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黑骑在线阅读 - 第1177章 交易 上

第1177章 交易 上

        “北哗书在北河市里?”

        吴奇心底飘过一阵疑惑,心想北哗书回来的话,他们二对一应该不会输给克瑞斯。

        乐观来看,第三集团军可能在他与盖娅决一死战的时候,已经获得了第一轮战役的胜利。

        吴奇跃至空中,快速飞向北河市的城门。北河市的城市能量防御罩已经损毁,吴奇径直从城墙上方进入北河市的领地。他从高处俯瞰下去,北河市的交通道路上停满了熄火的军用载具,看样式全部都是第三集团军的。

        但是街道上空无一人,军用载具里面似乎也全是空的,吴奇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他抬头循着信号弹划过天空残留下来尚未散尽的烟雾锁定了信号弹的发射源,那里是北河市的最高指挥大楼底部。

        吴奇蓦然加速,只五秒就抵达了目的地。他低空盘旋一圈,发现最高指挥大楼的楼下就停着一辆指挥战车,方圆几百米甚至只有一个生命的气息。

        吴奇心底的疑惑愈发加重。他飞到指挥战车上找到了正在操作台上东点点西点点的北哗书,一边小心谨慎地架起新月长刀,一边问道:“北哗书,他们人都去哪里了?”

        北哗书停下动作,转身面对着吴奇道:“我和你都来晚了,我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什么,”吴奇打心底地不敢置信,“那你的军队呢?”

        “军队我都安排出去搜查了,现在估计都到城北了吧。”

        北哗书这么说只是让说服力增多了些许,吴奇反而听得更加孤疑。

        “时间怎么可能过的如此之快,我在地底和盖娅交战总共不超过三分钟!”

        “三分钟?这都快过去30分钟了!”北哗书一副“你在开玩笑吧”的表情,一步一步走到吴奇面前。

        就在这时,吴奇鼻子动了动,突然间往后撤了一步。

        北哗书身上的气味有异,不是本人!

        不对,我撤做什么?

        吴奇在电光火石之间举刀刺向北哗书面门,下一瞬世界骤黑,一大片区域内的光被“噬光体”完全抽走,活生生把吴奇变成了一个“瞎子”。

        空气中传来利刃破空的声音与北哗书躲开长刀的脚步声,北哗书大喊:“你有病吧?想被我制服就直说!”

        吴奇一击落空,心中悬着的石头却一半落地。

        是真正的北哗书就好......

        可就在吴奇心头浮现起这个念头的同一时刻,他突然感到一只粗糙的大手在黑暗之中插入了自己的前额!那股让人恐惧而恶心的异样感霎时充斥了吴奇的全身,其手指尖更爆发出一股骇人的吸力,想要把他体内的根源力量再次抽走!

        吴奇身躯如被禁锢一般无法动弹,接着北哗书的声音变了,变成了一个慵懒的、成熟的,让吴奇熟悉万分的声音。

        “小十三,好久不见。”

        “徐放,你!”

        吴奇顿时明白了北哗书是徐放利用异能假扮的,他瞪大了眼睛,只是在黑暗中无论他怎么做都无法看到徐放的身影。

        徐放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他能使用北哗书的“噬光体”?秋垣等其他数万名士兵都去哪了?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

        太多太多的问题集中缠绕着吴奇,让他一时间无法冷静下来。

        但是一秒,两秒,三秒过去,徐放始终没有抽走吴奇的返祖化之力。吴奇的情绪从震惊的高.潮一点点回落,最终在这生死一线的境地里归于较为平缓的程度。

        渐渐的,吴奇发现“天神制造”带给自己的禁锢效果减弱了。他能张嘴说话,但还是不能动。

        “徐放,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制造出这场骗局完美地偷袭了我,现在为什么还不抽走我的返祖化之力?”

        徐放语气跳脱,似乎全然不把此情此景当回事地道:“演戏,老合作伙伴了,配合一下。”

        吴奇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努力在脑子理出一条顺的思路。他问道:“配合可以,但你得先告诉我,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至高三院的军队,还有秋垣和真正的北哗书去了哪?”

        “你们的军队往南撤了。克瑞斯和卡赞把秋垣压制得很惨,你又迟迟不从地底出来,他只能逃。至于北哗书,他在归队的途中被我逮到,现在左军全员都在原地昏睡着呢。”

        徐放短短几句话暴露出来的信息量让吴奇好一阵头脑风暴,吴奇赶忙追问:“除了你和卡赞,天启深渊还有几位王座出现在了这个战场上!”

        “慢着吴奇,我可以说,但前提是你答应我与我合作,我们再做一次利益互换。”徐放平静地道。

        “哼,我都已经被你的‘天神制造’控制住了,除了答应合作还能如何?”吴奇冷冷地道。

        徐放轻笑一声:“你是知道的,我夺你的返祖化除了杀你以外别无用处,依我跟你合作过的经验,活着的吴奇远比死了的吴奇有用百倍。”

        “能得第三王座如此评价,我吴奇很是荣幸啊。”吴奇没好气地道。

        徐放清了清嗓子,重新把话扳回正题:“好了,我们时间不多,我长话短说。我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把女儿送出了天启深渊,嘱咐她穿越沦陷区,并期望她能来人类领地过上人类的生活。这事帝座不知道。我想问你你可否知道我女儿现在的下落。”

        “你女儿的下落我不知道,我被至高三院从诺亚城胁迫去往新京,近一个多月信息都很闭塞,”吴奇实话实说道,“倒是你,胆子真大。我之前完全没想到你竟然会趁帝座维持‘天启令’结界而不能施展通晓之能的空当送女儿出深渊。这事要是被发现,你头上准被扣一顶疑似投敌的帽子!”

        徐放无奈地笑了笑,说:“和你交谈就是方便,我说一句你就能推测出事情的大致情况。所以我想拜托你的事也很简单,就是找到我女儿徐心素,保护她。万一未来事情败露,我有个万一,我希望你能看在我们曾经相信彼此共同作战过的份上,替我照顾好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