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万界仙王在线阅读 - 第两千四百七十七章 决斗

第两千四百七十七章 决斗

        小范围的爆炸,没有火光,只有物体极致的坍缩。对星陨而言,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景象能比眼前的坍缩更美妙。

        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一丝意外的惊惶。

        通常来说,这样的圣者自然是不会有此等失态,但是在他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大感意外。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竟然敢对圣者无礼?

        这件事,已经足足有万余年没有发生过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久远而产生的某种荒诞感在作祟,还是他心里有一种跃然的期待,总之,星陨扬起手,眼里流露出一丝难得的兴奋。

        这兴奋,只属于强者!

        穆志飞拼了老命,依靠一击障眼法,让自己的身子与身后的钉耙做了一道置换,身体已经冲入星陨的身前。

        只要一击!

        他咬紧牙关,将全身的气力集中在自己的右拳上,企图用这样一记攻击解决整个战斗。

        这显然是不太现实的。

        但……并非不可能实现。

        只要……

        就在穆志飞的拳头几乎尽数挥出,身后的剑痕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与此同时,    星陨的脸上展现出近乎癫狂的神情,他松开了剑痕,双手高举,手掌的掌心散发出浑厚的黑色光影。

        捏!

        星陨的身体升起,而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穆志飞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限,但星陨比他还快。

        不,是远远快于自己。穆志飞张大了嘴,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陷入了某种泥潭当中,说不出的别扭。

        而这感受,并不是他的错觉,而是真真正正,由眼前的星陨创造出来的。

        “重力空间!!”星陨高喊。

        他的双手合十,手掌之间形成了一道混元的黑色球状物,由此为中心,狭小的空间内,一切景象发生了极致的扭曲,宛如某个梦幻泡影,又像是水中的漩涡一般。

        可怖的景象只持续了一瞬。

        而穆志飞的身子却渐渐停了下来,直到这个时候,他疯狂暴走的神识才提醒他,意识到了这件事的恐怖。

        眼前的星陨,竟然生生利用自己的重力,压制了时间的流动,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创造了一个绝对静止的时空间。

        在这一瞬间,不光是空间,就连小范围的时间长河,都成了星陨的领域。

        砰!!

        当时间的长河恢复流淌的一瞬间,穆志飞感受到身体发出致命的哀嚎,摧枯拉朽一般地扯开时间的桎梏。

        轰!!

        一切尘埃散落开来,穆志飞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狠狠撞在墙壁之上,喉咙被擒住,双手双脚动弹不得。

        只有眼珠,能略微调转几个角度。

        星陨没有杀他。

        可是此刻的穆志飞很清楚,要是想要抹除自己存在的痕迹,根本不需要眼前这位的吹灰之力。

        甚至,一个念头,足矣。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留下自己的性命,可是这时候,穆志飞的心里除了“绝望”以外,什么其他的念想都不存在。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死亡”的存在。

        这不仅是某种威胁,更是一种切切实实的感官。

        剑痕也整个呆住。

        他的身体不住颤抖,手里的木剑咯吱咯吱响。

        “……你,为什么?”他握着剑,质问眼前的星陨,话语里的激动和亢奋,显然并非面对死亡的绝望,而是某种由衷的疑惑。

        穆志飞也不知道,什么人面对死亡的时候还能发出这样的质问。

        “什么为什么?”眼前的星陨似乎对剑痕格外耐心,道:“你还有什么想不通的么?”

        剑痕的嗓音有些颤抖:“这……便是圣者的力量么?”

        “如你所见。”星陨的声音出离的平静。

        “你我决斗数次——你每一次,都是放我离开的么?”剑痕的身体轰地垮了下来。

        击溃他的,并非某种战斗或是伤口,但是意志的崩塌。

        星陨哈哈大笑:“代号九一,你应该了解吾,对于你这样的奇才,吾生平爱惜,更是不舍得一战便摧毁——只可惜,无上帝尊的命令,是绝对的,你接受现实吧。”

        剑痕的身体不住颤抖。

        似乎……已经彻底放弃了反抗。

        他本以为自己的实力,竟然不过如此,甚至,根本及不上眼前这圣者的毫厘。

        这种横亘天地的差距,简直要了他的命,比任何利刃造成的巨创还有致命。

        几乎……已经放弃了抵抗。

        而就在这个时候,穆志飞大吼:“妈的!怂包!软蛋!你就这样打算放弃了?艹!老子看错你了!要是大腿,绝对特么的要反抗到底,人家放你两次水,你就这样了??”

        穆志飞张口大骂。

        他的怒吼声在剑痕的耳边穿梭,连星陨都愣了,他似乎很不能理解穆志飞此时的怒火。

        “你在生什么气?小子,他不过是平静地接受现实,接受神与人之间的差距——倒是你,因为你的愚蠢和弱小,才会招来毁灭!”

        穆志飞冷冷道:“老子是弱小,但是你又能强到哪里去?老子的头儿叫做叶枫,叶枫你知道么?他,可是要挑翻整个神庭的男人!你?我呸!”

