一猿,在山脉中疯狂奔跑,一路上到处都是乱石岗,黑悬崖,黑山林,四周不断传来鬼哭狼嚎的恐怖声音。

        但这些声音明显在很远的地方,只是因为山脉特殊地理环境,导致可以传播的很远。

        李道冲一刻不停,他必须尽快穿过无尽山脉,抵达另外一边。

        找到解开身上毒素的灵草,李道冲可不想在这片地上待下去。

        他必须尽快离开冥域,回道灵界人域之中才行。

        冥域对李道冲来说太不安全了,即使这里似乎现在还没有被冥魔发现。

        这一次黑狱星上冥域大败而归,落樱纱没抓到,控制黑狱星的计划也全部破产。

        除此之外,派往黑狱星的冥魔全部都死了,这么大动静,冥域不可能一点反应没有。

        李道冲预估自己的样子那个什么阴司族王子殿下应该已经知道。

        魔蟒与自己一同落在这里,若是有什么秘术连接,阴司族查到这里那是早晚的事情。

        李道冲眼下的情况糟糕透顶,只要派一只低等巫鬼过来,就能将他给灭了。

        所以解开体内毒素,恢复实力是当务之急。

        五天下来,李道冲除了没过五小时稍微喘息一下之外,其他时间一刻也不停,不睡不吃不喝。

        灵气消耗掉,就拿储存的灵气进行补充。

        煞猡一开始还游刃有余,但时间一长也是有些力不从心。

        五天时间,按照李道冲的预估,自己少说已经跑出去数万里。

        大荒在无尽山脉的南部,另一边在北部,李道冲凭借着神念感知行星磁场,始终保持着一个方向狂奔着。

        说来也怪这一路李道冲竟然没有遇到一只冥兽和冥鬼,路途安静的有些不真实。

        大荒上所有关于无尽山脉的传说,都充满了血腥与恐怖。

        李道冲做好了万全准备,结果进来之后,五天过去了啥也没遇上。

        事实上,李道冲神念有几次感知到前方有强大冥鬼存在。

        可是在他和煞猡高速移动过去时,那些庞大死气场会迅速离开。

        李道冲奔跑中看了一眼煞猡,难道是这家伙身上的煞气让那些恶鬼望而却步?

        眼下也只有这个可以解释得通了。

        无尽山脉的地形极为规律,这里就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山脉海洋。

        没有特别突出的山峰,也没有特别低矮的山谷,所有山的高低都相差不到。

        到处充斥着悬峭壁,黑石黑岩,地面上长满各种黑灌木,死僵草之类的冥界植被。

        山林都是由黑骷树,槐骨树构成,还有些极为高大的黑柏。

        十五天后,某个夜晚。

        李道冲与煞猡在一颗黑柏下燃起火堆,一直奔跑很无聊。

        停息不是因为累,而是稍微的调剂一下,李道冲也需要一定的冥想调息的时间。

        不杀怪的情况下,李道冲时刻都会巩固修为,而现在毒素遗留在体内,也必须隔一段时间进行一次内视检查,再巩固一下防线。

        每次李道冲调息时,煞猡都会躺在一边呼哈呼哈大睡。

        吃和睡是煞猡最大的追求。

        只是这一路下来,没吃没喝,也只有睡能慰藉一下煞猡空荡荡的肠胃了。

        呼噜呼噜。

        煞猡的鼾声不算大,但也不小,伴随着这样的声音,李道冲盘膝坐在一边,双目闭着。

        忽然神念一动。

        李道冲猛然睁开眼睛,几乎同时,煞猡一对猴眼张开。

        一人一猿彼此对视一眼,继而同时看向同一个方向。

        仔细聆听,一阵极其轻微的金属碰撞声从远方传来。

        有人在打斗。

        只是这里怎么会有人打斗?

        李道冲心中疑惑,他进入无尽山脉一路不停奔跑,半个月过去。

        他现在所在位置距离大荒已经非常非常遥远,这里不可能有人才对。

        难道是冥兽和冥鬼在争夺地盘?

        带着疑问,李道冲人影一闪,原地消失不见,煞猡紧随其后。

        顺着声音李道冲一路疾驰,身上气息被完全收敛起来。

        煞猡周身也被李道冲的神念包裹住,煞气被遮蔽住。

        数分钟后,前方出现一处峡谷,打斗声音就是从哪里传来。

        李道冲速度一缓,煞猡一时没注意,一个急停差点没跌个狗吃屎,刚好撞在李道冲身上,才没出糗。

        李道冲转身给了煞猡后脑勺一巴掌,传音道,“小心点。”

        煞猡抓抓头,一脸无辜状,喉咙里发出呜呜声,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

        李道冲几个跳跃,以一块黑色巨石为掩体,站在后方看向峡谷之中。

        只见谷地中央位置一条黑色溪水旁,三名全身常满鳞片的蜥蜴人正在一个身穿白色衣服脸色苍白如蜡纸带着高帽子的人。

        当看见那个带高帽子的人时,李道冲身上汗毛没来由的竖立起来。

        这人看上去怎么这么像白无常?

        李道冲苏醒之后见过太多鬼物,但从未像出现毛骨悚然的感觉。

        但看见这个人,李道冲却有些不寒而栗。

        倒不是李道冲害怕,而是这个人的外形太特么像他前世那个世界的鬼差白无常了。

        一身白衣,带着个白色高帽子足有一米多高,手中武器是一根金属链子。

        李道冲记得那玩意叫勾魂锁。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