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数据废土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五十四节 制衡

第一千零五十四节 制衡

        “晚上好,两位女士。”

        拉姆斯登站在门口,脸上带着微笑,朝龙涎河流域最有权势的两位女王颔首致意。

        两强相遇,火花迸射,龙争虎斗,狮熊相搏,随时爆发惊天大战。

        可当第三位至尊强者出现的时候,大伙就能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来,我正式介绍一下……”陈兴抓着拉姆斯登的手腕走进屋内,“这位是我的师父。”

        “师父?”两女不约而同地露出惊讶的表情。

        “是的,我已经拜入白塔门下,正式成为世界守护者的关门弟子。”陈兴自我介绍道。

        “师父正打算推举我竞选世界生存委员会的委会长……”

        阿丽雅和翠丽丝瞪大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拉姆斯登,那脸上的表情,不亚于两个正在厮打的小三突然看见了小四。

        拉姆斯登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目光不自觉地望向天花板。

        在最初的震惊过去后,两女不约而同地露出了生气的表情。

        陈兴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在向她们示威,表示自己有新的靠山了。

        阿丽雅扭头看向陈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翠丽丝也看向陈兴,眼中似有的水光流动。

        但她们都没有动。

        三足鼎立,气氛凝重无比。

        “师父,你上次给我那个金苹果……”陈兴率先打破了僵局。

        “金,金苹果?”拉姆斯登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陈兴之前发电报给他,专门提到过“金苹果”的事情。

        “哦,哦,那个苹果啊。”拉姆斯登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就是你给我那个宝物,能够大幅度提升女性进化者实力的金苹果。”陈兴强调道。

        “是,是……”拉姆斯登有些僵硬地点着头,表示附和。

        “因为性别的限制,我留着也没用,所以就送给你了。”拉姆斯登背着良心说道。自从收了这个徒弟,他感觉有些晚节不保了,不仅做了小偷,现在还当起了骗子。

        两女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生气到贪婪,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正题上。

        刚开始的时候,她们或许还有些怀疑,所谓的金苹果是不是陈兴设下的骗局。

        毕竟能够让至尊强者获得提升的宝物十分罕见,还是女性限定的,怎么看都不像真的。

        她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万一是真的,也不会让对方捷足先登。

        但现在从世界守护者口里说出来,以对方的人格和威望,不可能是假的。

        并且从这对师徒的交谈中可以听出,只要她们中哪一方得到了金苹果,就能获得压倒性的优势。

        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没有女人可以拒绝。

        眼见两女动心,陈兴知道时机成熟了,上前几步,将阿丽雅拉到角落里,小声交流。

        “现在形势复杂,要不你先回去吧。”陈兴小声说道。

        阿丽雅变回了少女模样,也不说话,朝他伸出白生生的小手,脸上写满了“东西给我”的表情。

        “现在还不是时机……”陈兴朝翠丽丝的方向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头再说。”

        “给我嘛~”阿丽雅娇嗔道,一副小女儿态。

        陈兴顺势搂住少女肩膀,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只要你听话,东西肯定是你的。”

        阿丽雅眼放异彩,“真的!”然后又有些担心,“你没骗我吧?”

        陈兴嘴角勾起一丝玩味,暗示道,“那就看你表现啰。”

        “还要看我表现啊?”阿丽雅咬了咬牙,一副既生气又委屈的样子,“人家是怎么对你的,你还不知道吗?”

        “以前在兰花镇的时候,人家就白送你东西,还用自己的血给你改造武器,还把第一次给你了。”

        “人家对你这么好,你还要考验人家,真是太过分了!”阿丽雅流出了眼泪。

        陈兴自然知道这个是鳄鱼泪,但也不能不配合演戏,软声细语地安慰道,“我知道你对我好……”

        “但你也知道,现在局势混乱,沙国、青国都在打我们,有什么事情,还是等战争平息后再说吧。”

        “反正……”陈兴故意拉长声音,“一切都看你的表现。”

        阿丽雅恨恨地看着他,锤了下他的胸口,“坏蛋!”

        “你先回去,只要你听话,东西肯定是你的。”

        一番劝说之下,陈兴又是诱惑,又是保证,终于把阿丽雅送走了。

        接着他又把翠丽丝拉到另一边的角落里。

        “你跟阿姨说老实话……”

        “你是不是讨厌阿姨了?”说着,翠丽丝流出了眼泪。

        “怎么会呢……”陈兴伸手拭去了鳄鱼泪。“那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欺负阿姨?”翠丽丝满脸幽怨,“阿姨恨不得把心肝都掏给你了,你还想阿姨怎么样啊?”

        “难道真要阿姨死在你面前吗?”

        “我知道阿姨对我的好。”陈兴哄道。

        “那你为什么要和外人一起欺负阿姨?”翠丽丝眉头微皱,神色痛苦,仿佛受尽了委屈。

        “要是那个野丫头实力大增,肯定不会放过阿姨的。”

        “你就这么忍心,看着阿姨死吗?”

        翠丽丝忧伤地说道,“如果你想阿姨死,阿姨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她面露决然,挺着胸脯,就差拿刀子出来以死明志了。

        “阿姨,只要你肯听话,东西就是你的。”陈兴认真地说道。

        “你,你……”

        “阿姨对你这么好,你却还要考验阿姨?”

        “你是不是觉得阿姨不好,嫌弃阿姨了。”翠丽丝悲泣欲绝,再次流出了鳄鱼泪。

        陈兴却不为所动,硬着心肠说道,“反正我不管,你们谁听话,我就给谁。”

        翠丽丝立即软了下来,“好好好,我听宝贝儿的。”

        “以后宝贝儿说什么,阿姨就做什么,绝不忤逆我家宝贝儿。”

        “你也知道,现在形势复杂,沙国、青国对我们虎视眈眈……”

        陈兴把刚才对阿丽雅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总之,有什么事情,等战争结束再说吧。”

        “你先回去,到时候我再联系你。”

        一番连哄带骗,终于送走了翠丽丝。

        隔天,陈兴衣冠楚楚地来到广播站,先是发表了一番激动人心,又或者是蛊惑人心的演说,然后发布新的命令。

        “我们家乡有句名言,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国难当头,人人皆可为兵!”

        “我现在以龙涎河联合王国最高指挥官的名义,向冰蓝城皇后,北方公主下达最高军事命令!”

        “冰蓝城皇后前往东望堡,镇守王国南方大门!”

        “北方公主前往白龙城邦,镇守王国西部要地!”

        “本命令自发布之日起,立即生效!”

        “凡抗命者,皆视为叛国!”

        此命令一出,天下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