        穆志飞已经把自己这条命给豁出去了,压根不管不顾是不是会激怒星陨。

        但星陨的脾气出奇的好。

        他微微一愣,笑道:“你是说……叶枫?”

        “啊!不错。”穆志飞点头:“正是我大腿,怎么,你也知道他老人家的名号?”

        星陨的表情十分精彩,他微微一笑,道:“那你可知,就在前日,叶枫率领的反抗军,已经彻底投降了。”

        “什么……?”穆志飞愣在原地,他百分百是不信眼前星陨的鬼话,可是转念一想,又找不到此人撒谎的理由。

        “你骗我?”穆志飞咀嚼两句,道。

        “骗你?”星陨笑道:“你的性命不过是蝼蚁一般,对吾完全不构成威胁,欺骗你,有什么好处?看来,你似乎对这个钦犯挺熟悉,这是他亲笔的投降书,你认得么?”

        星陨的意念在虚空当中投射出一道玄光的影像。

        画面当中,叶枫的脸色沉痛,他身后跟着的,正是小洛和随行四族要员,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一模一样,简直如同告丧一般。

        见这些“行尸走肉”缓缓来到眼前,签下了这封“投降书”,并向神庭俯首称臣。

        全程,不发一言。

        星陨补充:“叶枫啊,此人倒是识时务,他的势力实力不弱,与神庭的拉锯战,倒是引来了最大的利益,得到了神庭的器重,算是保住了一条命。”

        接着,他扭头看向穆志飞:“倒是你们这些蠢货,却还眼巴巴看着人家起高楼宴宾客,高坐楼上,成了人上人,自己却在这里卖命赴险,甘做人的弃子,愚蠢?不,是可悲!”

        穆志飞哑巴了。

        他不敢相信这一切,但……眼前的圣者,有什么必要,又有什么依据,要来欺骗自己这样一个喽啰……?

        “不,不可能的,大腿他……”

        星陨似乎厌倦了与穆志飞争辩:“你信与不信,都与吾无关,对吾而言,要事么,至此一件。”

        他看向剑痕。

        剑痕的身体仍旧受到巨大的重力侵蚀,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要散架了一般,胸口一张一翕,猛地倒抽着气,身上无数道伤口此刻又开始一点点崩解,就连那厚重的绷带,也一根根散开。

        “……我能问问,无上帝见我,有什么用意么?”剑痕的声音变得有些平静。

        星陨尽管感到意外,但还是解答了他的疑惑:“很简单,你的身体有值得研究的特殊构造,对于神庭而言,这是一个不可忽略的进步。说实话,九一,我不能保证你的性命,但是,我可以答应你,若是你乖乖跟我走,我不会为难你的朋友。”

        他指的当然是穆志飞。

        剑痕却冷笑:“这狗东西怎会是我的朋友?”

        “那我杀了他,可好?”星陨笑道。

        他根本不在乎一条,或是万条人命。

        剑痕毫不怀疑他会动手。

        “等等。”他还是出声制止了星陨。

        星陨并不意外,笑着看向眼前的剑痕,道:“没想到,一滩肉泥,居然会有人情味。”

        剑痕呼出一口冰冷的气团。

        “你放开他,你我再来最后一战,若我败了,我自当跟你去,绝不抵抗,若是你败了,你便自戕于此。”

        星陨微微眯起眼来:“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同我谈条件么?”

        剑痕冷笑:“为什么不能?你要的是我这具肉体,要斩杀圣者固然困难,可是,要将自己彻底抹除,那,倒不是什么难事。”

        星陨没想到剑痕会拿自己的性命作为要挟。

        他看了穆志飞一眼,冷笑:“废物。”

        上去一脚,把穆志飞踹到剑痕身边,道:“那便速战速决,你我只出一招。”

        “好。”剑痕想也不想,立刻答应下来。

        穆志飞挣扎着起身:“你疯了!那可是圣者。”

        星陨眯着眼补充:“忘了跟你补充一句,小子,是实力最强的圣者。”

        他的语气平淡,就像是在陈述某样事实,但是却充满了震撼力。

        剑痕却笑道:“管他呢。”

        他扭头看向穆志飞:“小子,别忘了你的承诺。”

        剑痕举起左手——他的右手已经化作了天地之间的尘埃,身上沉甸甸脏兮兮的血液开始疯狂涌动,集中在手掌之上。

        木剑骤然裂开,每一寸的纹路都不尽相同,可是,爆发出的威能却显得十分诡异。

        就像是某种鬼哭狼嚎的声音。

        星陨也皱起眉头来。

        “不得不承认,九一,你身体当中蕴含的秘密,的确是一个宝库,就算是吾,也对你充满了兴趣——希望你不要食言。”

        剑痕没说话,脚步一轻,整个人高高跃起,手中的长剑像是一道流星。

        “九头龙闪!”

        他的语气沉甸甸的,宛如覆盖在他身上的血色。

        嗡!!

        星陨对眼前的对手产生了浓厚的敬意,运用全身的力量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