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历史小说 - 临高启明在线阅读 - 第三十节 索尼亚(九)

第三十节 索尼亚(九)

        裙楼虽不起眼,但是内部装修和设施却较之主楼更为高档。为了保证室内凉爽,不仅和主楼一样有加厚的外墙保温,还专门安装了地下空气能循环制冷系统。不论是炎炎夏日还是“寒冬”这里的温度总能保持在适宜的状态。

        为便于保持清洁,墙壁和地面都采用瓷砖铺装,在地下室内,还安装有氨制冷的小型冷库,用来冷冻和冷藏某些标本。

        索尼亚向入口处的警卫出示了自己的通行证,随后到更衣室里换上了白大褂、帽子和口罩,还有一双室内便鞋。这是为了防止标本携带的细菌或者病毒的感染。

        裙楼里没有展厅,全部是由走廊连接的大小不一的库房和工作间。索尼亚一走进去便感到了一股寒意。和忙碌的展厅不同,这里几乎看不到人影。

        她来到了一楼的一间标本库,从各处转移来得“待审定”的标本就放在这里。

        标本库里几个“学徒”正在围着桌子忙活。一座座用纸袋套着的标本摆满了地面和架子。

        “索老师!”她一进去的,她的“学徒”之一就过来招呼她,“您可来了,待决定的标本太多了--我们都拿不定主意。”

        “你好,大文。”

        这个女“学徒”名叫鞠文婧,以索尼亚的中文水平,要指望她正确的识读“鞠”和“婧”有点难度,所以她简化的叫她最简单的“大文”。

        因为她还有另一个女学徒,大名鞠文祎,于是就被叫做“小文”。

        自然了,她们也不叫她索尼亚或者更冗长的索尼亚·丽丽·夏普尔,而是简单明了的叫她“索老师”。

        在场的还有若干个其他元老的学徒,其中一个学徒,索尼亚看了就会心脏加快跳动--她从没见过这么英俊的男人。一个来自高加索山区的美少年,大名阿萨维·奥姆希扬。崔云红嫌叫着拗口就直接该叫崔希。

        崔希几乎和索尼亚同时来到临高。他一露面就在元老们中引起了轰动。其效应大概不逊于当年索尼亚的盛况。就是男元老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人的英俊。据说张道长后来听说此事,也流露出了不甘的神情。

        崔云红对他虽说宠爱有加,但是他的社会地位未免尴尬。崔云红深思熟虑一番之后决定把他送去学习博物画,这样至少在勘探部里能够建立起一定的人脉关系。于是崔希便成了瓦伦迪娜的同班同学。

        崔希本人倒并不为自己的身份而尴尬,反而有些高兴。后来人们才知道,他原本已经被奴隶贩子相中,准备阉割了当太监卖给奥斯曼土耳其的贵族。现在阿萨维·奥姆希扬至少还能以男人的形态存在的。等以后他长出了络腮胡子,身材也不那么俊美的时候,主人自然会释放他--按照中近东不少国家的习惯,大人物的男宠有很大的可能提拔成为将军、大臣之类的显赫职位。

        此刻,这位高加索少年正坐在几个玻璃罐子前,用速写本仔细的描绘着什么。这位少年的绘画天赋不错,特里尼对他大加赞赏,认为如果能好好的培养,完全可以成为一个职业艺术家。

        索尼亚跟着鞠文婧来到桌子旁,上面放置着好几件标本。尽管她戴着口罩,一股腐臭霉烂的气味还是扑鼻而来。

        所有转移到这里的剥制标本,在进入标本库之前都要存放在地下室零下20度的氨制冷冷库内进行72小时的超低温冷,以杀灭标本身上可能存在的虫子和虫卵,遏制细菌的繁殖,然后才被送到这里来检验。

        此刻,离她最近的是一条蟒蛇的姿态标本,这是一条较小体型的蟒蛇,大约有两米多长,呈树干上横卧状。蟒蛇皮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腐烂痕迹,许多地方更是被虫蛀出了大大小小的洞,充当填充物的稻草从这些露了出来,都发黑了。

        索尼亚拿起一根竹制探棍,在标本上轻轻戳了下,蟒皮立刻破了个洞。她摇了摇头:“没用了。”说着在卡片上盖下了“销毁”的红章。

        接下来一件是鼬科动物,索尼亚一眼就看出这是海南岛特有的海南青鼬。在万宁采集到的时候她也在场。当时还为采集到这一海南岛特有的新亚种高兴不已。

        然而这座海南青鼬标本上出现了很多的霉菌菌斑,有些地方的毛发已经整片的脱落,皮张也有开裂的痕迹。显然它保存得很差。索尼亚叹了口气,因为海南青鼬非常少见,只栖息在大片的森林中,要采集到它就得深入海南岛腹心的山区。

