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万界仙王在线阅读 - 第两千四百七十八章 重聚

第两千四百七十八章 重聚

        剑痕的剑意疯狂涌动,在星陨的身边形成了九道龙首,剑气分别纵横交错,形成一道绵密的网络。

        星陨冷眼盯着,五指伸出,他脚步未动,身体周边的空间像是海水一半翻涌起来,他一挥手,翻涌的重力之潮便将这九道剑气扭曲着扯开,难以置信的气浪波动席卷而来。

        “喂,你!!”穆志飞以为剑痕疯了。

        剑痕瞪了他一眼:“还不快滚!!”

        长剑颤抖,木剑彻底崩裂成无数的碎片,每一块碎片都附着无尽的剑意,冲天而起的巨浪在四周疯狂地扩散。

        喀!

        木剑彻底碎裂。

        剑痕深吸了一口气,迅速冲了出来,手中的长剑只留下一道辉光的形状,但这一瞬间爆发出的强大剑势,让眼前的星陨也结结实实吃了一惊。

        他的重力场能够扭曲任何形式的能量,却难以捕捉到此时此刻的剑痕。

        星陨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盯着剑痕那视死如归的模样,淡淡说道:“你当真不要命了么?”

        剑痕低头不言,脚步飞快,几乎是一瞬间就提剑冲上前去,剑意扩张成了一张巨大的网格,彻底包裹住星陨。

        “滚!!”剑痕的脖子根都彻底飙红,他扭头怒吼。

        穆志飞踉踉跄跄从通天之门进入了三重天,身体如同一道光华散去,在这法阵当中消失。

        星陨作为圣者,能够直接操盘整个世界的重力法则,拥有对法则之力的修改和操控权限,剑痕的斩击在他看来,根本构不成威胁。

        但,这毕竟是决斗。

        星陨决定尊重自己这个决斗对手人生当中最后的一战,他瞥了一眼穆志飞,冷笑:

        “代号九一—不,还是叫你剑痕吧,或许,你更喜欢这个称呼。吾还是不明白,你让这样一个羸弱的废物获得生存的机会,对于你来说,究竟有什么意义?”

        剑痕闭口不言。

        他的手掌掌纹裂开,从中吞吐着厚重的殷红色血涌,缓缓爬满身上,血水逐渐形成了一把剑。

        “看来,你是不准备罢休了。”星陨盯着剑痕手里的那把剑仔细看了一会儿,明白了他的用意。

        “吾一直认为,你的身上有一种看不见的潜力,这,也是无上帝为什么要吾亲自来捉拿你的原因,那么,就展示给吾看看吧,你的实力!”

        剑痕低沉的笑了一声:“我会的。”

        他拼尽全身最后一丝的力量,将自己的血脉彻底注入这一剑——手上已经没有任何称手的兵器,只留下一股肃杀的血腥味儿,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撑得下来。

        嗅着鼻头这股血气,剑痕的左掌缓缓举起,他的身体周边,无尽的剑意如同席卷天地的巨大风暴,在疯狂起舞。

        而此时,星陨也大感意外。

        因为按照境界实力的划分,眼前的剑痕,绝非那种境界极高的强悍修者,甚至,让人捉摸不透他的真正实力,可……

        他并不强。

        这是星陨第一次战胜剑痕的时候,就得到的结论。

        可是这一切,都在他握住长剑的瞬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这种改变甚至让星陨都闻所未闻。

        神庭统治这个世界已经有万余年,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

        除了无上帝之外,他从没见过这样强悍的斩击实力。

        但……

        世上似乎并没有任何能够承受剑痕的剑意的武器,因此,他那可怕的实力,只发挥了不到一成。

        若是让他找到了称手兵器,就算是自己的“重力”,也不见得能够拿得下来。

        此人……却……星陨眉头紧皱,他知道“代号九一”的全部秘密,这些情报,即使放在神庭,也是最高级别的机密事要。

        不论如何,不能让此人活着离开。

        感受到震撼的剑意纵横,星陨也不敢怠慢,他举起双手,在腰畔间,一颗混元的黑色圆珠缓缓浮现。

        将整个四重天的重力尽数扯来,在一瞬间,制造了一个临时的重力涡旋,产生的巨大应力让空间开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最明显的,便是以剑痕为圆心,四周的空间宛如破碎的玻璃一般,一寸寸地裂开。

        紧接着,四周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开始以螺旋状的分布朝剑痕靠近,但是,这小子却连眼睛也不眨一眨,始终盯着那法阵。

        这法阵,是沟通上下两界的通道。

        刚才使钉耙的那小子进去之后,剑痕便一直盯着看,似乎在确认他的安危,手中的血剑不长,不足三尺,但似乎已经竭尽全力。

        剑痕的脸色惨白。

        星陨冷笑:“喂喂喂,小子,你可别死在这里,这样,不好交差啊。”

        剑痕无言,左掌的剑锋开始狂乱地颤抖起来,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也在这同一时间被抽干。

        “一念剑!!”剑痕踏飒而出,脚步快的惊人,在不经意间,已经来到星陨面前,他的快剑锋芒尽露,无处安放的剑气也无法收敛,爆发而出的强烈斩击一道接着一道,如同高高叠起的巨浪。

        即使拥有重力的支配力,星陨仍旧胆战心惊。

        剑痕的剑,实在太快,又太震撼。

        星陨的重力可以扭曲这些浑厚的能量,但是,却无法彻底阻隔,绵长的剑意不断侵袭而来,让星陨也觉得猝不及防。

        这,就是代号九一的全部实力?

