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老衲要还俗在线阅读 - 第1014章 师父不是那么好当的

第1014章 师父不是那么好当的

        咸鱼心头七上八下的,看向红孩儿道:“净心飞一次怪不容易的,要不……要不师父就在这给净法它们好好解释一下,什么叫武松……咳咳,雾凇吧!”

        “没事,我随时准备着为师父服务,为师父服务,我任劳任怨!况且,这种小事,也不用师父出马了,我就足够了。”红孩儿对咸鱼那点破事没兴趣,但是一想到他能过一把老师的瘾,当一把方正的角色,顿时眉飞色舞起来。至于能不能解释的好?他根本不担心!反正他的脸皮厚。师父都是用手机查资料,然后哇哇哇的说出来的。别的不会,查资料他还是会的!

        眼看着红孩儿已经被即将到手的装逼机会彻底的迷失了自我,咸鱼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方正的身上了。

        方正一脸严肃的道:“净心,你要好好的给师兄们讲讲什么是雾凇。至于咸鱼么,你跟我下去,我们好好谈谈。”

        红孩儿没等咸鱼反应过来,已经按下了云头,落了下去。

        然后方正一把抓着咸鱼的尾巴,将咸鱼拖走了。咸鱼早就习惯了,不过方正可比红孩儿高多了,他没办法向红孩儿拖他的时候那样鱼鳍托着腮,悠哉悠哉。反而无比苦逼的发现,方正的高度不高不低,刚好,他的鱼嘴拖在地上,于是,方正一路走,他是一路吃雪,心中顿时有无数草泥马飞奔而过,心说:“有什么事儿不能让我自己走的么?我很勤快的好么?”

        方正带着咸鱼走了,松鼠立刻凑到了红孩儿面前,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道:“师弟,快快快,跟我说说,啥是雾凇?”

        “雾凇啊……其实很简单。”红孩儿一本正经的,学着方正的装逼模样,然后偷偷的拿出手机,开始念了起来。

        “你们看,菩提树上挂着的那一层如同白色绒毛一般的东西,就是雾凇了。这是古林市特有的景观。呃,也不能说是特有,有些地方也会有,不过没有这里这么集中这么漂亮而已。

        雾凇,俗称树挂,是低温时空气中水汽直接凝华,或过冷雾滴直接冻结在物体上的乳白色冰晶沉积物,是非常难得的自然奇观……”说到这,红孩儿发现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因为眼前的几双大眼睛瞪的无比的大,不过里面的内容却是:“你说的是个啥?不懂!”

        “四师弟,你说的是啥啊?啥凝华啊?啥冰晶沉积物啊?这都是啥啊?”松鼠见红孩儿停顿了下来,立刻问道。

        红孩儿干咳一声道:“这个凝华啊,是人类科学家用的术语,就是……”

        说到这红孩儿也懵逼了这到底是个啥?于是他赶紧用手机查询,然后道:“就是气体跳过液体直接变成固体的过程。懂了么?”

        结果几双大眼睛更加迷茫了,呆萌的眼睛中除了呆萌的疑惑,啥都没有。

        松鼠苦兮兮的道:“四师弟,气体咋能变成液体呢?气体咋能变成固体呢?”

        听到这问题,独狼、猴子也跟着点头,显然他们也不懂。

        红孩儿闻言,就要解释什么是气体、液体、固体。然后讲解水是如何变成气体、固体的……

        结果这一讲,他悲催的发现,这几个没常识的笨蛋,又有了新的问题。然后继续问,他继续解答……

        半个小时后,红孩儿大吼一声:“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啥是气体,气体为啥能变成液体,固体!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凝华,你们别问我了!啊啊啊……我要疯了!”红孩儿大叫着,跑了。

        留下三双呆萌的大眼睛在那对视,最后呆萌的大眼睛中升起一丝笑容,然后躺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

        猴子叫道:“小样的,照着手机读还敢跟我们装师父?还想过一把当师父的瘾?哼哼,真以为师父那么好当啊?”

        “就是,装逼可是一件很有学问的技能。”独狼嘿嘿笑道。

        松鼠也跟着笑……不知不觉,这个呆萌的小东西也开始学坏了。

        三个小东西笑了一会,猴子忽然问道:“哎,你们说,师父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还有,你们说师父会怎么收拾咸鱼?我觉得,咸鱼摊上大事了。”

        “我也这么觉得,看师父那笑容,贼坏,肯定一肚子坏水,准备收拾他呢。”松鼠也道。

        独狼作为举报者当然明白咸鱼犯了什么事,不过这时候,他可不敢说出来,而是继续装傻充愣道:“去了这么久了,也该回来了吧?”

        与此同时,远处,方正一脸严肃的看着咸鱼道:“咸鱼,你是自己老实的交代呢,还是让贫僧动用法眼把你的内裤都挖出来?”

        咸鱼一听,赶紧低头看看自己的下半身,然后无比认真的道:“大师,经过我的观察,我发现,我没穿内裤!”

        方正:“……”

        方正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哎,贫僧最近腰酸背疼,看来需要好好锻炼一下了,一会叫净心过来,打会咸鱼球锻炼一下,如何?”

        “大师!”咸鱼一听顿时急了!他倒不是怕疼,而是……他晕飞!天上乱飞,一顿乱转,基本上十几回合后他就得吐的稀里哗啦的。本就吃的不多,还要吐出去,后半夜那饿的叫一个酸爽啊!

        于是咸鱼一把抱住方正的裤腿,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叫道:“你不能这么对我啊!就算判刑,也要给个说法吧?你倒是说说我又咋了?给点提醒也好啊!”

        方正冷笑一声道:“也好,那就给你一点提醒。贫僧问你,你最近是不是沉迷于赌博无法自拔?”

        咸鱼一愣,呆楞的望着方正,然后撒开方正的裤腿,擦了擦大鼻涕,昂起鱼头,无比自信的道:“大师,说话可得讲证据啊!我咸鱼虽然有点不正经,可是赌博这种事我是绝对不会碰的!再说了,赌博需要钱啊!就咱们这破寺院的那点收成,也不够赌的呀!再说了,就那点钱,还都在你手里,我拿啥赌啊?”