        眼下进入海南岛的山区仍旧有一定的风险的。考察队过去每次进入山区都是由黎苗山地部队护送,可以说是兴师动众。

        青鼬的习性小心隐蔽,善于爬树,是南方鼬科动物里最喜欢上树的种群。种群数量并不多,在考察中很少能遇到。要想采集到得碰运气。

        她换了一根竹探棍,试探了下,觉得皮张保存的还可以,尚有弹性。也没有发现腐朽的情况,只要能去除霉菌菌斑还有修补的可能。还是尽量挽救修复吧。毕竟采集一次也不容易。

        “这件留着,重新修补一下应该还可以。”

        接下来得标本是个庞然大物:一条旗鱼。这是海军的捕捞队几年前从三亚捕获的旗鱼,标本全长大约4.5米。当时在三亚的王洛宾意识到这条旗鱼可以制作标本,便让人将鱼皮和鱼鳍等完整的剥下后用冰块保存送到临高制作成标本。

        这件标本总体完整,也没有霉斑,上面却是满是灰尘。肉眼可见的鱼皮开裂、断裂和脱落,有的地方鱼骨都戳了出来。但是触碰之下发觉鱼皮大致保持完整,也没有腐烂和虫蛀的迹象。这条鱼简单修复之后就可以继续展出了。

        “这条鱼的问题是最轻的。”索尼亚一边探看,一边向她的学徒说,“存放过久的标本大多会有类似的问题。原因无非是因为皮张受环境干湿变化影响而反复缩涨,最终导致皮张开裂受损。剥制标本的皮张质地会变薄变脆。干燥之后标本皮张拉力变大了,缺乏动物活体皮长的韧性,在多次干湿变化后就会生开裂、断裂、脱落等情况,致使皮张变形、体色脱落,填充物外溢。你们看这里--”她用探棍指着一处鱼皮破裂的地方,“这里有明显的变形。先是变形,然后是破裂。如果尽快加以修补,这些破裂的缺口就会很快扩大,引起进一步的虫害或者发霉。”

        大文和小文一起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修复起来也最简单--只要不是皮张风化或者腐烂,还是可以修复的。一会我们就一起来修复这条旗鱼。”

        剥制标本总体状态都不太理想,这也在索尼亚的意料之中,芳草地的标本室和勘探队的标本室她都去看过,条件很差。出问题是肯定的。

        浸制标本的情况要好上不好,尽管早年没有福尔马林,但是当时用高浓度酒精浸泡的小型动植物和昆虫的标本大致还算完好,大多没有出现腐败散架的现象。唯一的问题是早期标本的酒精都开始变黄浑浊了,理论上需要更换了。

        至于干制、腊制标本,情况就千奇百怪了,即有保存的很好的,花朵树叶色泽完整的,也有干枯萎缩,一碰就变成碎片的;也有已经发霉变质的。有的整盒的昆虫标本尽管包装完整无缺,连封蜡都没破损,里面却已经碎裂散架了。

        保存的最好的,是从百仞总医院送来的骨骼和浸制标本。一方面大夫们制作标本的时候比较严谨,条件达不到的状况下宁可不做;另一方面他们的保存条件也比芳草地好得多。

        对“学徒”们而言,他们大多是第一回近距离的观察到人体的各个部分和骨架,视觉和观念上的冲击感自然非常之强烈,有些胆小的人一开始甚至不敢看。还是在元老的鼓励下才敢靠近。

        相比而言索尼亚反倒更习惯--这类藏品在欧洲很常见。特别是各种“畸形胎儿”或者畸形人的浸制标本或者骨架往往能卖出高价来,被收藏者作为一种可以炫耀的“财富”。

        不过澳洲人显然对搜集“畸形”的东西不是太感兴趣。移交来得大多是人体器官或者病变组织的浸制标本。

        这些标本制作精良,都用高纯度的酒精或者福尔马林浸泡着。绝大多数的保存情况良好,只有少量出现了组织分散或者液体变色的情况,可以暂且不予理会。

        索尼亚一边看,一边往卡片上盖着戳子,口述相关情况和评语由大文写记录备注。她估摸下来大约有一半的损坏标本是可以维修的,不过自然历史博物馆里的工作人员实在太少了,如果元老不来帮忙的话,其实只有她自己和两个“学徒”能干,那就不知道要修到什么时候去了。地下室里可还有一堆等着制作的动物标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