        星陨也觉得胆战心惊,眉头微微蹙起,双掌推出,浑厚的重力拉车主剑痕的身子,企图将这股力量封印住。

        然而,那些剑气就像是脱缰的野马,根本不受任何法则之力的约束,即使被重力阻隔,也一寸一寸,挣脱这股力量的制约。

        仿佛,拥有斩破一切的力量。

        这……星陨的心脏疯狂跳动,在他的眼里,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人兴奋的事实,眼前的剑客,让他真正感受到了“强者”的气息。

        就如同,那个“至尊”一样。

        轰!!!

        硝烟缓缓散去,剑气的伤害性极大,在一瞬间,将整个白色巨塔斩成两半,星陨身后的部分,彻底崩裂开来。

        剑痕的身子一扭,哗的倒在地上。

        他用尽了身体最后一丝力量。

        星陨的身体呲呲呲几声,激射而出血箭,表皮之上,露出无数道浅浅的剑痕。

        他苦笑一声:“能够在圣者的身上制造出伤口的,剑痕,你,是第一个。”

        “不过,结束了。”

        剑痕最后的决斗,便是这样精彩的落下帷幕,星陨松了口气,最后一抹剑气弥留在他的胸口之上,眼看就要破防了。

        只可惜,试验品,终究只是试验品。

        他叹了口气,伸出手,正准备将精疲力尽的剑痕收回去,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浓厚的杀气。

        圣者的敏锐力,已经能够将五感与世间万物融合,因此,他的敏锐感知力已经达到了极致,尤其是对星陨这样的高手而言。

        一瞬间的杀气一闪而逝,速度快的惊人,接着传来沉甸甸的踏步声。

        这是……?

        星陨猛地一激灵,身后爆发出的剑光,让他本能地反应过来,脚步沉重地踏入地面,轰隆一声,重力像是犁地的刀锋,将四周的地面震裂开来。

        “大腿!小心!!”

        熟悉的声音高喊——是那使钉耙的小子!

        星陨回过头去,却见到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手中的长剑已经递到自己跟前,那把妖剑肆虐怒吼,张牙舞爪,看向自己的眼神,贪婪而嗜血。

        这是……什么?

        星陨的本能激起了身体内部的反应,一道重力的光幕从上而下,罩住了眼前此人。

        但是……

        剑气激射而出,挣脱了重力的束缚,尽管星陨并没有动用全部实力,但是这一瞬间的反应能力。

        此人,很强!

        这是星陨的第一反应,他下意识一愣,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与剑痕那难以捉摸的斩击截然不同,此人的实力虽然不弱,但是,却有迹可循。

        但……

        星陨感到大惊失色。

        因为此人手中闪耀而出的气息,是那么熟悉而温润,简直……简直就是神念之力。

        神念之力配合的斩击?这?

        星陨还没反应过来,这道身影就腾地高高跃起,身后紧随而至的,便是通天彻地的无尽剑气,每一道剑气都附着金色的神念,密密麻麻的斩击当中,神念放大了斩击属性的实力。

        而星陨这一愣神的功夫,竟然忽略了此等强悍的实力斩击。

        他伸出手,重力的属性施加在剑气之上,嗡嗡两声,倏忽剑气从他面前斩过。

        呲啦!!!

        星陨的肩膀露出一道森森白骨,这圣者,不敢置信地看向自己的身体。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不可置信地看向眼前这少年。

        “妈的,连我大腿都没见过,你还好意思跟我们反神庭的人较劲?告诉你好了!他就是大名鼎鼎反抗神庭的头头儿!叶枫!”穆志飞姗姗来迟,但是却十分得意,比介绍自己还激动不少。

        星陨一愣神:“叶枫……?那个投降的家伙?”

        穆志飞一听,脸就气得发红:“老骗子,你特么说谁投降了?”

        “穆志飞!”叶枫收下剑,瞪了穆志飞一眼。

        穆志飞不敢吭声了。

        “这位圣者大人,不错,我们联盟与神庭已经和解了,现在,大家并非敌人。”

        圣者星陨狐疑地打量叶枫。

        他的确收到类似的情报。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妨碍吾处理公务。”

        “公务?”叶枫的声音不卑不亢:“骚扰在下的朋友,袭击手无寸铁的百姓,也是你的公务么?”

        星陨的脸上露出愤怒的光色,他紧紧盯着叶枫,似乎已经察觉到这家伙的意图。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枫戏谑一笑,看向奄奄一息的剑痕:“这位……”

        “剑痕……大腿,他叫剑痕!”穆志飞偷偷地小声提醒。

        “啊,对,不错。”叶枫点头:“这位剑痕老兄,是在下的朋友,圣者大人,卖个面子,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